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85章 秦丽华的过去
    ‘不光彩’这三个字,让杜月秋的心里一紧。

    她握着乔染的手也重了些力道,急忙说,“染染啊,妈知道墨寒让你伤心了,他已经在反思了,你给他个改正的机会好不好?他如果查出来当年的事情,你是冤枉的,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乔染自嘲的笑了下,“我还得等他查明当年的事,才能洗干净自己身上的冤屈,可就算他查出来了,难道他会去牢里待五年,经历一下我所经历过的一切吗?”

    杜月秋一时有些语塞。

    她急的眼睛通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身子微微颤抖。

    乔染收回被她握住的手,淡淡的说,“杜女士,我很敬重您,但是我现在很想恳请您,可不可以不要插手我和秦墨寒之间的事,一个温温就够了,不需要再多一个孩子,来夹在中间承受这份痛苦了。想给秦墨寒生孩子的女人有很多,他真的不需要我。”

    杜月秋擦了擦眼角的泪,回头看向秦丽华。

    她拿不定注意,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特别依赖这个女儿。

    秦丽华本不想管秦墨寒的事,但是看见杜月秋难过直掉眼泪的模样,无声的叹了口气。

    “妈,你带着温温出去转一转吧,我和乔染聊一会儿。”

    “爱,好。”

    杜月秋站起来,“温温,奶奶带你出去玩一会好不好?”

    乔温摇头,“我不去。”

    妈咪不想的事情,他不喜欢别人逼着她。

    秦丽华看着乔温,露出一抹笑,“温温听话,姑姑就和你妈咪聊一小会儿。”

    秦丽华对乔温向来是不错的。

    乔温见杜月秋见他那期盼的样儿,只得闷着头低声和她朝外走去。

    不过他并没有走远,就在病房门口守着。

    杜月秋也就只好在门口陪着她。

    “我不是来劝你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妈非要过来,秦墨寒的事,我一点都不想管。”

    秦丽华拿过椅子,在乔染的床前坐下。

    乔染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她以前和秦丽华接触的虽然少,但也知道秦墨寒和秦丽华之间,似是有什么隔阂。

    而且秦墨寒也很少很少提起她。

    “你想说什么?”

    乔染看着她。

    秦丽华今年四十岁,保养得当,是一个成熟散发魅力的女人。

    她手下经营着自己的化妆品行业,独立于秦家,是凉城有名的女老板。

    多年领导的气势在她身上,更是带着几分浑然天成的凌厉和气压。

    “我想告诉你,不要去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其实如果你经历了生死,就会发现,只要是错误就都可以被原谅,人不在了,才是毕生都无法企及的遗憾。”

    乔染眉心微皱,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话。

    秦丽华也不急,缓缓说道,“你知道我丈夫吗?”

    乔染摇摇头。

    她从跟在秦墨寒身边时,秦丽华的丈夫似乎就已经死了,她有一次好奇的问过秦墨寒,但是秦墨寒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还是很难看的那种。

    再加上后来她去秦家老宅,家里从来没人提过这些,她便知道,秦丽华的丈夫是个不能提起的存在。

    便也就没有再关注了。

    “我丈夫姓韩,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普通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社会的最底层,永远和我搭不上边的那种。”

    秦丽华似是在回忆着,她的眼神有些缥缈,又带着几分怀念。

    “那时候家里并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一个是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份配不上我,连养活我的本事都没有,一个就是,家里人觉得他可能心术不正,希望再多观察他一段时间。可那时候我也年轻啊,才0岁,鬼迷心窍的就非要和他在一起,还私定了终身。家里知道我怀孕之后,实在是不忍心,便把我接了回来,当然,回来的还有我丈夫。”

    “但是有一个条件,我生出来的孩子,要跟我的姓,这也就是很多人为什么都好奇,小天姓秦。我担心这孩子以后被人叫口舌,就在小天一周岁的时候,我和我丈夫去了国外,开始发展自己的事业, 那时候身边有爱人陪伴,有我们互相孕育的生命,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秦丽华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人也温柔了几分。

    “后来发生什么了?”

    “后来啊,”秦丽华的笑冷了几分,“后来呢,我丈夫突然有一天被警察找上来了,说下贩毒走私,大概那些可以被枪毙的罪行,一下子列出来好几个,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崩溃么,小天才三天,我们的家,也就只有三四年的光景。而同时被爆出来的,是我丈夫每月都会定时往一个账户里打钱,而那个他打钱的女人,和他有个

    五岁的孩子。”

    乔染愣住,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

    “那你知道,是谁报的警么?”

    秦丽华笑着问她。

    乔染嘴唇轻颤,那个名字简直呼之欲出。

    秦丽华这时却摇了摇头,“秦墨寒说不是他,可我已经想不到,还会有什么人了。我丈夫被抓没多久,就听说死了,而那个他打钱的女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后来我私下查过这件事,才发现秦墨寒并不像表面的这样,而我那个丈夫啊,给我的信息也都是假的,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有可能是假的,如果没有小天,这大概就是我做的一个梦吧。”

    “其实和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爱过他,也恨过他,但当我知道他死了的那一刻,这些激烈的情绪就都不见了,只剩下懊悔和怀念。我宁愿他在监牢里度过余生,也不想他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你还年轻,才岁,秦墨寒也还年轻,才岁,你们之间还有个乔温,现在又多了一个新宝宝,这或许就是一个转机也说不定。”

    秦丽华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有什么不可被原谅的错误,只看你愿不愿意去原谅,你所经历过的五年虽然刻骨,但终究是过去了,人得朝前看不是吗,温温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你好好休息吧,我和妈先回去了。”

    秦丽华朝门口走去。

    她打开门,就见乔温和杜月秋正站在门口。

    她刚才的话,两个人应该都听见了。

    乔温看着她目光有些复杂,杜月秋的眼泪早就流出来了。

    她从来没想到,陪在她身边坚强的女儿,心里装着这么多的事。

    她一直以为那个姓韩的男人是病死的。

    “温温,好好照顾你妈咪哦,有事给姑姑打电话。妈,我们走吧。”

    秦丽华摸了下乔温的小脑袋瓜,带着杜月秋离开了。

    ngbaovdiedichujule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