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83章 我和乔染没离婚
    “那你觉得,我会让自己的儿子,去借用外人的权势么?”

    秦墨寒笑的几分冰冷。

    乔染瞪他,“乔家并不是外人,而是温温最亲的人。”

    “再亲,亲的过和他有血缘关系的父亲?乔染,你以前最懂得趋利避害的,现在的你,可是没那么聪明了。”

    秦墨寒嘲讽着。

    乔染冷笑,“是啊,人有时候傻一点也挺好的。”

    “我不想和你废话,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想要,他就必须得留下,你也不用拿乔家跟我说事,我若想毁了乔家,也不是不可能。”

    “你卑鄙!”

    乔染气的不轻。

    这人怎么就会威胁,非要捏着她的软肋踩。

    “你肚子里的孩子,若是有半点闪失,我就把乔温带走,至于乔家,就看他还能活多久了。”

    秦墨寒冷着脸离开。

    别说乔染生气,他也很生气。

    他觉得乔染不听话了, 也没以前乖了。

    现在处处和他对着干,忤逆他。

    他本来想温柔一些的,可一见那女人对他咬牙切齿的模样,怎么都说不通,他心底的那股火也就没忍住。

    一个杀人犯,做错事的人,他能让继续生下他的孩子。

    她该是感恩戴德的。

    至少以后看在这两个孩子的份上,他也不会对她赶尽杀绝。

    可这女人偏偏就是讨人厌。

    非得他放狠话,威胁才能乖乖就范。

    既然她喜欢这样,他就成她!

    沈彦办公室的门给敲响,他头也不抬的说,“先不会诊,去找其他医生吧。”

    这会儿本来也不是他上班,有时候心情好了,或者闲着无事,有病人来找他他也给看。

    不过这会儿,实在不想。

    “是我。”

    秦墨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乔温一听这声音,小眉头轻轻皱起,一张脸臭屁的要命。

    沈彦愣了下,然后起身去开了门。

    “和乔染说完了?”

    他问。

    秦墨寒黑着一张脸,满是烦躁。

    见乔温正一脸愤怒的看着他,那股火更是大了几分。

    大的不听话,小的整天也是这样,他他妈是欠谁的么。

    “不愿意见到我就滚出去。”

    他看着乔温说道。

    乔温哼了一声,“滚就滚!”

    一溜烟的跑出了沈彦的办公室。

    沈彦关上门,无奈的一笑,“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怎么,在乔染那受气了?”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秦墨寒扯了下领带,坐在沙发上。

    沈彦则从柜子里拿出消毒水什么的,给他手臂被咬伤的地方杀毒上药。

    “啧啧,这小孩还真够狠的,若不是你穿着衣服,皮糙肉厚的,这肉都得被咬下来。”

    那手臂上一个深深的牙印,血液已经干涸,一圈都是青紫青紫的。

    真佩服老寒啊,都被咬成这样了,还一声不吭的。

    “小白眼狼。”

    秦墨寒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烟,点燃了一支狠狠的吸了一口。

    沈彦笑道,“喂,我这里可是医院,禁止吸烟的。”

    “这你家的医院,谁还能罚你不成?”

    “少抽点吧,省的肺都黑了。”

    沈彦是个医生,并不抽烟,连酒都很少喝。

    秦墨寒道,“这话多和你哥说吧,他烟抽的更凶。”

    沈彦的哥哥就是沈聿,目前正在沈家总集团就职,而沈彦喜欢医学,就把家里的医院一类都交给他处理了。

    “我可劝不了他,不过最近他整天和温玉良在一起,听说那家伙现在也不太好过。”

    沈彦开始八卦起来。

    秦墨寒眉头轻皱,“温玉良怎么了?”

    沈彦幸灾乐祸,“他现在或许比你还要郁闷,薛宝宝前几天发了条朋友圈,大概的意思就是以后再也不喜欢温玉良了,要回京都,温玉良以为她又是在胡闹,耍小脾气,就没理她,结果你猜怎么着,第二天薛宝宝的哥哥薛昊焱就从京都飞来了,这几天正和薛宝宝在凉城到处玩呢,听说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快走了。”

    “他活该。”

    秦墨寒说到。

    薛宝宝跟在他屁后那么多年,两个人又有婚约在身,就赶紧结婚得了呗,非得闹别扭。

    温玉良心里也别其他女人,又何必呢。

    沈彦被逗的哈哈大笑,“你居

    然还说温玉良活该?大家平时都说你是活该的,乔染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多,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秦墨寒脸一黑,“我和温玉良的情况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么,哎,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乔染刚才都和你说什么了?”

    沈彦很好奇。

    秦墨寒道,“我让她搬到我那,和我一起住,她不愿意,我看她那意思,是连这个孩子都不想要。”

    沈彦点点头,“要是我的话,大概我也是不想要的。”

    “你可以闭嘴了。”

    秦墨寒将烟蒂按在烟灰缸里,身子朝沙发背靠去,闭上眼。

    心里确实有些烦躁。

    沈彦拍了拍他的肩膀,倒也没再说什么扫兴的话。

    又在他这呆了一会儿,秦墨寒才从医院离开。

    他并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回了秦家老宅。

    杜月秋见他白天回来还很惊讶,“有文件落在家里了吗?”

    “没有。”

    秦墨寒往屋里走了一步,又停下转身,“妈,爷爷在家么?”

    “你爷爷一早就出去了,这好不容易来次凉城啊,好多老朋友都在抢着约他。”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骁勇好战,朋友无数。

    这每次回凉城,在家待的时候都特别少,家人相见一面都难哟。

    秦墨寒抿了下唇,“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你说吧。”

    杜月秋慈爱的看着他。

    “乔染怀孕了。”

    秦墨寒这一句话,可把杜月秋惊的半天都没说话。

    半响,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惊讶的看着秦墨寒,“她,她怎么会突然怀孕呢,孩子是谁的?”

    秦墨寒已经不知道自己今天是第几次黑脸了。

    为什么一说乔染怀孕,大家都要问一句,这孩子是谁的。

    除了他,还能有谁?

    “我的。”

    他道。

    杜月秋明显激动起来,“你的?你确定吗?这可真的是太好了,说不定借着这个孩子,你能和染染复婚呢,染染现在在哪呢,我要过去看看她。”

    “我和乔染没离婚。”

    秦墨寒走到沙发前坐下,黑眸夹杂着烦躁。

    ngbaovdiedichujule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