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75章 秦总就是喜欢不干净的
    乔染也抱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老朋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美的让人着迷。”

    卡罗尔抬起乔染的右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

    吧台周围的人群顿时发出尖叫欢呼声,也吸引了酒吧不少的注意。

    不过从秦墨寒这边的角度看,只能看到很多的人头,并不能看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那边在做什么,好热闹的样子。”

    楚子衍伸了下脖子,还是看不清。

    实在是他的位置离吧台太远了。

    他身边的女人说,“每年酒吧的老板回来,这里都很热闹,尤其是今年,老板说要把酒吧改名字,今晚酒水都打折,人更是多咯。”

    “为什么要改名字?”

    “因为老板等的人,回来了,说不定刚才的尖叫声,就是老板和他心爱的人在一起呢。”

    那女人妖娆的笑着。

    这些都是她猜测的,不过还真让她猜对了。

    “帅哥哥,你总问那老板干嘛呀,你不会连男人都喜欢吧?”

    女人的手滑进他的衣服里。

    楚子衍哈哈一笑,“怎么可能,我最爱你们两个小宝贝了。”

    “夜店小霸王果然名不虚传。”

    厉琛笑了起来。

    见秦墨寒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一旁,厉琛想帮他,又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帮。

    算了,反正早就习惯了。

    便也和身边的女人热乎乎的玩了起来,这酒一杯一杯的灌下去,他的眼神越来越清亮,那女人更是黏腻腻的往他身上贴。

    “宝贝,号桌的客人帮我送去几杯酒,赠送的。”

    卡罗尔递给乔染一个托盘,笑的温柔。

    乔染接过,“你让我必须过来,不会就是想让我在这给你当服务员吧?”

    她揶揄着。

    卡罗尔摇摇头,“当然不是,你是我最疼爱的宝贝,怎么可能让你受苦呢,实在是今天忙不过来,去吧,爱你。”

    卡罗尔说着,还给了她一个飞吻。

    乔染早就习惯了他这一面,笑着点点头,“好。”

    对于老友回来,乔染是很开心的。

    尤其卡罗尔让她一定要过来见他,她也就急急忙忙的来了。

    不来还不知道,这家伙居然在凉城悄悄的开了个酒吧,而且生意好到爆。

    “桌。”

    乔染看了眼托盘上的座位卡,一边躲着乱动的人群,一边朝那边走去。

    还好在比较角落的地方,并没有很多人,她也能好找些。

    “,,……”

    她小声念叨着,终于来到桌,她将托盘里的酒依次放在桌上,笑着说道,“先生小姐们好,这是老板赠送的酒饮,请慢……”用……

    用字还没说完,就被厉琛的声音打断,“乔染?”

    乔染手一颤,抬起头。

    第一眼就看到了秦墨寒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以及他黑深幽寒的眸子。

    楚子衍此时有几分醉,听到厉琛的声音,当即叫到,“什么乔染,你喝多了吧,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乔染。”

    乔染脸上的笑有几分尴尬。

    她低头快速将托盘里的酒放在桌子上,就要离开。

    然而却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忽然攥住她的手腕,将她直接拉到了身边,乔染身子一个不稳,头撞在他的怀里。

    熟悉的冷香味儿窜入她的鼻息,乔染脸色一变,猛地推开他就要起身离开。

    “坐好。”

    秦墨寒大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按在座位上,侧头低声在她耳边说。

    乔染挣扎了下,瞪着他,“放开我!”

    楚子衍这会儿酒也醒了大半,看着乔染张大着嘴巴,好半天才回过神。

    “你,你怎么会在这?”

    乔染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和秦墨寒闹的很难堪,因为最终难堪的只能会是她。

    她皮笑肉不笑的说,“这是我朋友开的酒吧,过来帮帮忙,没想到遇到你们了。”

    “相逢即是缘,我敬你一杯。”

    厉琛端起酒看向乔染。

    乔染攥了下指尖,治好拿起桌上的酒,和他喝了一杯。

    楚子衍身边的女人见他的魂儿都要被勾走了,有些敌意的看了乔染一眼,然后又看向楚子衍,“衍哥哥,她是谁啊?”

    尤其刚才坐在秦墨寒身边的女人,见秦墨寒的手牢牢的揽着乔染的腰,更是嫉妒的不行。

    “难怪这位帅哥哥对我没感觉,原来喜欢这位姐姐这样的白莲呀。”

    这话的意思,就是在说乔

    染装清纯了。

    乔染并没有化妆,未施粉黛的脸在酒吧里清新脱俗,是别样的风景,尤其是那绝美的脸蛋和高挑的身材,更是秒杀了一众浓妆艳抹的胭脂俗粉。

    乔染对她的敌意毫不放在心上,因为她的手正在和秦墨寒的大手较着劲。

    “你放开我。”

    她低声道。

    早知道送酒之前,就先看看这桌是什么样的人了。

    对卡罗尔的此番举动,她又觉得有些无奈。

    一定是他认出这些人都是谁了,才要她一定过来,又让她帮忙送酒。

    秦墨寒却像听不到她的话一样,拿起酒吧灌了一口。

    喉结阖动,性感的一塌糊涂。

    那女人更加的嫉妒乔染了,这样一个极品男人,她居然没有拿下。

    “这位姐姐,平日在哪里坐台呀,怎么称呼?”

    她又看向乔染。

    坐台的意思,就是陪酒的小姐。

    乔染心里有火,对秦墨寒撒不了,只好冷笑着看向那女人,“怎么,想抢生意?”

    楚子衍险些一口酒没喷出来。

    那女人一听乔染承认自己是坐台的了,脸上当即露出不屑的笑,“我可没那么下贱,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尊严和身子,帅哥哥,这样的女人太不干净了。”

    她说着,朝秦墨寒暧昧的眨着眼睛。

    乔染这下算是看明白了。

    一定是这女人想勾引秦墨寒碰了冷丁子,所以开始针对她。

    她脸上冷意消退,忽然笑的柔美,手也攀上了秦墨寒的脖子,人往他怀里靠去,挑衅的笑看着她,“没办法呀,咱们秦总就是喜欢不干净的,喜欢下贱的,你更贱一些,他说不定就会喜欢了呢。”

    那女人没想到乔染会说这种话,脸气的有些白。

    见秦墨寒并没有推开乔染,心里更是窝了不少火。

    “哼,比不上你贱。”

    女人咬牙说。

    乔染朝她翻了个白眼,这种女人她见的多了,也懒得理会她们。

    刚要从秦墨寒身上起来,却被秦墨寒又压了回去。

    ngbaovdiedichujule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