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25章 论自私,谁比得过你。
    刀碰在案板上的声音再次响起。

    乔染切着西红柿的手,抖的厉害。

    她咬着唇,强迫自己镇定,将面下了锅。

    可在这时,秦墨寒的手却探入她的衣服里,摸着她光滑的皮肤。

    “等面好了我端给……”

    “嘘。”

    秦墨寒轻咬着她的耳垂,嗓音低哑,“做你的面。”

    他似是来了兴致,不愿放过她。

    乔染被迫一只手撑着瓷沿,眼前就是翻滚火热的汤面锅,她只觉得那热气来回的扑在脸上,惊慌又带着别样的刺激。

    死死咬住嘴唇,红着眼,腿软的厉害。

    ‘啪’

    燃气灶被她关掉,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滑,“面……好了……”

    她声音里带了几分难受的哭腔,秦墨寒却充耳不闻。

    大手锢住她的腰,耳侧响起的声音邪魅冰冷,“站好了,不然我就把你的脸按进锅里。”

    乔染吓得身子一颤,拼命硬撑着。

    秦墨寒大概是感觉她坚持不住了,又狠狠动了两下,才松开她回到客厅,“面端过来。”

    一如既往的淡漠无情。

    乔染喘了几口气,待身体恢复了些力气,才在秦墨寒濒临边缘的耐心中,将盛好的面端了出来,放在他桌前。

    “坐。”

    又是命令的口吻。

    乔染本想说她要回去了,但想到这男人的脾气,又硬着头皮坐了下来,只是身子抖得厉害,低头不敢看他。

    秦墨寒吃面的时候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动作优雅矜贵。

    等他吃完,身子随意的靠在椅背上。

    “说说乔温吧。”

    他开口。

    乔染咬唇,“说什么。”

    “那孩子受你的影响很深,我希望,你以后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他是我的孩子,你不觉得这样很自私吗!”

    乔染猛的起身,愤怒的看着他。

    秦墨寒轻笑,“自私的是你才对,你在监狱把他生下来,有为他的以后考虑过?”

    “那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我是他的父亲。”

    秦墨寒说。

    乔染笑红了眼,“父亲?你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吗!你张张嘴就想把孩子要走,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凭什么!”

    “你说我自私?说我在监狱里把他生下来?那又是谁把我送进监狱的!论自私,谁能比的过你,你就是个人主义独裁者,永远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乔染。”

    秦墨寒脸冷了下来。

    乔染激动的朝他吼,“秦墨寒我告诉你,你怎么样对我都没关系,我欠你的我活该,但你想抢走温温,你想都不要想,除非我死!”

    秦墨寒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漆黑的眸子幽深阴沉,蕴着几分隐怒。

    ——

    乔染从别墅离开后,叫了辆车直奔秦家老宅。

    她要把温温接回来。

    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他的!

    老宅的大门在半夜被敲的砰砰作响,门铃也是有响个不停。

    “开门,开门!”

    乔染大喊着。

    客厅很快亮起了灯,值夜的保姆将门打开,愣了下,“少夫人。”

    乔染跑进屋里,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找,“温温,你在哪,妈咪来接你回家了,你快出来啊!”

    老宅里的灯一下子都亮了起来。

    杜月秋,秦丽华,还有秦天很快出了房间。

    “染染?”

    秦天走上前。

    乔染一看见他,连忙抓住他的手哭着问,“温温呢,温温在哪!”

    “你先别急,温温在这呢。”

    秦天安抚她,想让她先冷静一下。

    乔染却一把挣脱开他,朝他吼,“你骗我是不是,你骗我!你们都骗我!你们都想抢走我的温温!”

    “染染,你到底怎么了?”

    秦天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

    这时乔温听到声音刚好从房间出来,见到乔染的身影,飞快朝楼下跑去,“妈咪,我在这!”

    “温温!”

    乔染将乔温紧紧抱在怀里,哭的厉害,“对不起宝贝,妈咪来了你别怕啊,妈咪来了,妈咪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呜呜呜……”

    乔温反抱住她,轻拍着她的背,眼睛通红,“妈咪不哭,温温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妈咪乖。”

    杜月秋和秦丽华下了楼。

    见到抱在一起哭的母子俩,杜月秋一脸

    的不知所措,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秦丽华则微眯了下眸子,不动声色。

    “妈咪带你回家,我们这就走。”

    乔染情绪平稳一些,摸着乔温的小脸说。

    杜月秋急忙道,“这都半夜了就别回去了,先在这住一晚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明天等秦墨寒回来吗!我……”

    乔染刚站起的身子一个不稳,朝地上倒去,眼前一黑晕倒了。

    “妈咪!”

    乔温惊呼一声。

    秦天上前一步将人抱起来,“妈,快给刘医生打电话。”

    刘医生是老宅的家庭医生,平日住在后面的房子里,人很快就来了。

    “她的身体太虚了,必须得静养,她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吗?”

    刘医生挂上吊水,问道。

    杜月秋看看秦丽华,秦丽华一脸冷漠,又看向秦天,秦天挠挠头,“应该没有吧。”

    “我妈咪有抑郁症,而且很严重。”

    这时乔温忽然开了口。

    他小小的身子站在床边,一直握着乔染的手,黑眸幽沉的看着屋内的人,“我妈咪离不开我,不然她会死。”

    “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得抑郁症?”

    杜月秋一脸惊讶。

    秦天也是目光复杂。

    刘医生说,“引起病症的因素有很多,建议最好去医院做个系统检查,综合治疗,找出诱发病因。”

    “好,麻烦你了。”

    “太太客气。”

    刘医生回去了。

    杜月秋看着乔染苍白的脸,心疼的叹了口气,“温温,奶奶带你回去睡觉吧,等明早再来看妈咪好不好?”

    “杜夫人。”

    乔温生硬的叫了她一声。

    杜月秋哀痛的看着他。

    “我希望明天妈咪醒来,您会同意让她带我回家。”

    “可你爸爸说……”

    “我知道您有办法,”乔温看着她,“五年前您没能阻止秦墨寒把我妈咪送进监狱,五年后,希望您能救她一命,算我求您了。”

    乔温忽然跪在地上,朝杜月秋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杜月秋这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她捂着嘴颤抖的走出房间,在客厅里忍不住呜咽的哭着。

    秦丽华走过去拍拍她的背,“好了妈,你就别伤心了,温温也是看乔染出事心里急,你跟一个小孩子较真干什么。”

    “他怪我啊,他怪我!”

    杜月秋揪着心口的衣服,泪如雨下,“当年我若阻止墨寒,可能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我也很好奇,你当年为什么没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