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
    “来,睿哥儿,时间宝贵,姐夫现在就开始给你补习哈。姐夫先给你押一道题哈,所谓善始善终,伯父今天上午考较了你《陈情表》的开头句,那今晚伯父很有可能会考较你《陈情表》的结尾句,也就是‘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这一句。”

    书桌前,朱平安坐在熊孩子睿哥儿身旁,展开书卷,一脸温和儒雅的说道。

    “嗯,善始善终,姐夫说的对。我爹就喜欢挑开头和结尾来考较我。”

    熊孩子想到曾经老爹做过这事,不由用力的点了点头,很是赞同朱平安的话。

    “‘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这句话何解呢?”

    朱平安微笑着看向熊孩子问道。

    熊孩子摇了摇头,很是实诚的回道,“姐夫,我上课没认真听,不知道啥意思。”

    “不,你知道。”朱平安一只手放在熊孩子头顶上,轻轻摸了下,谆谆善诱。

    “我知道?”熊孩子愣了一下。

    “对,你知道。”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的看着熊孩子说道,“睿哥儿你很聪明,这些句子都不难,你要相信你自己,大胆跟着感觉走。”

    “嗯,姐夫你看的真准,我也觉得我很聪明。”熊孩子丝毫不脸红的点了点头。

    “所以啊,你要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就对了。”朱平安谆谆善诱。

    “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熊孩子重复了一遍,深以为然。

    “来,咱们再看这句。臣,什么意思?”朱平安鼓励的问道。

    “我。”熊孩子回道。

    “正确,睿哥儿果然聪慧。”朱平安微微一笑。

    “呵呵,也没有那么优秀啦......”熊孩子脑袋瓜子四十五度仰头,笑的跟斗牛犬一样。

    “生,什么意思?”朱平安接着问到。

    “活着。”熊孩子毫不犹豫的回道。

    “没错,那‘当’呢?”朱平安鼓励了熊孩子一句,又接着问道。

    “应当。”熊孩子一脸自信的脱口而出,为自己快速回答而得意不已。

    “‘陨’呢”朱平安又问。

    “陨?‘陨’是啥意思?”熊孩子卡住了,记不得陨是什么意思了。

    “不明白意思不要紧,联想一下跟陨有关的词语,比如说陨落......”

    朱平安谆谆善诱。

    “掉落。”熊孩子一拍脑袋瓜子,“陨是掉的意思。”

    “正确,睿哥儿真棒。”朱平安笑着鼓励道,夸得熊孩子找不到北了。

    就这样,朱平安将这一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拆开,引导熊孩子翻译。

    “那么,我们把所有字都连起来,‘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是什么意思呢?”朱平安鼓励的看着熊孩子问道。

    “我活着就应当掉脑袋,死了就应当去捆草。我比狗马都不如的恐怖害怕表情,谨慎的写了一篇表让你听到......”熊孩子在朱平安的鼓励下翻译道。

    “不错,睿哥儿你做到了。”朱平安满意的对熊孩子伸出了大拇指。

    “这也不难嘛。”熊孩子臭屁的不行。

    “记住要点,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我们继续哈。伯父考较你功课,肯定不会只靠叫一道题,肯定会接连考较数道。睿哥儿,你这段时期都学了什么功课啊,姐夫与你紧急补习一番。”朱平安温和的对熊孩子说道。

    临淮侯今天中午在饭桌上被熊孩子气的快吐血了,今晚肯定会想法设法揍熊孩子一顿出出气,朱平安估计,没有七八道题,这个气出不完。

    当然,虽然熊孩子会挨一顿打,但是能让你老爹顺利出气啊,另外,我这也是为你好啊......相信,今天过后,这些错误,熊孩子绝不会再犯了。

    “姐夫你看,自从我被我爹带到这破地后,被逼着学了诗经的这篇《氓》,还学了这篇《师说》,还有这篇《马说》,还有这篇《将相和》......”

    熊孩子翻开书卷,一边翻拉一边对朱平安说道,言语中充满了对临淮侯的控诉。

    “好,那我们就从诗经的这篇《氓》开始哈,还是从第一句开始,‘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朱平安很是认真负责,连茶都不喝一口,争分夺秒的帮熊孩子补习。

    “姐夫,你真好。”熊孩子感到的抬起肥脸,“以后我不说你土包子了。”

    “乖,你以后会更感谢我的。”朱平安揉了揉熊孩子的脑袋,意味深长的说道。

    好一个姐夫小舅子情深的现场......

    “我们继续。‘氓’是什么意思?”朱平安继续给熊孩子补习功课。

    “不知道什么意思。”熊孩子晃了晃肥脸。

    “记住姐夫刚刚教你的,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朱平安谆谆善诱。

    “流氓?”熊孩子摸了摸后脑袋。

    “正确。”朱平安强忍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之’什么意思?”

    “的。”熊孩子回道。

    “嗯,那‘蚩’呢。”朱平安继续问道。

    熊孩子晃了晃肥脸。

    “记住我刚才说的......”朱平安开口。

    “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熊孩子都学会抢答了。

    朱平安老怀大慰,然后看着熊孩子,再一次谆谆善诱道,“我之前还说过,不明白意思不要紧,联想一下跟它有关的词语,自己感觉对即可......”

    熊孩子经过朱平安这么一提醒,似乎一下子打通了任督二脉,“‘蚩’......吭哧吭哧?”

    “然也。”朱平安点了点头,熊孩子的感觉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逾期。

    “来,我们继续......”朱平安像上一句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拆开,引导熊孩子。

    “连起来,‘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这句话什么意思?”

    朱平安期待的看着熊孩子,相信熊孩子一定可以给自己一个惊喜。

    “一个流氓吭哧吭哧的抱着一块布来换我的丝绸,结果这个土匪不仅要丝绸,还要抢走我......”果然,熊孩子不负朱平安的期望,成功的翻译了出来。

    “噗......睿哥儿,你做的很棒......”朱平安差点没被熊孩子的翻译憋出了内伤,强忍着,伸手摸了摸熊孩子的脑袋,赞许的点了点头。

    ......

    就这样,朱平安突击给熊孩子补习了一番,将“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深深的灌入了熊孩子的脑海中,给熊孩子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姐夫,你以后常来看我啊......”

    临别时,熊孩子挥舞着缠着绷带的胖爪子,活脱脱买拐的范伟老师一样。

    “记住姐夫今天教你的两个道理。”朱平安微笑着回头。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相信自己,跟着感觉走’......”熊孩子记得老清楚了。

    朱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深藏功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