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一色朝熙 > 第 25 章.2
    透着烛火能清楚见到,来者同样是一名黑衣打扮、伟岸英凛的持剑人,那剑的样式与外头卫兵相同,许是进房前从他们手中借来一用。在最后一次的剑刃刺击下,蒙面布被硬是划开,露出了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容,眸如灿星,闭阖生辉,肌若冰雪,冷采凝光,细而浓密的眉勾勒出女子少见的暴戾之气,难谓善类。但无论是怎样的丽色娇容,此时正气喘吁吁地瞪着她眼前的持剑者,只剩下狼狈和走投无路的悲壮。

    若认定为敌人便一视同仁,女人也好、男人也罢,皆施以相等的打击以取胜,再给予平等的宽容以降服,忍人所不欲忍,终将成人所不能成,如此才谓公正仁德之领导者…那便是许多年以前,父亲的参谋──今日的沈军师──教导卫一色的第一件事。不过,一旦被伤害的是最为亲近重视的人,那样的理性规则显然不足以冷却怒火,忍无可忍且不欲再忍,亦可达成他人无能成就之事。

    卫一色瞇起眼睛,唯一露在蒙面布外的眼眸凛利猖狂,染血的剑尖指着敌人喉咙,低哑冷声道:「妳对沈军师做了什么?」

    黑衣女子没有回答,眨眼的寂静中,只有呼吸声与鲜血洒地的细微杂音笼罩房间,沈君雁只好发出断断续续、无力虚弱的解说:「她、她给我下了药…快找出…解药…」

    「把解药拿出来。」剑尖指往随呼吸起伏的胸部,深陷柔软双峰,那构图颇是淫邪,让人望之难堪。「否则我就脱光妳的衣服自己找,再把妳光着身子丢给那群卫兵处置。」

    卫一色知道对女人来说这种威胁比什么都有效多了,果然,黑衣女子因气恼愤慨而羞红了脸,却仍倔强咬着下唇,不吭一声。

    不得已,往前迈开一步,此时黑衣女子的手中倏地投出几颗玉石,全被卫一色轻松躲过,但她的目标不是卫一色,而是沈君雁。

    那些玉石一一解开穴道,卫一色下意识回头,看到身后的沈君雁沉声跪地,就这么一个回头,黑衣女子破窗而逃,孤身隐匿于月色里。

    卫一色丢开长剑,放她一马,并非是基于穷寇莫追之理,而是比起擒拿黑衣女子,现在先带沈君雁离开才是正事。  「沈军师,别担心,妳不会有事的…」抱起汗水湿了一身儒装的沈君雁,卫一色低喃承诺:「我和亚莲绝不让妳有事!」

    沈君雁的身子正因疼痛而不停发抖,为了不让意识模糊,便硬生生挤出几句回应:「回洛阳后、定要去、去参拜佛寺…我实在是、太倒霉了…」

    「嗯,我们一起去,就我们三人、一起去。」卫一色使了轻功,疾步飞跃于屋檐,银月照出她盈满自责的发红眼眶,还有那些堆积其内的湛湛泪光。

    「韩管家?韩管家?」南青慈方才被皇后召了去,没想到回寝宫时却发现本该在此的韩鹤野凭空消失。她走入寝居,四处张望,仍是没人。「真是…跑哪儿去了!」的db8e1f0cb3c1

    正要命几个太监宫女去找找,一抹黑色身影忽然自窗边飞来,宛若折翼小鸟跌落在地。南青慈没有惊呼,反倒趋前搀扶起那名黑衣人,因为她认出了对方正是南府的管家韩鹤野。

    「妳…」看到她穿这身夜行衣且身中数刀,南青慈也大致料到她去干了什么好事,剎时深觉心疼又颇为动怒。「妳这个傻瓜,当真不要命了?!」

    「大小姐…」韩鹤野抓紧她的袖口,见手中的血玷污了那身华贵衣裳,立即歉然地松开手指。「对不起,没听妳的话…可是…成功了,沈君雁吃了那药,只要派人去京师各大药铺等待…」

    「莫再说话,没见妳自己血流不止吗?」南青慈叫了一名太监上来,脸色是罕见的慌乱和恐惧。「快去请御医,快啊!」

    「啊?是、是!遵命,太子妃殿下!」东宫寝居竟有这等血淋淋的阵仗,太监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把妳伤到如此地步的人,我南青慈绝不轻饶!」紧拥着韩鹤野,能感觉到鲜血浸湿衣料,黏腻温热,刺骨侵髓。她咬牙道:「来人,派探子到京师的全部药铺!此次本宫不揭穿那歹人的真面目,势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