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一色朝熙 > 第 6 章
    风和日丽,卫一色独自坐在书房内,桌上满满地迭着好几堆能隐约泛开阳照柔光的各色布匹。她正在挑选最适合哑莲的颜色,打算在那位好妹子到王府之前先做几件美丽又舒适的新衣裳当礼物,因为她看沈君雁每日一袭软衫丝绸、绣裙轻飘的样子,心想如今这世道,连沈军师那个过去最会脱女人衣服的色鬼,现在都能把女人的衣服穿得是既美丽又高贵,哑莲自然更该穿些昂贵柔软、飘逸华美的衣饰,犒赏犒赏她与自己一起熬过了军营中所有艰苦日子。

    飘散花香的微风吹来,窗边的金丝雀风铃“叮铃”响起,卫一色看着那尾翅随风摇动的精巧设计,不由得在今天的第一百零八遍回忆起柳朝熙送她这份风铃的情景。

    沈君雁暂居王府的三天,柳朝熙又出门去了。这次是听闻京师最大青楼云雀阁请了琴艺大家宋思薰来表演,本就对音律甚有兴趣、且久闻大名的柳朝熙,自然不想放过这次的机会。宋思薰在三年前,以十三岁稚龄自皇帝手中接过御赐金牌,策封为“琴艺贯绝古今,天下第一大家”后,从此声名大噪,富商贵冑、才子文士无不纷纷贡献祖上积产,只为能亲耳聆听她的琴艺、目睹她国色天香的风采,但宋思薰心高气傲──那当然也是因为她有高傲的本钱,就算是皇帝邀请她也敢说不──至今天下人有幸欣赏她的琴艺者,寥寥可数。

    此次云雀阁能邀请她来表演,甚至是非常大方地在众人面前弹琴,已是足以当成本年度京师最轰动的热门大事了。而且云雀阁还不用花一分一毫,只是说了“我们京师住着平西大将军卫一色”,宋思薰便一反刁难常态而爽快答应,这其中的故事,足以牵扯到她年仅十一岁时。

    随经商的父亲出访塞外,却遇到一群凶狠贼寇而落难惊逃,哭红了眼、脏了一身的小女孩,被英气飒爽的少年将军所救,安置在营中妥善照料一段日子,最后派人护送她回关内投靠亲戚,并留了一些碎银和她在军营时最喜欢吃的刘厨子特制奶面当饯别礼。跟宋思薰有过接触的人,都知道她常说自己有如今的成就,全是由于过去遇到了善良的少年将军、自命不凡的风流军师、还有同病相怜的哑巴少女。

    柳朝熙在决定去云雀阁之前,跟卫一色和沈君雁说了这个故事。卫一色的反应是恍然大悟地敲了下手掌,然后以手肘推推正因为那句自命不凡的形容词而翻了下白眼的沈君雁。“原来宋大家就是当年那个脏兮兮又特爱吃奶面的小女孩!妳还记得吗,沈军师?”

    “当然记得,我现在还记恨着那个小鬼抢走我欲留在最后才吃的奶酪!而且她居然说看我留得这么久,就是不想吃了…哗,这个臭小鬼,我真是越想越气!小时候就那么讨厌,难怪长大后如此拿翘!嚣张什么嘛,不过是弹琴厉害点罢了!我的酒楼才不请她那种人去表演呢,哼!”

    柳朝熙先是微笑地看着沈君雁,像是十分满意对方也有哉在别人手上的时候,遂又问卫一色:“夫君要去吗?宋小姐在云雀阁表演,定是欲邀夫君前去叙旧。只是性子倨傲了点,才会至今不发请帖,只望夫君能自己主动去找她。”

    “表演那日我得到皇宫训练御林军,这次兵部尚书罗士则大人也会在场,恐怕不好告假。”卫一色注意到柳朝熙的神色,在听到兵部尚书的名字时,蓦地闪过一份阴郁。沈君雁在场,她也不能多问,于是以格外温和的语气说:“此份殊荣就由夫人妳为我淮安王府独享了。”

    柳朝熙佛去那瞬间的闇色,微笑点头。沈君雁则说:“云雀阁不是青楼吗?就算白天是以歌舞表演为主,但夫人妳如何能去得了烟花之地?”

    “卫夫人不能去,卫公子自是得了。”柳朝熙浅笑以应,沈君雁便挑了挑眉。“沈军师可愿陪同卫公子前去一睹宋大家之音容?”

    “与其去看那个小鬼,我宁愿留在王府多陪陪将军。”沈君雁仍是那暧昧的口吻,使柳朝熙皱了下眉,她更意有所指地道:“我们将军俊逸神武,就连宋思薰小姐也对她念念不忘,夫人不多看紧将军却总往外头跑,可真是心胸宽大。”

    “有沈军师在王府坐镇,我对夫君的清白之身又何惧之有?所谓形兵之极、至于无形,这道理沈军师应是比我这个普通妇人家更清楚才对。”

    此言是指,指挥“有形”的军队作战,其水平达到极致,便进入到“无形”的境地,深奥得窥探不着底细,再聪明的人也无法谋算。深得兵法精髓者必知,有形的军事力量之间发生有形的战争,而支配其中的却有许多无形的因素,谁能尽得“有形”与“无形”之间的奥秘,就能达到军事指挥艺术的最高境界。所谓真假变形,军队的“形”有真有假,指挥者要制造假像,迷惑敌人;同时要识别假像,不被敌方所惑。

    柳朝熙便是譬喻自己已掌握无形决胜的秘诀,不会再轻易受有形力量所左右,更是在暗喻,她已识破沈君雁刻意与卫一色制造的亲密假象,总结一句是──妳要换另一招了,沈军师。

    沈君雁慵懒微笑的神情倒也没变过,语气柔和地回:“夫人竟也涉猎兵法,那便听过治乱、数也。“数”不仅指事物量的多寡,也谓指气数、命运,是一种局面发展的必然过程,即自然之理。当“数”表现在许多具体事物中是有形的,但又无法为某一具体形态,所以又是无形的,它顽强又从容不迫地表现自己,把万事万物的发展过程呈现出来。它具有不可逆转的特点,使人们顺则昌,逆则亡,于冥冥之中把人们引向命运的结局──夫人,此“数”之道理,纵是用兵如神者也逆转不得。”

    言下之意,若卫一色想偷腥还是会偷的,更何况这位平西大将军又有这么多的对象和机会,就算不找沈君雁,也会去找别人。毕竟自古有哪个男人不偷腥?这是男人不可逆转的天性,顽强地表现在每道呼吸里。柳朝熙望向如坐针毡的卫一色,眼底情绪深不可测。

    柳朝熙之前那不甘示弱、略显狂妄的大胆之语,已使卫一色听了脸红不已,而她跟沈君雁莫名其妙说着兵法奥义更是令人胆颤心惊。这两个女人凑在一起的气氛实在恐怖,表面上说着恭维之语,其中却暗藏两军交战的别有玄机,卫一色只希望她们二人能至少风度理智一点,不会斩掉她这个中间立场的和平使者。

    后来,柳朝熙彷佛是以赌上那一口气也不得不去云雀阁的姿态,带着武功最好的王豪离府远征青楼了。等到她回来时已是夜晚,还带回一份宋思薰送她的风铃,卫一色询问那日的经历,得到对方云淡风轻的描述:“宋大家邀我入厢房独处弹琴,还将风铃送我,说是只要琴艺练到能与无规律的风铃声相互唱和,便是登峰造极、炉火纯青了。”

    “她居然能做到这地步?真厉害…不愧是皇上钦点的天下第一!夫人,妳也要苦练琴技达到如此颠峰吗?”

    “怎么可能?”柳朝熙当时坐在房内,烛火与月色照着她微微浅笑的端丽美貌,一头青丝飘扬身后,却是尚未换下那身青衣男装,整体流露出一股妖艳的中性之美,雌雄莫辨。“音律虽美,但非一切,更不是我所追求之物,何苦为了一把琴苦练终生?倒是这风铃精致可爱,我见了着实喜欢,便却之不恭地收下了。我想把它挂在窗前,每当吹起清新南风时,金丝雀的翅膀便会翩翩舞动,看了岂不有趣又舒心?”

    “夫人似乎很喜欢鸟儿呢,送我的纸扇上头也是画着一只翠鸟。”

    “…我总是喜欢上得不到的东西。”柳朝熙扬起的唇角溢出苦涩,那使卫一色想起晨日她听自己提起兵部尚书时的表情。末了,柳朝熙轻摇了头,像是要将突生的忧愁舍去,转而向卫一色说道:“嗳,不如我借花献佛,将宋大家的风铃转送给夫君吧?夫君的书房朝南坐北,正是熏风徐徐之际,那样的风定能让金丝雀展翅高飞…”

    …也定能使夫君常展笑颜。

    想起这么说的柳朝熙,卫一色看着风铃的脸上,浮起了本日第一百零八遍的傻笑。柳朝熙前两日又跑去临安了,说是王府挑得茶叶不够地道,泡起来不觉甘醇爽口,便自告奋勇说要亲自去名茶产地挑茶选罐,顺便品尝一些新品种的茶叶,今日才会回来。卫一色想着柳朝熙在府上的日子时,两人下午会在品茶中、叙述着彼此幼年的趣事度过,心头感到极为温暖,彷佛只要闭起眼睛,就能看到柳朝熙泡茶时那庄重简洁、无人可企及的燕闲雅趣。

    「探虚玄而参造化,清心神而出尘表…」卫一色叹息,自豪道:「我家夫人真是诗情画意。」

    「我本是来看妳一整天窝在书房做什么,没想到妳居然摆出一张少女怀春的脸在赞叹妳娶到个难缠的女人?」沈君雁冷冷的声音突地响彻在桌前,她又不通报一声便直接进来了。

    「谁、谁怀春了!?我才没有!」卫一色红着脸低叫,声音不是往常的温润,反倒尖锐地近乎分叉。她双手胡乱地迭着桌上布匹,想表现出自己真的很忙碌、忙到没时间怀春的样子。「我、我是在帮哑莲选制衣的布料!」

    「我都听到妳的自言自语了,还说谎!我说妳这个傻将军,该不会是──」沈君雁咬了咬下唇,改口问:「妳有没有喜欢过谁?要说老实话,这很重要!」

    「我…我…是、是曾有过。」

    「妳竟然有喜欢过别人?」看来这个傻将军不是真傻。不可原谅,她沈君雁小姑独处二十七年,都还未尝过情窦初开的滋味,卫一色却已经…!「说详细点,对象是谁!」

    「是、是…」卫一色羞涩地低下头,看着自己放在大腿上的手。「以前当小兵时一个很照顾我的营长,他…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总会特别留给我。我生病发烧时,他守在我身边一刻不离,还要我多休息、不用去操练…」

    「等等、等等!妳说的那个营长是不是赵俊鑫?长了一双下垂眼的家伙?」

    卫一色“娇羞地”点头。

    「他就是在军营里被传龙阳之癖、之后却成了那营第一个娶妻生子的男人吧?」沈君雁同情地望着她。「原来妳就是那个传闻中清俊端美的小兵啊…就是妳把赵俊鑫逼得去娶个妻子回家消弭谣言的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卫一色涩然地笑了,想起初恋对象牵着村庄小姑娘朝她挥手道别的背影。「他告诉我,他是一时迷惘,他对我应该只有兄弟同袍之情,还说人伦纲常不可逆,便去娶妻成亲了。」

    人伦纲常。卫一色说到重点了。

    沈君雁在沉吟半晌后才开口:「那妳是…妳跟哑莲又是如何?」

    「我跟哑莲?自然是姊妹之情。」卫一色狐疑地问:「过去我当妳以为我是男子,才会介意我与哑莲的亲密,但妳既然早已知晓我是女子,为何还会如此耿耿于怀?本来我以为那是因为妳中意哑莲才吃醋,但妳也是女子…」

    「呸呸呸!谁中意她!我沈君雁英明盖世,岂会中意那个笑得令人毛骨悚然的小哑巴!?」乱了方寸的沈君雁非常罕见,就像现在这样,连耳朵都红了。

    卫一色皱起眉头,强调地说:「而且妳跟哑莲都是女子,即便中意了又能如何?」

    沈君雁怔了怔,那凝重严肃的口吻听来着实刺耳,不过这本来就是自己希望得到的答案,她必须无视这份夹杂放心和失望的感觉,否则便无法助卫一色脱困了。「我虽是琢磨了些计策,但碍于不清楚妳对柳朝熙的感情,也就一直按兵不动,现在妳既已说得清楚明白,我也能放手一搏了。」

    「我对朝熙的感情跟沈军师能否帮助我有何关系?」知道沈君雁不喜欢自己以“夫人”称呼柳朝熙,卫一色也就改口了。「该不是妳的法子会伤害她吧?如果是那样,我可不准妳施行。朝熙心那么好,妳看,她每次出门回来都会送我可爱漂亮的玩意儿,而且她人又温柔…呃、只要不看书的时候,大部份时间都很温柔…总之,有错的人本来就是我,妳可不能伤了那么好的人!若妳的计策会伤她分毫,我马上便去向她坦白一切,宁是我死也不能惹她伤心难过!」

    「哇、哇、哇,我不过说一句,妳就回我一大串?妳还说自己对柳朝熙没感情?真不知妳是在自欺欺人还是把我沈君雁当傻子!」

    「我对朝熙的感情……?」

    卫一色望着沈君雁,又转而看向随风作响的风铃。

    她不是真傻,只是习惯远离庸人自扰的处境,见惯生死的人,倾向不去烦恼太多人情世故。她不参与其中、不随之起舞,并不表示她没有发现那一张张狡诈、其心各异的嘴脸;她微笑再微笑,也是想克制自己不随便出手伤人,甚至夺人生命;她对别人的猖狂气焰容忍退让,她对所有的歧视批评充耳不闻,但她全都记着、也全都听得一清二楚,而那又如何呢?天下之大,不可能一切任凭己意而行。

    唯容人者才能领导他人,这是卫子明生前最常告诉她的道理。

    而在私人领域中,她于军营也看多了床第之事、同性慰藉,自然隐约察觉自己对柳朝熙的感情不单纯。男子与男子之间能存有肉体激情,女子与女子也是如此了,但就算对柳朝熙掏心挖肺又能如何?不过是如赵俊鑫那般,使对方误以为自己的爱恋不容世俗、以致于被逼入自惭而自伤的结局,她怎能重蹈覆辙?还是对从初次见面起就待她极为亲切友善的柳朝熙…。

    啊,是了。卫一色胸口略感刺痛。

    若柳朝熙没待自己如此之好,若她没有总是送自己各种小礼物,若她没有让自己觉得即使身穿男装、当一个王爷,还是能被人这样呵护关怀,卫一色也不会对柳朝熙产生不当而复杂的奢望。那纸放在宗人府的契约,本来只是要让这段“不像夫妻”的关系合理化,柳朝熙却使卫一色觉得,世间夫妻怕是没有再如她们二人那般感情和睦、惺惺相惜了。

    「沈军师…」卫一色的手肘靠在桌上,沮丧地抱头。「我看妳这次是真的要“救救我”了。」

    沈君雁在她终于厘清思绪后,反倒不想再提这个话题,只是双手环胸道:「妳说妳在为哑莲选制衣的布匹?我为妳做牛做马那么多年,妳却连件衣服也没送我,也太偏心了吧?」

    知道沈君雁是不想一次让自己担心太多事,因而转移话题,卫一色便顺水推舟地说:「我之前又不知道妳是女人…好吧,等帮哑莲做几件衣服,剩下的布匹再给妳。」

    「什么?我就要用哑莲剩下的布?!妳这个没良心的傻将军──!」沈君雁瞪大了眼,凶巴巴地拿一匹布搥打她,卫一色只好从椅子上逃开。

    于是两人追打玩闹了起来,卫一色踩到被弄散于地的布匹,顺手拉着沈君雁往地上倒去。正如所有偷情男女都有被抓奸在床的一天,小翠也因为听到书房的吵闹声、担忧地未通报便推门而入,恰巧就目睹沈君雁衣衫不整、秀发微乱、娇喘吁吁地趴在卫一色身上。

    「你们在做什么!」她尖叫,也没忘了该动手把“奸夫淫妇”拉开,奈何沈君雁如八爪章鱼似地、死活拖不起来。「快起来!从我家小姐的夫君身上起来!」

    「不要,做啥我要起来?将军~妳看这个坏女人,尽是欺负人家!」沈君雁那能一次把人打出黑眼圈的“粉拳”,正如雨下地搥着卫一色的肩膀和胸口,脸还不停地在胸上磨蹭,把女子嗔怒耍赖、却也让人奈何不了的娇弱风情,展现地淋漓尽致。

    卫一色实在很痛苦,连出声求饶的力气都没了。小翠还在耳边尖叫,誓死捍卫她家小姐对平西大将军的主权,让她只能受不了地闭起眼睛,装死。

    「妳说什么?!明明是妳、明明是妳先欺负我的!上次也是妳──」小翠羞红着脸低叫:「别以为妳没承认我就不知道是妳做的!只有妳才这么坏!坏人!」

    「我做了什么?指控人至少要先把罪名定出来。妳别以为妳是王府的地方恶霸,就可以胡乱栽赃我这个柔柔弱弱善良可亲的食客啊。我不怕妳的,我有将军保护我。」

    沈君雁继续磨蹭,卫一色继续装死。

    「妳这个狐狸精──!」

    「我是大雁飞鸿,不属狐狸。妳就不同了,小眼睛小鼻子的才更像只小狐狸呢。」沈君雁慵懒至极地瞄了她一眼,舒舒服服地枕着卫一色。「将军~快把这泼辣的小婢女赶走嘛!好不容易碍事的夫人不在府,人家想跟将军独处一下她就马上来乱场,真不知趣。」

    「谁说夫人不在府?!」小翠气得双手握拳,脸红脖子粗地喊:「夫人早就回来了!」

    「夫人回府了?」装死的卫一色突然复活,把沈君雁利落甩在一旁并动作迅速地站起身。「她在哪儿?我把这里整理一下,马上就去。」

    「在大厅…还带着一名客人。」或许是见卫一色雀跃于柳朝熙回府的消息,也或许是因为沈君雁被甩在地上的姿势太过狼狈,小翠的怒火显然平息许多了。

    等她走后,沈君雁揉着腰,棕色眼珠怒火燃烧。「过河拆桥算妳狠,居然这么对我,我不会忘记妳今日的背叛!」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一时心急。」卫一色诚心地道歉。「小翠又在旁边尖叫,我才…」

    「哼,那泼辣的丫头是没见过坏人,看我怎么收拾她!」

    「妳别乱来,要是朝熙知道了──」

    「就叫她来找我啊,冤有头债有主嘛。妳还怕她会连坐处罚到妳自己不成?」

    「我是怕她又要看书了…」

    柳朝熙这次回府没有带着任何礼物,却带来了一名更为重要的人。卫一色踏入大厅时,先是看到一身藏青色男装、风度翩翩地扬着那抹惯有微笑的“夫人”,才要开口欢迎她,柳朝熙已经稍微退开一步,让卫一色得以看清楚站于她身后的客人。

    那是一名身穿白杏色布衣、腰系翠青丝带的少女,清丽迷人的鹅蛋脸微笑依依,酒窝可爱地隐隐略现,弯弯月眉底下是一双为了补足无能言语的缺憾、而更是装满各式情感的灵气水眸。

    「──哑莲!」

    卫一色惊喜交加,摊开双臂正要迎上前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沈君雁却先一步抓住她的领子后方,咳了一声。「夫人在此,将军切莫逾礼,男、女、授、受、不、亲。」的7ecb53257

    沈君雁强调地一字一句念着,使卫一色怀疑地望向她。这人明明平时也爱在柳朝熙看着时对她上下其手,怎么这会儿突然就变成遵礼守序的卫道人士了?蓦地,卫一色想起过去似乎也有类似的一次。

    因为冬季夜晚实在过于寒冷,她跟哑莲便抱着彼此取暖、同榻而眠,晨间来找她议事的沈君雁,一进到帐棚便看到卫一色抱着哑莲睡得极为舒坦的模样,气得一脚把她踹下床,怒斥:“堂堂将军,别污了人家姑娘的清白!”

    哑莲当时楞楞地坐在床榻上,望着不晓得在发什么脾气的沈军师,而卫一色傻傻地坐在地上,望着不晓得为什么要踢她下床的沈军师。

    不禁觉得有些感动。纵使是风流好色的沈君雁也懂得珍惜姑娘家的清白,她觉得果然是人性本善。

    最后,哑莲走到桌前,提笔写了“将军跟我并未有逾举之处,请军师明察”。沈君雁见了那几字,也不多说,只是冷着一张俊脸瞪了卫一色一次,抛下“要商议军情了”,人便转身离开帐棚。

    卫一色想到这里,不禁以十分微妙的眼神打量着沈军师。

    「看什么?我说的又没错。」她双手环胸,将脸转向一旁。

    哑莲施施然地走到她们面前──她从来就能无视卫一色和沈君雁的玩闹争吵──伸出双手,将卫一色的左手和沈君雁的右手迭在一起,然后朝二人甜甜一笑。

    要和好相处哦。哑莲的笑容正传达这样的意涵。

    卫一色笑着点点头,沈君雁转了下眼睛,但彼此都没把手拿开。

    柳朝熙不禁笑道:「传说大雁塔前的莲花池,终年都有白鹤和雁群在那儿流连不去,所以又被称为莲花泡鹤群或是莲花盼雁归──嗳,沈军师,妳有空定要去见识见识。」

    「我会牢记在心的,多谢夫人指点。」沈君雁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啊…!

    哑莲还是微微笑着,她不清楚柳朝熙和沈君雁的惯常交锋,而卫一色则是根本不想管她们,好奇地问:「夫人怎会与哑莲结伴回府?」

    柳朝熙与哑莲相视一笑后,才发出悠扬清脆的嗓音,详细地道尽她们二人结识的经过。原来今日启程回京师之前,她到临安街上某家手工艺店铺拿货,那是一块四方形的木板雕刻,整幅画面的木质为桦木,通体是清漆,雕刻手法以阳刻为主,镂雕为辅。画面上有十八名匈奴兵和十八匹骏马,团团围在中间的是象征民族团结的使者昭君,昭君稳坐在一匹骏马上,马头前是一名牵马的匈奴兵──这块名为《昭君出塞图》的板画雕刻,柳朝熙初到临安时便已相中,打算当这次出游后送给卫一色的礼物。

    这块刻着活灵活现的人物与骏马、无论怎么看都知道价值不斐甚至可能千金难求的木板,是柳朝熙花了三天才说服持有者转卖给她的。她告诉对方自己要送给父子二代、一生为平定边塞洒热血,如今终于促成两方和平的护国英雄,她说:“有什么人比这位将军更适合拥有《昭君出塞图》呢?”

    就在柳朝熙欢喜地带着礼物走回客栈时,遇上了大约十人左右的汉子正沿路追打一名瘦小老者的事件,让她不得不舍弃这份得来不易的宝物。

    柳朝熙并不管那些人追打一名老者是为了什么,她不认为“人善被人欺”是真理,却绝对相信“恶马恶人骑”的道理,便命王豪出手击退那群暴徒。王豪是王福的大哥,本来已是王府中身手最好的护卫了,卫一色为了培养他成为柳朝熙的贴身保镖,更是刻意地加倍训练他,以王豪的武功,一次力退十名敌人也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当时柳朝熙蹲在老者身边,询问他的伤势与伤处,老者却奄奄一息地说不出话来,为了避免对方昏迷不醒,就在她准备伸手轻摇他时,一名少女突然自围观人群中跑了过来,抓住她仍在半空的手,用力地摇着头。

    “妳这丫头,想对我家公子做什么?!”新任王妃被一名陌生少女紧抓住手,身为护卫的王豪当然不能轻饶对方。

    柳朝熙却制止了他,并望着少女轻声道:“不用担心,我只是要摇醒他。”

    少女还是用力地摇着头,一手紧握住她,一手指指自己的颈子,然后挥挥手表示不可以。

    柳朝熙似乎明白了什么,松开自己的手后,以手语比划着:“告诉我为何不能动他?”

    “他可能颈椎受伤,必须就地治疗,现在动他等于是要他的命。”少女以双手飞快地解释:“只要给我一些能固定颈椎的东西,我们便能检查可否移动他了。”

    柳朝熙低头看着包装完好、准备回府后送给卫一色的礼物,眨眼间,她将木板往地上重击,折成两半。

    “这个可以固定他的颈子吧?”将两半的木板递给少女,脸上除了关心以外并不见丝毫可惜之色。

    “王妃,您怎么──!”王豪见她居然折断《昭君出塞图》,惊讶地忘记该以公子称呼了。

    少女怔怔地看着柳朝熙,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果断地将显然昂贵的物品破坏,还是因为这名白皙俊秀地令她联想起某位军师的公子,原来是女子且还是个王妃、这件事。无论如何,少女在短暂的惊愕中回过神来,接了木板后便开始处理那名老者的伤势。

    「后来我们便分开了。」柳朝熙望着哑莲,淡淡一笑。「只是没想到会在淮安王府门口重逢。」

    哑莲也是笑瞇瞇地看着柳朝熙,她向来就是对任何人都很好的女孩子。

    ──除了对我以外。沈君雁不满地喝着茶。

    若不是那夜被发现自己也是个女子,现在哑莲定仍是躲得远远的,不想靠近她。

    莲花盼雁归…哼,世上没这么好的事。沈君雁安静地喝茶,继续跟不知名的对象生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