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一色朝熙 > 第 2 章.2
    那明天也特别带肉包给她吃好了。

    对于自己记得礼尚往来这点、卫一色相当自豪。

    柳谊今天的态度更奇怪了。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就喝着茶、翻著书,随手指了外头了事,柳府的待客之道还真是每况愈下。卫一色倒也不想追究,趁着肉包还烫热,香喷喷的,便加快脚步往凉亭走去。

    柳朝熙正在画画。

    她似乎每天都找得到能让自己一心一意去做的事。

    卫一色望着她凝神专注的侧脸,就这样静静望着,静静地抱着一团包在纸内的肉包。

    小翠又发现她了,并且近乎好笑地转了下眼睛,凑在柳朝熙耳边说:“看来咱们色将军总算又找到一个来见小姐的借口了。”

    柳朝熙这次并未抬起头,也没红着脸,神态平常地轻声回:“妳再这么爱跟我贫嘴,明日便不让妳在这儿了。”

    “小姐认为色将军明日还会来吗?”

    柳朝熙终于还是晕红了脸,美目带着薄怒韵味,扫了小翠一眼。

    “小翠知道,小翠这就下去了。”

    「小姐,妳好,妳今日──」卫一色见对方已经放下笔,便恭谨地走上前,想起昨日的交谈,她颇为斟酌地道:「──更美丽袭人、唔…还有…」

    「将军,请坐吧。」柳朝熙几乎是哑然失笑地请她坐下。要等卫一色找到赞美之词,恐怕月亮都等不及爬上天幕了。

    松了口气,熟稔地坐在原位。「小姐,为感谢妳昨日泡的好茶,我今日也带了好吃的东西来。」

    「好吃的东西?」

    卫一色摊开纸团,香味四溢、饱满白净的肉包便呈献在这片风骨傲然的凉亭里。

    柳朝熙看了卫一色良久,又看了看因为具有弹性、彷佛风一吹便能见其微微颤抖的肉包。

    移开桌上才刚完成、现在却感觉十分突兀的山水画,柳朝熙扬起微笑。「肉包?」

    「肉包。」卫一色志得意满地说:「这是御厨做的,平日只有皇上才能吃到呢。」

    「这可真是朝熙的荣幸了…」

    「小姐吃过肉包吗?」

    柳朝熙楞了一下。「倒是不曾。」

    「那便请吃吧!包准妳会喜欢的,而且很适合搭配龙井茶。」

    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也不觉得有拒绝的必要,柳朝熙轻点了下头,拿起滑溜香油的肉包,撕了一口放入嘴里。

    「好吃吗?」人家小姐还未吞下喉咙呢,卫一色已经迫不及待地问了。

    「很好吃。」柳朝熙诚实以应,又撕了一口肉包。「将军不吃吗?」

    「我怕吃了停不下,把小姐的份都给吃光。」

    柳朝熙微微一笑。「那么,朝熙吃一口,将军吃一口,二人平分,可否公平?」

    「自然公平。」

    于是,柳朝熙撕下第三口包子,递给卫一色。

    隔日,因为连续两日吃太多包子,肚子胀得要命的平西大将军,才刚觉得舒服了点,打算到院子里练练武术舒展筋骨,柳谊便来了。他奉皇上之命,得尽快决定成亲之日,卫一色虽然觉得这个皇帝也未免管太多了吧,但也随着柳谊一同在书房翻看黄道吉日一下午,最后便敲定在三日后。

    似乎还是太快了点。

    送走柳谊,卫一色独自回到书房,拿出沈君雁送来的信。

    “你这个傻将军,我才不过放你一个人几日啊?你马上便弄出这么大麻烦?我不理你了!可恶,洛阳官道淹大水,我得改道绕远路,还要过几日才会到,总之你见机行事,不可轻举妄动!”

    一边说不理人,一边又说几日便到,这就是沈君雁。

    看着熟悉的字迹,卫一色怀念地扬起笑容。

    好了,这时多烦恼也没用,反正是能安排便安排,不能决定的便听天由命。

    练剑去。

    卫一色结束每日练习时,只差一个时辰就是黄昏了。

    她站在院中看向清明的京师长空,顿时觉得有些孤单,然后想起柳朝熙,想起那位小姐似乎只要手中正做些什么事便不觉孤独的悠然神态。

    就算只是像那日一样,发呆般地望着天空,柳朝熙也是那么的自得其乐。如果自己也能多学学她,或许过去就不会在每个战后归来的夜晚低声哭泣了。

    说起来…柳朝熙正在做什么呢?

    卫一色在院子里来回转了几圈,想着该找什么借口去看她。

    后来想到,既已择定成亲之日,自己亲自去告诉女方应该符合礼仪吧?

    卫一色飞快地擦完汗、换了身衣服,马不停蹄地冲往柳府。

    柳谊十分讶异今日还会见到她。「贤侄,你又来了?」

    「小侄是来见柳小姐的。」

    「几日后便要成亲,你还怕见不到面吗?」

    「世伯说得是、说得是…」话虽如此,卫一色还是站在原地。

    柳谊找了一旁的奴仆问:「小姐现在在哪儿?」

    「老爷,小姐还在凉亭呢。」

    「她还在凉亭?平时没待这么晚啊…」柳谊虽然疑惑,倒也没多想,转向卫一色说:「那贤侄你便去找小女吧,顺道替老夫告诉她,黄道吉日已定。」

    「是,世伯。」

    卫一色走到凉亭外时,柳朝熙正看着桌上的书籍。原来是因为在看书才会忘了时间,她想,柳小姐果然总能找到让自己不孤单的事。

    刚上前一步,小翠便生气地瞪来。

    这个俏婢女莫不是什么隐姓埋名的武林高手,否则怎么每次都能这么快就发现她?

    “小姐。”小翠的嘴型正这么说:“色将军来了,带着他那呆呆的笑容和没心没肺的样子来了。”

    哇,告御状?我没惹到妳吧?卫一色苦笑地想,脚步没有停顿。

    柳朝熙这次的反应非常奇怪,不如说,她根本没有丝毫反应。没有柔媚地脸红,没有娇嗔薄怒地跟小翠斗嘴,更没有朝卫一色微笑,她只是继续看著书,无视周遭任何事物。

    于是卫一色只好持续站在她身边。

    小翠终于翻了白眼。「卫将军您好,小姐正在看书,抽不出时间陪您了。」

    谁叫你来得这么迟!小翠的嘴型如此地无声抱怨。

    柳朝熙仍是没有抬头,亦没有招呼。

    卫一色习惯性地在不安时将双手别于身后,掌心冒汗,十指交迭。

    「小姐…?」她试探地开口。「那个…今日、今日世伯来找我商量黄道吉日,所以、所以…这才来晚了。」

    奇怪,她们两个又没约好每天见面,自然也没有迟到的道理,为什么她要道歉?卫一色心里实在不解,但见柳朝熙脱俗的美貌浮现冷凝线条,确是真的不喜欢了,她怀念昨天之前那柔和友善的微笑。

    「如果小姐忙碌,我说完话便走。」

    小翠怒道:「等了你这么久,一来就想走?太便宜你了!」

    「这、这个──」真是有够凶的,关中女子不是柔情似水吗?卫一色被骂得退后一步,深恐这个俏婢女真是哪方高手,一不注意便中招了。

    「将军。」柳朝熙的声音,淡淡柔柔的,静溢却清脆。「请坐吧。」

    她还是没有抬起头。

    卫一色异常听话、根本是训练有素地坐在椅上,小翠只是受不了地摇着头,非常识相地自己退下。

    「小姐,我…」

    「将军,能让朝熙先把书看完吗?」

    所以我要坐在这里等妳看完?卫一色张口,却又无语地阖了起来。

    她想看到柳朝熙的眼睛,看看她的微笑,所以她必须等。

    「我明白了,小姐妳…慢慢看。」

    我就坐在这里。卫一色瞄了瞄桌子。

    连杯茶也没有。

    她望着柳朝熙精致的侧脸。

    至少我不觉得孤单了。

    过了几刻钟,柳朝熙突然轻声叹息,当她抬头望来时,卫一色才发现原来书本一直都停在同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