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冤家情人 > 第17章
    简正浩头痛的看着一箱子的情趣用品,里面有几瓶润滑剂,包装都很特异,还有几条性感暴露的丁字裤,最后的是散装在里面的保险套,各种奇怪的颜色都有。

    “我妈去店里买的,她说寄来给你跟我用的,有些是那个店长送的。”

    简正浩简略的解释了一下,牛小小脸红得跟个柿子一样,“你跟你妈说、说我们……我们……”

    牛小小绣花腿马上K到简正浩的身上,他怒吼道:“你怎么跟你妈说的,她怎么会寄这种东西过来?”

    印象中的简妈妈又漂亮又温柔,说起话来斯文轻语,根本就不像会寄这种东西过来的人。

    “我根本不用跟我妈说,她上次来我这里住,看到棉被上都是沐浴乳,就猜到是你用的,你会这么用,一定是因为在棉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就自己猜到了。”

    牛小小脸红得想把自己藏起来,想不到连自己做的坏事都被发现了,而且简妈妈一定也知道他们发生关系了,所以才寄这些东西。

    他小声的道:“好丢脸,好丢脸喔。”

    “不会丢脸的啦,小小,这代表我妈同意我们在一起,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简正浩说着违心之论,虽然他看到那一箱东西,也觉得脸热辣辣的红,超丢脸的。

    小小被他抱着,他终于还是因为好奇,探脑探脑的往箱子里看,“你妈都买些什么?”

    简正浩把箱子推到他前面,让他尽情看着里面的东西,小小好奇的将丁字裤拿起来看,随即笑了出来,他笑得前俯后仰道:“你看这个图案,小老鼠耶。”

    丁字裤少少的布料,可以遮住前面,而它画的是只戴个帽子的小老鼠,而且还是只穿粉红色衣服的老鼠,连简正浩自己看了也觉得很好笑,除了这一件外,其余的就走性感路线了。

    小小好奇的摊开其它几件,有些有蕾丝,开洞的布料很微妙的在某一处,让他很快又把手里的裤子放下,神色开始扭扭捏捏。

    “这个是润滑液。”

    转开盖子,倒了一些在手掌上,简正浩测试了一下它的滑腻度,发觉触感不错,小小则是缩在他的胸怀里,双颊像两颗可爱的小西红柿红通通的。

    他倒了更多在手掌上,手势顺着小小的腰线,慢慢的往下滑,滑进他睡裤里双臀的隙缝,小小轻颤了一下,可是没有拒绝,他手指轻揉着他的入口,往下亲了小小艳红的嘴唇,小小发出小声的呻吟。

    “你穿这件丁字裤给我看好不好?”

    简正浩诱惑的渐渐把小小的睡裤卷下来,挑了一件里面最大胆的,小小眼里含满春情,虽然有点抵抗的说不要、讨厌,但是简正浩让他半躺在沙发上,替他卷下内裤,并且从脚踝处拉上那件薄如蝉翼性感动人的丁字裤时,他眼眸含满了湿液,眼角红红的,胸膛上下快速起伏,还是让简正浩帮他穿上了。

    小小敞开了上身的睡衣,下半身薄翼似的薄纱缓缓的盖住小小下身美丽的部位,隆起的器官将薄纱整个撑住,还能看见它微湿的样子,感觉色情极了。

    下半身胀痛得十分厉害,简正浩顾不得什么温柔了,他将裤子一拉,扯断了一边的绳子,只在自己的下身滴满了润滑剂,就快速的趴在他的身上起伏。

    两人好像卷进了情欲的风暴里,简正浩刚才才骂他妈干嘛买这种无聊的东西,但是此刻他可是感激极了。

    “能走路吗?”

    小小怒着脸踢他一脚,随即又痛得哼起来,都是简正浩的错,昨晚要他穿那件羞死人的裤子,然后两个人就好像发情一样,从沙发上玩到沙发下,而且简正浩根本没留情,弄得他今早走路,腿都变成O字腿了。

    “这些给你拿着。”

    上次帮弟弟买的东西,这次终于可以拿去送弟弟了,他开开心心的不计较昨晚简正浩胡乱发情的事,但是早上他有说过,要简正浩下一次要嘿咻时,除非穿上那件粉红小老鼠的丁字裤,要不然他绝对不要跟他炒饭。

    简正浩当场脸色就黑了,他则开心的笑了,谁叫他昨晚乱发情。

    他们到了,按了门铃,是牛大大来开门的,一见牛小小,他先口气严肃的道:“我听你老板说你最近很拼命,也很上进,所以我才决定不用等一年,你可以随时搬回家了。”

    “嗳,不是小小跟阿浩吗?快进来,快进来,你弟好可爱,好像唱歌一样的伊哇伊哇的叫,他长大一定是个小帅哥。”

    想不到简正浩的妈妈也在,看到小小,还连忙招呼。

    牛小小瞬间尴尬无比,他跟简正浩的关系,简妈妈一定都知道了,而且昨晚还因为简妈妈送的东西,他跟简正浩一夜……他脸红的不敢再想下去。

    “妈,你怎么在这?”简正浩不敢置信。

    “以后总是两家……你知道的,所以先过来混熟点。”

    简妈妈说得意有所指,

    然后对他道:“你学妹那件事我处理完了,我朋友托他朋友,他朋友又托他朋友……”简妈妈也搞不清楚的道:“总之就是有个人的朋友解决了这件事就对了,那个女的,商场上没人敢用她了。”

    “到底是哪个朋友,面子这么大?”简正浩不太相信。

    “妈的话你还怀疑吗?不孝子,妈说没事就没事。”

    虽然简妈妈少一根筋,但是她认识的人都是有力的朋友,连简爸爸认识一些人,也都是简妈妈牵线的,所以简正浩也很难说她不对,他帮忙提了小孩的玩具进来。

    小小立刻就跑过去,对着小弟弟又亲又搂的,牛大大欣慰的看着这一幕,简妈妈在旁边问道:“东西收到了没?”

    远远听见这问话的小小僵了一下,简正浩嘴巴扭了两下才说出来,“收到了。”

    “好用吗?”

    “还没用过。”他小小的说了谎,以免他妈又拿这件事来大作文章。

    简妈妈瞪他一眼,顺便一个铁拐子过来,“你当我白养你二十几年吗?我在问你话,清楚正确的回答。”

    简正浩头次有那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妈,气质,气质啦。”

    “妈哪里没气质,妈只是在问你东西好用吗?不好用,妈就去退货,告诉那个店长,叫他换更好用的出来。”

    简正浩头痛的实话实说,他可以想象若是他今天支支唔唔的,妈可能会跑到那一家店去闹退货,然后又寄了一些更夸张的东西过来。

    “好用啦。”他放弃了,也认输了。

    “这还差不多,我看小小今天走路怪怪的,应该很好用没错。”

    她喃喃自语,简正浩在一旁听得不知该脸红,还是该脸黑,不过这就是他妈妈的个性,说她粗枝大叶呢,她粗中带细,说她心细如针呢,她又有时又粗枝大叶,只是她交朋友的手腕很有效,很容易交到很多朋友。

    “嗳,我说牛大啊,最近小小都住在我家阿浩那里,我想他们已经这么熟了,住那边没关系吧。”

    牛大大因为感念当初简专立的恩情,称呼都是敬称,“大嫂,是小小不懂事,怕会打扰阿浩。”

    “没这回事,阿浩这小孩从小就是一张死脸,叫他笑也不笑,叫他哭也不哭,真想一拳给他槌下去,幸好是他遇见小小,他每次看到小小,脸上就有表情,若是小小是女的,保证已经是我家媳妇了。”

    “大嫂你过誉了,小小这死小孩,什么都比不上阿浩。”

    简妈妈打断牛大大的话,自顾自地讲话:“不过现在时代开放了,我眼我老公心里也都想得很开,小小还是可以当我家媳妇的,我一看他就知道他是旺夫的运,我能有他当媳妇,心里很高兴的。”

    牛大大脸色稍微变了一下,好像太过震惊,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简正浩连连使眼色,“妈,别再说了。”

    简妈妈没管他,继续说下去,“况且他们也同居了,两个人也有关系了,缺的就是那一张证书而已。”

    牛大大一脸痴呆,就连牛小小的阿姨也渐渐听得懂对方在说什么,牛大大睑色涨红,简正浩气得发抖,牛小小则有点畏怯的看着他阿爸。

    “小小,你给我过来!过来!”牛大大大吼一声,小孩子都吓得大哭起来,简妈妈当成没这一回事发生,继续说她的话。

    “不过想想小小也是来报恩的,若不是我老公当年资助你,我看你那时负债累累,别说有现在这么好的老婆跟第二个儿子,恐怕还得抱着还是婴儿的小小去跳河呢!所以我才说小小跟阿浩真是有缘,他跟我家阿浩见了面之后,你看你家也富贵了,我家里也发达起来。”

    提起旧事,让牛大大忽然说不出话来,的确,简家对他有极大的恩情,甚至连他现在的老婆,也是简正浩的妈从中牵线认识的,简家让他在公事上、私事上都很顺利,而且现在的老婆的确人漂亮:心地又好,他一直很感谢大嫂介绍了一位这么好的女人给他。

    简妈妈滔滔不绝,说得更多。

    “想当初小小的妈虽然说不上多坏,但是总是让你心里烦恼,这人在一起好好相爱,就是一个好的家庭,也不用管是男是女了,况且风气开放了,我跟我老公也挣扎很久,终于想通了,牛大你还好,你还有个二儿子可以继承家业血脉,我们只要看阿浩幸福,其它的就不多想了。”

    牛大大眼眶微湿,对比现在的幸福,提起小小的妈妈还让他伤心,她真的替他惹了很多麻烦,夫妻之间不合也让他痛苦许久,他望着简正浩,再望着牛小小,粗声道:“你……你们……”

    简正浩马上从心眼里钦佩他老妈,他原本以为在牛大大有生之年,绝对不可能同意他跟牛小小在一起,但是他老妈一出马,软硬兼施,竟然不到二十分钟,让牛大大在狂怒之下渐渐的能够理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