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冤家情人 > 第14章
    他再打了一次电话给牛小小,这次牛小小就关机了,他气到发狂,他将手机揑成两半,他那么爱的牛小小,打小他的眼光就离不开他身上,怎么可能他们发生关系过后,他会让他被人夺走。

    “这到底发生什么鬼事?”

    他在车里怒吼,回声震得车顶也一阵发麻。

    他到牛小小租的套房楼下等他,他看着手表,九点他就已经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小小那么可爱,他怕他被别人吃了豆腐,到了十点牛小小还未回家,他已经气得快要爆炸,等到快十一点,牛小小才回来,他气得怒发冲冠。

    “现在几点了,你才回家,你在搞什么?”

    指责的话已经出口,牛小小扁着嘴不肯说话,脚步一直往前走,被简正浩一把拉住,“我在跟你说话,小小,你这是什么态度?”

    简正浩从小到大很少对他凶过,大部分都是用那种爱笑不笑的讨厌方式,但是他现在完失却了他一贯的风度,所有的话都是用吼的。

    “不用、不用你来管!”

    牛小小推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简正浩再一次捉住他的手,他厉声怒道:“小小,那个男的是谁?”

    “是、是我男朋友。”

    牛小小的回答让简正浩气得脸上通红,他捉住牛小小的肩膀,低沉的声音含满了风雨欲来的嫉火,“我才是你的男朋友,我们上床过。”

    牛小小泪眼相对的甩开他的手,他不懂简正浩为什么要这么说,他明明结婚了,他一定是想戏弄他这个小笨蛋,他怎么可能跟简正浩当男女朋友。

    “我也跟他上过旅馆。”这是实话,牛小小没有说谎,只是他们只有踏进旅馆,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

    简正浩双眼好象要射出火来,他捉住牛小小的肩膀用力摇晃,“你……你说什么?小小?”

    牛小小哭得抹眼泪,他不懂简正浩明明这么久没理他,为什么他结了婚,才又来招惹他,他一定是想要看他笑话而已。

    “我跟他去旅馆,他对我很、很好……”

    一巴掌狠狠的打在牛小小的脸上,牛小小被他打得退后了好几步,简正浩气得身发抖,他低吼道:“他对你好,我就对你不好吗?我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逗你玩、逗你笑,我出国这么忙也还在想你,你却对我做出这种事。”

    牛小小被打得很疼,他的心里更疼,他嘤嘤的小声哭泣,“你没有对我好,你根本把我当成小笨蛋耍,是我笨,才跟你上床。”

    讲得他有多么不愿意跟后悔似的,简正浩心肺好像被刨出来一样,他深深吸着气,他的手掌还还留着刚才打着牛小小的麻辣感,他闭上眼睛,他怕自己再说下去,就要气得杀了牛小小。

    他转身就走,牛小小追了两步,却又停脚,他哭着走回自己租的套房,简正浩坐上车没意识的开回自己的公寓,床被已经回复完整,没像他刚回国时被牛小小给倒满了沐浴精之类的东西。

    他坐在床被上,他不懂哪个环节发生问题,为什么牛小小交了新的男朋友,他不是应该打小就是他最可爱的新娘子,不是应该会爱上他,然后跟他在一起一辈子吗?

    温热的热泪从他的眼角渗出,他抽着气低哑的流出泪水,他不知道心竟然可以痛到这个地步,他虽在国外一个月多,但是他还寄了各种当地的明信片给小小,告诉他那边发生的有趣事情。

    若不是他真心的爱他,他怎么可能在忙碌之中,还特地抽空写给他,有一张还是特地在半夜写给他的。

    从小到大,他头一次哭了,哽哑的哭声压抑着,他多年的爱情竟受到这样的背叛,牛小小一点也不知道他有多么疼他、爱他,将他当成心肝宝贝一样的宠着,他怎么能这样无缘无故的背叛他。

    袁宜华替他带上了一杯咖啡,他眼睛红肿,虽然不像是哭过,但是总是精神不济,他翻看着合约,袁宜华替他揉肩道:“怎么了?正浩学长,你今天看起来好累。”

    “没事,昨晚太晚睡而已。”

    他轻描淡写的将昨晚发生的冲突跟痛苦一笔带过,袁宜华裙摆飘过,带来了一阵香风,她拿出自己洗好的照片笑道:“学长,你看这是我们在欧洲拍的。”

    简正浩没什么心情看这些东西,他道:“我们是去办公事的,别说得好像我们去玩一样,把这家公司的合约查清楚,我觉得好像有点怪怪的。”

    袁宜华是他大学的学妹,年轻漂亮又能干,他后来到哈佛念书后,她竟然也到哈佛念书了,凭她的能力是可以独立一方的,但是袁宜华回国后,甘愿做他的秘书,替他处理杂事,他有时候还觉得委屈了她的能力。

    “学长,你今天精神看起来不太好,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我今晚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简正浩将心力投注在公事上,袁宜华跺了一下脚,她这些时日开始会借故邀他出去吃饭,被简正浩给拒

    绝了,他为了小小的事心情糟透,他有再打过小小的电话,可是小小没接过。

    他也有到牛小小的套房那等,可是牛小小根本就是在躲着他,最后他无可奈何的放弃,也许是心灰意懒跟痛苦伤心,一个月后,袁宜华找他去吃饭,他同意了。

    两个人进了最近台北市很有名的餐厅,才吃第一道前菜,简正浩就没胃口,他这阵子瘦了一圈,吃什么都没味道,牛小小的事还带给他太大的打击,他不明白之前他才离国一个月多而已,为什么就风云变色,牛小小选择别的男人,离开了他。

    “这个也很好吃,多吃点,别吃那么少,这个餐厅很有名哩。”

    后排的位置有男音激切的说着,简正浩嘴角微微带着苦笑,他是因为失恋吃不下,但想必这个男人带来的女伴,一定是为了减肥才不敢吃美食物。

    他将眼光不由自主的往后,然后整个人愣住,牛小小就坐在他后排的位置,他也消瘦了一圈,以往好吃的红嘟嘟嘴唇变成苍白的颜色,丰润的双颊也陷落了下去,他两眼无神的看着桌上一盘盘美食,跟以往完不同的是,他没像饿死鬼投胎一样的吃光桌上的东西。

    “小小……”

    一直无法碰面,而且一直躲着他的小小,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地方遇见了,袁宜华往后看,也看到了谢耀光那一桌的人,她声音抬高道:“这个很好吃喔。”

    她声音因为大声,所以牛小小抬头看了他们这一桌一眼,一见到简正浩,他眼泪马上不听使唤,好像喷泉一样的喷了出来。

    明明要自己不要在意,但是看到简正浩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出来吃饭,还是让牛小小大受打击,他拿趋餐巾,哭着抹眼泪,没志气的跑出餐厅,连做出不在意的表情都假装不出来。

    简正浩也立刻站起来,袁宜华拉住他的衣袖,娇声道:“学长,你不想付帐,想叫我这个女生付吗?”

    牛小小已经快跑得看不见了,简正浩着急之下,拿出几张干元大钞,连看都没看就放在桌上,立刻冲出去找牛小小,袁宜华看得眼睛冒火,可是又能如何?

    谢耀光还不识相的跑来这一桌道:“喂,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那知道眼前的气质美女,马上变身成为母夜叉,对他怒吼道:“我没问你,你还敢问我,滚一边去!”

    谢耀光张大了嘴巴,第一次看到变脸这么快的女人,她悻悻然的离去,把桌上的钞票也收走,然后服务生竟然跟他收这一桌的钱,他差点晕了,他跟这一桌的人又不认识,干什么他要付钱啊,这个女的可真够狠的了。

    这个餐厅的位置位于极好的地段,才差上半分钟,简正浩冲出门口寻找牛小小时,已经有很多路人遮去他的踪影,他慌忙在路人间穿梭,就在以为无望的时刻,他眼尖的发觉一个蹲在路边阴影处的小身影。

    他正抱着双手抽噎的哭着,路人对他视而不见,以为他是喝醉酒或是疯子,急忙的从他身边走过。

    简正浩走到他旁边,用手环住他的肩膀,也跟着他一起蹲下来,牛小小哭得更大声,简正浩只觉得他的哭声让他的心快要四分五裂,他紧紧的抱住牛小小,牛小小扭动挣扎了好几下,最后终于没动,然后把眼泪鼻涕往他身上抹。

    “小小,我好想你……”

    牛小小眼泪起码又流下一公升,他哭道:“你不要骗我了,你跟你老婆出来吃饭对不对?你只是看我是小笨蛋,故意欺负我的。”

    简正浩听到一个很怪异的词语,“我老婆?”

    他什么时候结婚,他自己竟然不知道。

    “杂志上都写了,你在外国办秘密婚礼,所以你才不理我。”

    “什么跟什么啊,小小,你到底是在说什么?”

    简正浩听得满脑子都是问号,牛小小抽抽噎噎道:“你不要再骗我了,我都知道了,你结婚了,刚才你就是带着你老婆出来吃饭。”

    冤家情人正文第9章

    “小小!”

    这些日子以来的伤心都奇迹似的消失不见,简正浩不顾是在路面上,他低头就给了牛小小一个快乐怜爱的亲吻。

    牛小小涨红着脸,开始推他,顺便眼角瞄一下有没有路人看到简正浩吻他的动作,幸好他们在阴暗路边,要不然一定会被人耻笑。

    “你、你干什么?这里很多人耶。”

    “那跟你一起吃饭的男人是谁?”简正浩尽量把声音维持平常,不想妒火满天飞,这件事还得问清楚,之前牛小小还说这个男的是他男朋友。

    “就……就朋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