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冤家情人 > 第9章
    “你这变态,我这一辈子再也不要跟你说话!”

    他冲出了浴室门口,赶紧套上衣服,立刻就甩门而去,简正浩望着震得嘎嘎响的门,嘴角带起了一丝笑,他想起高一时,他摸了牛小小可爱的部位,牛小小也是气得对他这样放话。

    不过通常只要再拿他有兴趣的东西在他面前晃,他就会忘记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了,这一招屡试不爽,就连当初高一时,隔日他买了冰淇淋请他吃,他就忘了昨天的仇恨。

    痛、痛,真的很痛,牛小小回家后,躺在小套房的床上面呻吟了一天,第二天才拖着疼痛的身体去上班,可是那种难过跟痛苦,不是三言二语就可以说清楚,可恶的变态,怎么能对他做出这种事。

    而且他还假好心,他这一两天,每天下班都看到他的车,他就坐在车里吹冷气,看到他出来,把车窗拉下,一副想跟他哈拉的样子,他才不甩他,转身就走。

    最后他更过分,每天没事就下班等在他公司门口,却只是拉开车窗,在里面看报纸,根本连哈啦的模样都不想假装了,经过了五天,他实在满肚子火,再也难以忍耐,就冲了上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挂在车边,决定要跟他理论一番。

    他俊帅的脸上嘴角还扬起一丝弧度,摆明就是嘲弄,“没事,就在这看报纸而已。”

    “看报纸不会去其它地方看。”他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有规定不能在自己的车上看报纸吗?”

    他又闲散的钉了他一句话,牛小小怒吼,这变态老是听不懂人话。“你这样骚扰我是干什么?我说过不理你了,你没听懂吗?”

    “我有在骚扰你吗?是你在骚扰我吧?你冲来我的车旁,一直跟我讲话,其实我根本就不想跟你讲话。”

    牛小小听了这几句话,嘴巴就像金鱼喘气一样的一开一合,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只能比着他,胸口差点怒得爆掉,竟敢说自己骚扰他,他是牛小小耶,岂是那么没身价的,怎么可能会骚扰他。

    “你、你……”

    他从车上自带的携带型小冰桶里,拿出了一根棒冰,是坊间蛮贵的兰姆口味,他撕开包装,开始自己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扬风道:“真热,真热啊。”

    狗屁,你在车上吹冷气,有什么好热的,而牛小小嘴巴里巉得要命,兰姆还有微微的巧克力香味传来,他大咽着口水,可是气还没消,可是看他咬了一口棒冰,他嘴巴里就一阵发痒。

    反正做了再说,都是这个家伙不对,他干脆将头探进车窗里,一口咬上他的棒冰,甜甜的味道入口即化,好像要将他的嘴巴融化掉一样。

    好甜、好好吃,他一边咬,一边口齿不清的骂道:“谁叫你惹我生气,这根棒冰我要了。”

    简正浩也没生气,二话不说的就将棒冰递给了他,自己再从冰桶里拿出另外一个口味,牛小小没三秒就吃完手上拿的那一个,看着简正浩新的冰品才咬了一口,他又开始流口水了。

    “上来吹冷气吧。”

    他打开了车门,牛小小三步并成两步的爬上去,刚才的仇恨已经不见踪影,因为简正浩把冰桶递给了他,里面不只有冰品,还有削好的水果、椰子汁、饮料等等,反正让人眼睛一亮,里面都是夏天的消暑圣品,他怎么可能会客气。

    他毫不客气的自动自发拿起来吃,谁叫简正浩这坏蛋老是惹他,而且吃光了他的,自己肚子又会饱,简正浩的钱包又会少钱,何乐而不为,这也算是他牛小小的一种报复。

    趁他的注意力都在冰桶上时,简正浩帮他系好安带,开车往别的地方,牛小小至少喝光了二瓶饮料,吃光了里面的水果,眼皮才终于往前面的挡风玻璃扫了那么一下下。

    “干嘛来医院?你生病了吗?”

    简正浩对他微微一笑,牛小小急忙撇过头去,他的笑容老是诡异里带着奸诈,所以他才不喜欢看他。

    “我来看朋友,你要不要一起来?”

    牛小小本来想说不要,可是简正浩已经停好车了,牛小小只好跟着下车,但是他嘴里碎碎乱念,他早就知道简正浩是变态,而且他一脸奸诈,就是不学好的样子,上次还迷奸他,他根本就是个坏人加变态的综合体。

    “你朋友是生什么病?你该不会是把女人的肚子搞大了,然后再叫别人来这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我告诉你,人长太帅,做的事太失德行的话,会有报应的,不可以对女生坏,我阿爸都嘛常常这样跟我说,所以我跟女孩子都维持健康纯洁的关系,我阿爸说男生不能对女生乱来,又说对女孩子不可以动手动脚,打老婆是猪狗牛,疼老婆才是大丈夫,又说……”

    说到阿爸的众多名言,牛小小眼眶忽然红了起来,才过了半年多,他已经很想阿爸了,阿爸以前应酬多,吃得油腻,有高血压、高血脂,幸好后来娶了阿姨照顾他,他现在身体已经很好了,但是他还是会担心,而且阿爸常常

    会敦他很多做人的道理。

    一边乱揉着眼睛,一边不想让简正浩笑话自己哭了,但是他眼睛不由自主一直跑出泪水出来。

    前几天,他被简正浩给迷奸后,自己回到套房,身体很不舒服,在床上呻吟都没人理他,他才明白一倜人孤独的住在外面有多可怜,那时他就更想阿爸了,阿爸岁然对他雄,但是他知道阿爸是真正关心他的。

    “衣袖给你拉着。”

    简正浩伸出手臂,让他可以一手抓着,一手抹自己的眼泪,牛小小没感恩的捶他一拳,“我没哭喔,你不可以跟别人说我想阿爸想得哭了。”

    简正浩眼里亮出几丝温柔,低声道:“好,你没哭,等一下若是真的想哭,我的胸膛再借你哭。”

    “神经,谁要借你的胸膛哭,而且我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能会在路边就乱哭起来,你少给我乌鸦嘴。”牛小小横他一眼,他怎么可能会乱哭,刚才是因为不小心想起阿爸、阿姨,才会哭的。

    简正浩推开病房门,进入了里面,简正浩轻声道:“伯父、伯母?”

    想不到牛小小哇的大哭一声,声音大概可以震碎天花板,他从简正浩的身后,两腿狂奔,冲向了坐在病床椅子旁的人影,差点撞开坐在椅子上的人,他哭哭啼啼的叫道:“阿爸,我才刚想你,你就出现了,你是幻影吗?”

    牛大大被他撞得摇晃了一下,他气得握紧拳头,这牛小小的白痴、天兵还是没有改变,他都在他面前了,还在说他是幻影?真是要气死他老爸,--也就是自己。

    但是他哭声震天,差点把天花板都给震下来的音量,也让他心口抽痛,他虽行为总是惹他生气,但是哭声中的孺慕之情却是真心真意,他们毕竟还是父子亲情,难以割舍。

    “你这小屁孩,有没有乖乖工作?”他粗里粗气的声音低哑了一些。

    “有,阿爸,我现在都很乖。”牛小小哭得脸都花了,一边抬起脸来,看着在病床上的女人,“阿姨,你、你怎么住院了?”

    陈丽美脸上还有点虚弱的对他微笑,“小小,你爸爸太狠了,我要去找你,他还不跟我讲你住那里,你现在好吗?”

    “我、我很好,阿姨,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阿爸只有我一个人照顾,我一定照顾不了的,你不要得怪病死啊!”

    一见陈丽美住院,牛小小又呼天抢地的跪在病床边哭起来,说得都是他不知死活那一套,大概是他认为只要是住院,都是得了大病才会住院,因此脑袋里就自动想象成陈丽美得了怪病,因为电视一般都是这样演的。

    阿姨是他国三时入门的,她对他真的很好,把他当成亲生小孩一样的疼,阿爸要打他,她还会挡着阿爸,所以他也是真的把她当亲妈妈看。

    牛大大握紧拳头,身再度气得发抖,他的嘴巴老是乱说话,年纪都这么大了,也让他独自出外工作一阵子了,怎么还是搞不懂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阿姨还没怎样,你别咒她,她是来这里生小孩的,她不顾自己大肚子,医生说她年纪大了,要安胎,她还想去找你,我告诉她不用了,她对你那么好,你别讲话不知轻重。”

    牛小小擦了擦眼泪,终于注意到陈丽美肚子已经平了。“对不起,阿姨,我想太多了,对了,阿姨你顺产了啊,那我弟弟在哪里?”

    牛大大道:“等会护士就会抱过来。”

    没多久,果然护士就抱着小婴儿过来了,牛小小抱着年纪差上很多的小弟弟,他感动的哭出来,“他好可爱,阿姨,幸好他一点也不像阿爸,要不然以后一定很难娶老婆,幸好他像你……”

    牛大大的拳头再次握紧,气得差点血压升高,可是牛小小抬起头来,对着小孩真心的微笑时,他那可爱的笑容,让牛大大的心里又软软的融化了,忍不住耳提面命:“你弟跟你差这么多岁数,你要多疼疼他,还有,别老是乱说话,惹你阿爸我生气。”

    冤家情人正文第6章

    在病房里坐了一个多钟头,陈丽美才刚生产完,极需要休息,牛小小跟着简正浩走出来,好让陈丽美休息。

    因为牛大大要照顾陈丽美,不能离开病房,只好掏出了口袋里所有的现金,都塞进牛小小的手里,一边叮咛,都是他苦口婆心的话。

    “别再乱买东西,要好好工作。阿爸对你这么狠,是因为关心你,你不能一辈子有阿爸在身边照顾你,阿爸总有一天会过世的,你如果再像以前一样乱花钱,阿爸怕自己不在了,你就要穷困潦倒一辈子,阿爸是操心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