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冤家情人 > 第8章
    “你这坏蛋、变态,恶心死了!”

    简正浩翻了个身,将他压在身体底下,他吻上了小小漫骂不停的红唇,牛小小环住他的颈项,张开了嘴唇,让他尽情在他口腔里探索、爱抚。

    “小小,你不知道你有多可爱……”

    可爱还要你说,我自己知道我自己有多可爱、英俊!世界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棒的人,是你不识货。

    牛小小气哭得想回话,可是简正浩嘴巴又罩下来,他软勾着他的唇舌,他的舌尖就像滑溜的小蛇一样,从他的唇,吻到他的颈项。

    “小小,你的肌肤好细、好美。”

    混蛋,我的皮肤有多好,我从小就知道,幼儿园开始,就没有任何人比得上我皮肤,今天算是让你见识到了吧。

    他想要骂出口,可是简正浩又吻上他的唇,这次往下滑,解开他的衬衫,炙热的嘴唇滑向他的小红点,他张唇小力啮咬,牛小小呼吸不稳的直喘息。

    解开他的皮带,简正浩手心已经探入,牛小小一柱擎天的部位,在他手里面像朵小花一般的颤抖、却比小花的花办更加的滑腻细致。

    冤家情人正文第5章

    简正浩摸了摸头,感觉外头的阳光照了进来,他昨天忘了把窗帘拉起吗?

    睡眼惺忪的张开眼睛,赫然看到原本该在厕所的马桶刷,不知怎么的,怎么会近在眼前,而且还有一把刮胡刀,瞧那品牌,还是自己用惯的那一支,也在自己的眼皮前凶狠的晃啊晃,一副想对主人恩将仇报的样子。

    这一惊,睡神都跑了,他注意到自己的身边,原本该睡着的小小已经不在,他心里唉的叹口气,开始知道是谁把这两样东西拿在他眼皮前耍弄了。

    他把眼神往上抬,牛小小凶神恶煞似的一副欲杀之而后快的恶毒跟神,好像他杀了他家一样的深仇大恨。

    他左手拿着马桶刷,右手拿着刮胡刀,一脸就是要拿马桶刷砸烂他的脸,刮胡刀是要割断他的脖子的,他凶狠的气势比监狱里的犯人还要凶狠。

    “你、你干什么?小小?”

    他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莫名其妙,甚至还有点想要笑出来,在甜蜜的初夜后,不是应该他会偎在他怀里,一脸羞怯,而他会受不了他可爱的表情,在大白天再来一回吗?

    “我找不到刀子。”

    没头没尾的话,让简正浩哭笑不得,幸好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他的无厘头。“你要刀子干什么?”

    “你这采花的色狼,还敢问干什么?你昨天晚上一定在酒里面对我下了迷

    药,趁着我昏昏沉沉的时候迷奸我,报纸上都这样写,在饮料里下药,然后拖进房间里,第二天就失身了,我饶不了你这变态!”

    牛小小骂得义愤填膺,看他眼神,就像他是个万恶不赦,专门入深闺采花的大淫贼,而且简正浩竟敢一脸镇定,简直是无耻的变态。

    看来迷奸他人,一定是这变态常干的事,上次才看报导,国外有人在酒吧迷奸女人,刚好是简正浩留学时发生的事,该不会都是这个变态干的吧,他等会马上就去国际警局报案,让这个罪犯马上得到应有的惩罚。

    对,这家伙一定是对他下药,若不是被下了迷药,他怎么可能会迷迷糊糊加上糊里胡涂,再加上毫无抗拒的任由他碰他的身体,吻他的嘴巴,还把他那根大得要命的东西塞进自己的屁股里穿穿入入的,今早才痛得差点起不了身,他又不是同性恋,怎么会想要男人用他那根捅他可爱的小屁股。

    不想不气,越想越气,牛小小手里的东西就像致命武器般的上膛。

    “变态,看招!”

    他大吼,马桶刷当场就甩了过来,简正浩急忙用手抵住,屋子是新买的,马桶刷也是新买的,可能还没用过,也可能清洁人员有用过,他不想让这东西砸在被子上,或是自己身体的任何一部位,那多恶心啊,况且这床被子小小昨夜才躺过,在床上玉体横陈的高吟低哼,他不想破坏这个美好的印象。

    “小小,别乱来。”

    “你才乱来,你昨晚乱来就不怕了,今天还怕死吗?男子汉大丈夫认命吧。”

    说着好像武侠片的台词,牛小小开启了刮胡刀的开关,死命的想往他身上割,简正浩另外一手握住他的手,他可不想见血上救护车,而小小还拼命的想往他身上割出几个伤口似的,然像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唯一的方法,大概是最不入流的方法,简正浩对自己翻翻白眼,这种方法是下下之策,不过也是没方法中的方法了,至少对现在的状况应该很有效。

    他放开了双手,朝牛小小的臀部用力的拍了一下,牛小小尖叫得像见鬼一样,叫声差点震翻了天花板,泪水也立刻流出了眼眶,手里的两样东西都在激痛之下落了地,手心竟握不住这两样东西。

    这家伙竟然拍他的屁股,他的屁股今早起来就像要裂成两半一样

    ,痛得受不了,腰也好像要从中折掉一半似的无力酸软,都是这个变态昨晚迷奸他的后果。

    呜呜,他一生的清白,一世的英名,都断送在简正浩这变态的手里,他一定要让这变态知道他牛小小不是那么好吃的。

    “好、好痛,你这死变态在做什么?昨晚摸不够,今早竟敢还乱摸,你受死吧!变态。”

    他冲上来就要拼命,至少没有那个可怕的马桶刷了,简正浩将他硬抱起来,抵在床被上,牛小小尖叫得更大声了,他的脸绯红一片。

    “你这变态竟敢不穿衣服的压人,连条内裤也没有的晃来晃去,你懂不懂礼貌,有没有廉耻,别用你那一根压着我,超恶的!”

    “你再不停止大吼大叫,我就要亲你了。”

    牛小小双眼瞪大,就像受到了绝大的惊吓,差点口吃说不出话,这家伙的变态根本就是超越他理解的范围,竟然想亲他这个男人,不管他这个男人有多英俊、可爱、美丽、动人,亲男人他就是有病啦。

    “你这变态,把你的水管移开,我的脚会烂掉啦!”

    牛小小叫得更大声了,因为他感觉到简正浩的“水管”压在他的两边大腿中间,让他下半身麻麻的,一定是昨晚迷他的药物还没真正的退掉。

    “我移开,可是你至少安静点吧。”

    “你先离开再说啦!”他鬼叫个不停,根本就没停过嘴。

    再被他压着,会让他想起昨夜的事情,不对,昨晚绝对是被他灌了迷药,所以任何感觉都是幻觉,不管昨夜的感觉有多么美好、梦幻,都是幻觉,他牛小小笨虽笨,但是绝不会受骗的。

    “那你乖乖的喔。”

    简正浩的声音放柔了点,他翻过身体,他的内裤、裤子等等都掉在床边,他拉开了旁边的床头柜,拿出里面的一件干净内裤,穿到大腿时,只听到后面呼呼的声音,他侧身,原来是小小再度锲而不舍的发动攻击。

    他一手拉上了内裤,另外一手压住小小,小小在他底下扭动,脸上因为出力而胀红。“给我放开,变态,我今天一定要你的命,就算没把你打成残废,也要把你打得脑震荡。”

    “你那个漏出来了喔。”

    简正浩说得很小声,就像在告诉他一个小秘密,牛小小听不懂的道:“什么东西漏出来?”他忘了要打他,还左看右看了一下,因为他是那种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的人。

    简正浩摸上他后面裤子的湿液,因为夏天,(奇*书*网.整*理*提*供)他的裤子薄,所以一点水液就让后面染上了不一样的颜色。

    “我的东西啦。”

    牛小小终于听懂了,他脸上转白,继则转青,后来又变红,最后则是挣扎得更用力,而且还敏感的感受到真的有东西从他那个部位流出来。

    “你这混蛋、变态,竟然没带保险套,你要是害我怀孕,你怎么赔我。”说出了像连续剧女人对坏男人说的台词,牛小小天兵的忘了自己是男的,根本不会有怀孕的问题,反正他就是乱骂一通。

    “你今天早上没洗澡吗?听说肚子会不舒服,我带你去洗澡。”

    “不用你带,你这变态。”

    牛小小自己跳下床,忍着剧痛,进了浴室,一到了浴室,他羡慕又嫉妒不已,刚才进来拿马桶刷时还没注意这间浴室设计得多好,现在让他看了,他恨得牙痒痒的,住得这么好干嘛。

    他住在那间那么烂的套房,连洗澡水的冷热都调不定,他竟然住这种金碧辉煌的地方,他心里喃喃碎念:浪费、奢侈、会有报应的。

    他脱下裤子,有些干了黏在大腿上,有些还湿湿的,他拿起水来猛冲,简正浩只穿着内裤进来浴室,干嘛?体格好就爱现吗?

    牛小小拿水喷他,“出去啦,我不要看裸男,你身材再好,我也不要看,看了眼睛会烂掉的。”

    简正浩轻而易举的就用身高的优势夺到了莲蓬头,他一手压住牛小小的身体,声音很坚定的道:“你乖乖的,我帮你冲一下,听说直接射在里面你会不舒服,我帮你洗干净。”

    昨天被他迷奸已经很过分了,他竟然还想洗他那个地方,他那个地方自己还没看过呢,凭什么给他白看了,就算他昨夜白看了,也不代表他今天可以再看一次。

    “不要,你这个变态,放开!放开!”

    简正浩压住他的身体,温度适中的热水朝着牛小小后庭的部位喷入,牛小小羞愤得差点自杀,等简正浩洗满意后,牛小小拿起可以砸的东西,都朝他砸去,沐浴乳、洗发精、牙膏、牙刷、杯子在浴室里就像在弹奏乱不成音的交响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