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冤家情人 > 第7章
    女厕外又传来A女的声音:“这个受好恰。”

    B女一脸欣羡道:“可是攻好帅、好温柔喔。”

    C女嘴角抖了一下,冷酷的说出见解,她算是她们同伴之中,BL看最多的人。“我看他们是到男厕继续吧,漫画常这样画。”

    D小女孩甜甜续问道:“阿姨?他们要继续什么呀?”

    牛小小在男厕里已经听到她们的话,同性恋?他被人家误认是同性恋已经是奇耻大辱,而且还以为对象是简正浩,这简直是他一生最大的耻辱。

    “乖,别哭了。”

    “你别管我,混蛋,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啦!害我没吃到可乐饼、香菇、甜椒、小玉米、牛肉、猪肉、羊肉、牛小排、羊小排、温泉蛋,还有芝士烤牛卷。”

    “好,好,都是我的错。”简正浩安抚的摸着他的头发,现在他哭了,再跟他辩下去,只会让他哭得更凶。

    “害我被我爸赶出来,他都不肯见我,我一个人住外面,现在有多惨,你知不知道?你还对我那么坏?”

    牛小小把一堆事都怪在他头上,反正都是他害的就对了,他举起拳头乱打乱捶,简正浩将他抱在怀里惜惜。

    “还有,竟然被人家讲我是同性恋,我才不是。”

    他抽噎着,简正浩擦着他的泪水,像在帮小孩子擦眼泪一样,牛小小哭过后,泄了气,心情终于平稳多了,他硬将眼泪挤回眼眶,张嘴问他刚才听到一个很奇怪的词,“她们刚才说攻受,那是什么意思啊?”

    简正浩噎住了,牛小小眼睛哭得红红的,嘴巴也红嘟嘟的,看起来可爱得让他色欲大发,简正浩耐性跟忍耐快要用完了,他还问这种挑逗性问题,他到底懂不懂,他多想象外头那个女的说的一样,在厕所里继续未完的事情。

    唉,无奈的无语问天。

    爱上牛小小莫非是他的浩劫,老天爷就是不想让他过得太愉快,所以专门派了牛小小来折腾他的。

    将他带回了原本吃饭的包厢,简正浩脸上的红肿用手帕沾水后敷上便消了,幸好牛小小那时刚被吻完,手软脚软的,用的力气不大,那红痕很快就消失不见。

    他叫来了芝士烤牛卷跟芝士可乐饼,都放在牛小小的面前,牛小小本来很气他,看他还算识相,点了这两盘来赔罪,他就消气了。

    他又眼笑嘴笑的吃着好吃的食物,刚才哭泣的泪脸早已抛至九霄云外,简正浩结帐后,因为今天有了完美的芝士烤牛卷跟可乐饼作结尾,他又给了简正浩甜甜的一个大微笑,让简正浩差点就冻未着。

    “我开车送你回去,小小。”

    牛小小也完没拒绝的上了他的车,业务觉得怪异,老板倒是呵呵笑,他是两家的朋友,当然也知道这两家的事。“唉,怪不得简牛两家,老是说这两个小孩有缘,看起来感情真好。”

    今晚又吃得饱饱的了,他裸着小白肚,躺在套房的床上,肚子拍打起来还咚咚作响,今天的东西也好好吃哦。

    回味起好吃的芝士烤牛卷,再想起可乐饼的甜美滋味,然后他就想起简正浩竟然想吸他嘴里可乐饼的小屑屑,这男人小气极了。

    但是被他舌头碰触的感觉,让牛小小腰有点酥麻,他舔起自己的手指,完没有感觉,但是当初舔简正浩的指头时,他怎么会觉得怪怪的。

    唔,他想了半天,终于得到了唯一结论,那是因为简正浩的手指上有可乐饼屑屑,所以他的指头才那么好舔,他现在手上又没可乐饼屑屑,怎么可能会好吃。

    他翻了个身,开心的睡着了,窗外的满天星辰映照着他天真的睡脸,却也照着城市另一头一个一夜难眠、欲火焚身的男人,喝着闷酒苦笑的想:小小真是他的克星。

    这次与简正浩的交易,完美的结束了,简正浩好像还给老板一些建议,老板白发因为不断点着头而飞起来,他说了好几次“你说的对”。

    “阿浩,你爸一定很以你为傲。”

    “伯父,您夸奖了,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老板点头,“你年纪轻轻,这么谦虚,以后一定会有前途的。”

    简正浩笑而不答,老板环紧他的肩膀道:“你上次请我吃那家牛排,我很满意,这次我请你去店里玩,男孩子见见世面也挺好的,顺便把小小叫来,我看牛大疼他疼得要命,把他送来我这里时,还千恩万谢,带了好几瓶酒来我家道谢。”

    “小小受您熏陶,这代表牛伯父相信您一定可以好好的教小小。”

    老板嘴角露出了一抹笑,“阿浩,我们都认得牛家,也知牛家的状况,小小是不能从商的,他啊,个性简单,容易被骗,他是适合被人捧在手心里宠、含在嘴里爱的。”

    简正浩想起牛小小单纯的个性,他微笑了起来。

    老板将头低向简正浩耳边,“不过他虽然头脑简单、容易被骗,但是这小家伙吃

    起醋来,一定不得了,你看他那双眼睛就知道,他是那种爱就爱,不爱就不爱,爱到深时,心都愿意为你刨出来。”

    简正浩双眉一扬,老板以六人的公司,每年营业额高得吓人,没有本事,哪能每年都这样赚钱,他这只老狐狸想要说什么,他又怎么不懂。

    “我请伯父去店里吧,晚辈应该出钱的。”

    老板眼睛眯成一直线的笑呵呵,当初给牛小小的便当钱,现在开始有经济效益了,而且投资报酬率还不差呢。

    “阿浩,你真聪明,我会帮你一把的。”

    今晚的寻欢之旅,根本就不是牛小小爱的类型,他以为今晚又要大吃大喝一顿,老板一提,他就马上点头,跟着过来,那知道是上酒家,而酒店里根本没有好东西可以吃,唯一的好东西就只能说酒了。

    刚好,他牛小小什么都喝,就是不喜欢喝那苦苦的酒。

    老板一连点了好几个小姐,老板是左搂右抱,简正浩也左右坐一个,怎么搞的,就看不起他吗?竟然他身边只坐一个。

    他很不爽的瞪着简正浩,老板是他老板也就算了,简正浩凭什么身边的女人比他多一个。

    “简先生,您喝酒。”

    小姐涂得艳红的寇丹红得刺眼,简正浩这个变态简直是乐不思蜀,他喝下了一杯,然后又喝下了一杯。

    牛小小看得很不是滋味,他仰起头来,一嘴也灌了一杯,男人绝不能输了面子,他就算不会喝酒,也不想输给简正浩。

    后来还更恶心了,小姐竟然含着一粒葡萄,跟简正浩嘴对嘴吃水果,恶心,恶心毙了,他看得很生气,所以一气之下,他把桌上的葡萄吃光了,看她们还能变出什么花样。

    最后是简正浩对那个小姐笑得迷人,小姐死黏在他身上,他咬紧牙齿,用力的磨牙齿,眼泪好像快要从眼睛里挤出来,心里酸酸涩涩的,又难过又悲伤,这个死变态简正浩竟敢无视他的存在,跟别的女人打情骂俏,他饶不了他的。

    但是要怎么饶不了他,他一时又想不出方法,只觉得一颗心好像要爆炸一样,痛苦、难受、悲哀,更强烈的是怒气涌上来。

    “我、我要走了。”

    他站起来说他要走了,他才不要在这里看简正浩跟这些女的在一起玩乐,看得他眼睛会烂掉。

    他走出店门口,简正浩已经先行签帐,老板呵呵直笑,比着牛小小走出的方向,简正浩急忙追了出去。

    “上车,小小。”

    他开车绕到了牛小小的身边,轻声的开了车门,牛小小僵立的站在路边,就是不肯进车子里,简正浩声音温柔道:“上车,小小,我送你回家。”

    “你喝酒不能开车,我也不能开车。”牛小小倔着声音道。

    “那好,我们都不开车。”

    他将车停在路边的停车格上,拦了一台出租车,拉着牛小小坐进去,两人挨着坐在一起,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牛小小眼泪不听使唤的一直想要流出来,可是男人不能乱哭,而且他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哭。

    后来他说服自己,男人一定在他人生的某个时间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要哭,所以就算哭了,也没……没关系才对。

    他握紧拳头,眼泪啪达、啪达的落在拳头上,简正浩的手伸过来,握住他沾满泪水的拳头,原本他该气得把他的手给挥开,但是为什么他这么一握,他眼泪不听使唤的掉得更多,好像泉水一样的喷出来,手不敢挥开这股温暖,好像贪恋着身边男人抚触的体温。

    出租车默默的停在大楼前,简正浩付了车钱,拉着他下车,他进了大楼电梯,简正浩转开了门锁,拉着他进门,里面大约四十多坪,格局、设计都做得很好,简正浩拉着他进了房间,坐在床上。

    他眼泪还在流,简正浩松开了他的手,他情绪立刻爆涨起来,扑到他身上怒骂不休,一边骂,一边哭。

    “混蛋,你这个变态、变态,大家不知道你是变态,我最知道。”

    他像个小娃娃一样的哇哇大哭,简正浩将他抱进怀里,多年来的相思,都在今天得到了应证,牛小小嫉妒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对他也是有感觉的,他声音粗嘎道:“你在乎我,对不对?小小?你不喜欢看别人跟我亲热,对不对?”

    “你尽可跟别人亲热到死,我才不会理你。”

    他一边哭,一边却与骂的词语不同,他死钻在简正浩的胸前,贪婪的吸汲着他的体温,他衣服、身上还有浓郁的香水味,都是酒店的小姐留下来的,牛小小更生气的捶了几拳,骂得更凶了,可恶,他怎么可以跟那些女人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