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冤家情人 > 第5章
    “哇,这、这是传说中的A……A片吗?”

    牛小小吞着口水,眼睛差点掉出来,他真的从来没有看过A片,不是他洁身自爱,也不是他对性欲淡薄,而是高一时被简正浩搓了身体那个地方,自己竟然还有感觉的哭出来,他就有点排斥这件事。

    再则,他的脸皮薄,爱面子,每次去借片时,站的都是女服务生,他连站在色情影片那一柜的勇气都没了,更何况是拿那种影片让小姐办理借出手续。

    “啊啊……啊……”

    等一下,他忽然发觉这块影片有个地方怪怪的,没错,很怪,那个躺在下面很像女人的人被男人贯穿时,他自己还去摸他下面那一根。

    “哇,这个是、是同性恋的!”

    他叫得跳起来,马上就骂眼前的变态,“你……你看杂志还不够,竟然还看这种丢死人的影片。”

    “我是想你对同性恋有兴趣,所以特地放这块影片给你看。”

    简正浩顶得牛小小有口难言,高一那一次若不是为了陷害他,怎么可能会去买那种丢脸的杂志,后来还被简正浩给摸了那种地方。

    “我才没兴趣,看男女的啦,我都没看过这种的。”

    简正浩换了影片给他看,他一开始兴致冲冲,还很认真看,看到后来打了个大呵欠,最后已经眼睛眯眯的快要睡着。

    里面的女生都好丑,而且叫得好假,让他听得很不舒服,里面的男生更丑,像他这么爱美的人,怎么可能会想要看这种丑男、丑女演的片。

    真是太不专业了,起码也要叫像简正浩这么帅的男人来演啊,又有男人味,笑起来让人心会酥酥麻麻的,讲话又有水平,就连腿也长得要命,还有起码身材也有些看头,不晓得他有没有六块肌?

    他想到就做,在简正浩的腹部摸来摸去,简正浩没制止他,却感受着他小手在他身上乱抚的乐趣。

    “没六块肌,但是至少还挺强健的,太有肌肉的男人,看起来也挺恶心的,像这样最好。”

    他喃喃自语着,简正浩在他额头偷亲了一下,牛小小摩蹭着他的身体,闻进他身体的味道,再加上A片一再放出的音响叫声,他觉得下腹热热的,而简正浩那硬硬的部位一直顶着他,让他不由自主就是觉得热毙了。

    “这是什么啦?你顶着我顶得好难受。”

    牛小小小声的抱怨,简正浩的手轻巧的穿过浴巾,来到他雪嫩的臀部,他轻柔的揉抚着,让牛小小觉得很舒服,他的手又大又温暖,熏得他的肌肤好爱这种感触。

    “小小……”

    他的嘴轻抚过牛小小的艳红小嘴,牛小小已经在他的揉抚下,安心的睡着了,还睡得像个笑得很天真的小娃娃,简正浩无可奈何地在他额上再度落下一吻,他纵然再想“做”,也不可能侵犯一个睡着的人。

    他真的知道,牛小小有多天真可爱、想法有多单纯幼稚,跟他是完不同的人种,所以他才会爱上牛小小,而且是深深的爱恋,再也不可能改变。

    “我花了半年,才终于知道你爸让你在那里工作,我不会再放走你了,你懂吗?小小,幸好你还没被别人夺走。”

    简正浩静静的感受他在怀里的甜蜜滋味,欲火焚身的感受也同样刺激着他的身体,但是从小小高一时,看见小小高潮含泪的表情后,他常常会有这种欲火焚身的感觉。

    只是他要小小接受他的时候,不是处在这种昏昏欲睡的情况,要不然一发生后,他马上就可能指责他是占他便宜,趁他昏睡时做出坏事,一切都可以不算。

    他怎么能容忍那样的情况发生,他要一步步引诱小小,让他觉得非得在他身边,非得他爱抚他的身体才能睡着。

    一步步的次次进逼、蚕食鲸吞,最后天真可爱的牛小小,就会变成是他的东西,谁也夺不走,谁也抢不了。

    他睡到了快傍晚,醒过来擦了擦口水,简正浩对他道:“走吧,快晚上了。”

    “好啊。”

    他跨出了旅馆,从头到尾都没发觉那片浴室的墙是透明玻璃,也不知道自己被简正浩给看光了身体。

    坐了车子,出去室外,牛小小开车门下车,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变态了。

    天边晚霞染上橘红的艳影,亮出一片的璀璨,照映着他的好心情,他中午吃得好,下午睡得饱,精神充沛,心情愉悦,在离开时,还破天荒的给了简正浩一个大大的微笑,虽然他是变态,可是他今天让他度过完美的一天,今天他是世界最幸福的人。

    “再见,正浩哥。”因为心情高兴,他忘了要掩饰他不认得简正浩,简正浩也不说破。

    “再见,小小。”

    简正浩对他挥手,一边苦恼的自言自语,看着他的手机简讯,“我晚上要去吃法式料理,约的人刚好传简讯说今天没空,一个人吃好像有点寂寞,但是又已经订位了,亏这位主厨在法国是名厨

    ,排队都要等很久的……”

    牛小小眼睛立刻瞪大,名厨?法式料理?最重要的是已经订位,不用排队。

    不不,就算是排队要排两个小时,只要能吃到,只要别人付钱,他牛小小赴汤蹈火、义不容辞。

    他马上死皮赖脸的挂在车门上,口水又快流出来的擦着,双眼放亮,挂在车门上的他已经死赖在车门上,两脚不沾地,打定主意,用尽一切方法都要吃到法式料理。

    “正浩哥,反正都订位了,那就一起去吧,我可以把你吃不完的份给吃完的。”

    简正浩肚子快笑坏了,嘴角也隐隐的往上扬开漂亮的弧度,开了车门,当作回应,牛小小像个劲量电池娃娃一样,冲进了车子里,比着前方高兴道:“走,去吃饭。”

    那一晚他吃得酒足饭饱,虽然有点对不起背包里的牛排,但是牛排啊,明天早上我一定会把你热起来吃的,你不要嫉妒我今天晚上吃法式料理。

    回小套房后,他摸着吃撑的白裸肚子,他像只小猪一样的袒露着小肚肚,两个小酒窝一直笑着,从来没有消失过,今天真是他最幸福的一天。

    距离幸福的那一天没几天,他的敌人又来了,不过这次是只谈公事,洽完公后,他立刻就离开了,让牛小小还以为他会请客哩,切,小气。

    无聊的搜集资料,牛小小张大耳朵,听着业务小姐跟船务小姐的八卦。

    “你看,这是简先生吧?”她们正在翻一本财经杂志。

    “喔,他家这么有钱啊,根本就是个小开嘛!”大概是杂志里把他的祖宗八代都说光了,所以她们一脸惊叹。

    他生下来就是小开了,他家房子比我家大好几倍,连他的房间都比我大,牛小小听着这些了无新意的八卦,根本没啥特别的。

    “什么,这是他未婚妻?长得有够……有够……”可能要批评丑,但是对方的长相着实美艳,无法批评下去。

    牛小小耳朵竖了起来,这个死变态怎么可能会有未婚妻,他那么变态,嫁给他一定会成为世界最悲惨的新娘,谁会想要这个变态的男人。

    “不过是大学同学嘛,应该不是什么未婚妻吧,只不过简先生去哈佛念书,她也是哈佛毕业耶,而且她还当他的秘书。”

    牛小小歪了一下嘴,前些年简正浩去哈佛念书,他在台湾读私立大学,被他阿爸念他没用,念得他实在火大,他写了封字迹歪七扭八的信给在国外的简正浩,告诉他,他让自己水深火热,一切都是他害的。

    隔没多久,他收到简正浩国际快捷的信,里面只写一句气死人的话:“谁叫你自己不争气。”

    还不只如此,他还用红笔,像个小老师一样,把他寄过去的信里的错字圈起来,在旁边写上正确的国字,根本就是在嘲弄他。

    看得他把信摔在地上踩,踩得破破烂烂还不消气,他还放火烧了,他跟简正浩这一辈子梁子结大了,竟敢这样说他,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眼高于顶的变态。

    想不到他把自己生活弄得这么难过的时候,竟然还在跟女人谈情说爱,可恶,他大学时代想追女生,人家还说他太天兵,无法成为男女朋友,就在他这么倒霉的时候,简正浩却有了女友,这什么世界啊,他这种好人没女友,他那种变态会有女友,想起来真气人。

    他乱气一通,嘴里碎碎乱念,业务小姐放了一迭数据在他桌上,“找出九四年跟九三年的,分类之后拿给我。”

    船务小姐则是拿了一张单子给他,“给我去商会盖个印,顺便把这些样品寄给客人,客人等着要。”

    他今天寄了五十几封的信跟小包,她们根本就是恶整他,原因在于那一天他端茶给简正浩喝,不让她们端进会议室。厚,每次遇到这个变态,总是会有坏事发生,他怎么这么倒霉啊。

    吃,吃,用力的吃,才吃没两口,他就陷入发呆的状态里,那一天吃的牛排跟法式料理好好吃喔,根本就不是路边的便当店可以比拟的。

    可是人又没天天过年,当然也不可能天天吃到好料,他了无生趣的吃了好几天的饭,终于在简正浩的契约签好的时刻,简正浩提议要请公司里的男同事一起吃饭。

    男同事,当然也包括他,对于那两个恶女完排除在外,让他开心极了,哼,谁叫她们那么坏。

    活该,平日不做好事,有好事自然也轮不到她们。

    他们先到一家日式烧烤店吃东西,他们谈什么公事,他根本就没在听,他在菜单上胡乱点着,每一道上来,几乎都是他点的菜,也是他吃最多,吃到最后,公司的男业务实在看不下去,低声道:“留点给别人吃,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