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其他小说 > 冤家情人 > 第4章
    撤掉的意思,等于就是倒掉,这一盘这么多钱,而且这么好吃耶,简正浩这个混蛋竟然不吃,不吃给他也就罢了,竟然想要倒掉,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也,他太过分了,果然是他这一辈子最讨厌的敌人。

    “给我,我要包回去!”

    简正浩一脸快要笑得脸抽筋的样子,他矜持了一下道:“可是我吃过耶,这样卫生吗?”

    “顶多我们算间接接吻而已啦,不算什么的。”

    老板听到牛小小开放、没脑子的话,口里的饮料喷了出来,而牛小小急忙挡住他喷来的方向,以免染上他心心念念的牛排,要跟简正浩间接接吻已经够了,他可不想跟两个人间接接吻。

    “噗,哇哈哈--对不起,我今天太开心了。”

    简正浩笑得搂着肚子,牛小小已经拿来餐盒,开始打包他心爱的牛奇.сo排,谁管他笑不笑,笑死是他的事啦,牛排才是最重要的。他完没想到自己刚才没脑子的发言,足可让伯字辈的老人家吓呆。

    包好后,又喝光了饮料后,他肚子鼓鼓的跟着简正浩出门,以他的薪水,要叫他来这种店吃,他吃不下口,可是别人请的,尤其是这个变态敌人请的,就觉得花他的钱,味道更美味了。

    “真好吃。”

    他意犹未尽,看着手里提的小餐盒,他晚上又可以吃肥肥厚厚的牛排了,只要在电饭锅给他热一下,可能味道不能像中午一样棒,至少那也是货真价实的牛排啊,一想到晚上的大餐,他快乐的像只在天空飞翔的小小鸟,只差没手舞足蹈起来。

    “那伯父再见,我今天下午就借用小小了。”

    他送老板坐进出租车,满脸和煦的笑,在转过头看着他的时候,忽然变成一脸奸笑,虽然马上回复正常,但是牛小小发誓有看到他笑得很奸的样子。

    害人之心下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他老爸从小告诉他的名言之一,他倒退了一步,开始想要找个方法脱逃。

    装肚子痛可能很有用吧,既然已经吃饱暍足,当然就不用陪他耗下去,况且晚餐的牛排也在他手里了,哼哼,赶快回家热起来吃才是正事,他赶着吃牛排,不当晚餐,当下午茶点吃了。

    “呜,我肚子好痛,简先生,我可以先回家吗?”

    简正浩笑得眯了双眼,“肚子痛啊?那回家太慢了,你应该是想拉肚子,可能是刚才吃太多了,我先带你找个厕所上吧。”

    他说得也没错,牛小不出反对的话,只好假装搂着肚子,一边把牛排放进他的廉价背包,什么东西都可以忘了带,就是牛排不能忘了,那是他今晚的美味大餐啊。

    他坐上他的车,不爽的看着他车上美轮美奂的面板,开个价值像栋房子的车在街上晃来晃去,好像行动的房屋,未免也太奢侈了。

    可恨啊,他又不知不觉,像个深闺怨妇似的咬起手帕,一脸的含嗔带怨,殊不知他这表情有多搞笑。

    他当初叫他阿爸买这台车给他,他阿爸的回答就是一脚踹过来,骂道:“给你这方向白痴开这种名车,我还不如养一只猪来开!况且你不做生意,又不需要派头,开这种车是浪费,而且以你的白痴跟爱现,坏人掳人勒索,第一个就找你。”

    浪费有什么关系,他就是想要开开看啊,而且坏人如果要掳人勒索,当然是找阿爸比较有钱,怎么可能会找他,阿爸的脑袋真差。

    他此言一出,他阿爸气得拍桌,桌子都快震坏,骂道:“你这小屁孩,竟敢诅咒你老子被掳人勒索,我生你干嘛,打死你这小屁孩!”

    阿爸要打他,他不笨,赶快就绕着屋子跑,他阿爸更聪明,追着满屋子打,他被他阿爸打得满头包,若不是阿姨劝阻,他恐怕会俊脸上多出了家暴的痕迹,阿爸真是凶狠,对他下手从来不手软。

    一想起阿爸的凶脸,呜呜,阿爸一点也不疼他,半年了,搬家搬得不见踪影,他从小只管伸手要钱,从来也不知道阿爸在哪里做生意,一被赶出家门,阿爸也不联络后,他真的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那时还听阿爸说他快要有个小弟弟了,不晓得半年了,阿姨生了没?他忽然好怀念在家里躺着睡,躺着吃的优闲生活。

    阿爸、阿姨、弟弟,你们想我吗?

    他眼睛里好像要飚出泪来,他赶快用手帕擦了擦眼睛,呜,怎么臭臭的,哇,都是他口水的臭臭味道了,谁叫他用手帕擦了好多次口水,尤其是刚吃完牛排的时候,他口水流得超多的。

    从一旁几乎看到牛小小变了好几个样子的表情,一下咬牙切齿,一下又像深闺怨妇,等会又变成了往事尽在风中的遥远表情,最后则一脸要哭不哭的,简正浩看得笑了,从来没见过哪个人在一分钟内可以变换这么多表情的。

    但是他可不希望他带着一脸爱哭的表情,那会让他很想……很想把他拆吃下腹,谁叫小小哭的表情那么可爱,还记得高一时,他碰了他可爱的

    部位,他哭叫的呻吟,让他永远也忘不了他在他手里到达高潮的表情。

    “怎么,肚子还痛不痛?”他故意移转了话题,再想下去,他可能会在车上像个变态狂一样袭击牛小小。

    牛小小这才记得自己在装肚子痛,赶快装得像一点,他搂紧肚子,一脸想要装痛,但是看起来好像肌肉扭曲,让简正浩肚子又再度的笑痛了。

    “好痛……好痛啊……”他把声音拔高,好像女高音一样,装得更不像,简正浩笑得快要内伤。

    “那我赶快带你去上厕所。”

    他车子一弯,弯进了汽车旅馆,牛小小还在想干什么要进旅馆时,简正浩已经拉着他往房间跑。

    “等、等……等一下,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他虽然是个“浩呆”,至少还知道进旅馆大部分都是为了要偷情,要不然就是做那一回事,电视演很多,所以他没呆到那个地步,他只是肚子痛,进旅馆干什么?

    “你不是说你肚子痛,我找不到加油站,而且怕加油站要排队,所以订了房间,你爱在厕所里蹲多久,就可以蹲多久。”

    冤家情人正文第3章

    唔唔,这样说好像也没错,而且他还很体贴,牛小小被他带进厕所,然后关上门,坐在马桶上,他根本就肚子不痛,而且还肖想要把背包里的牛排当下午茶点吃点,胃口这么好,怎么可能肚子不舒服。

    他在里面坐了十分钟,简正浩问道:“你肚子好多了没?”

    “嗯嗯,好多了。”

    蹲十分钟,应该装得够像了吧,牛小小走出厕所,简正浩脱了鞋子躺在床上看片,牛小小这才发现床是心型的粉红色大床,感觉有够梦幻浪漫的,他脸一下红起来,这间旅馆要死了,弄这么梦幻干什么?好像进来就是要搞那一回事的。

    “对了,早上大太阳,流了满身汗,既然已经进了这里,也付了钱了,你要不要在这里洗个热水澡再回家?”

    今天他才在仓库弄得满身灰尘,正觉得灰尘都黏在皮肤上很讨厌的时候,想不到可以洗澡,他当然就点头说好,简直是没有防心到了极点,一点也没想到若是简正浩不认得他,怎么可能初次认识他人就进旅馆,还叫人去洗澡。

    但是牛小小虽然嘴巴念简正浩是敌人,可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而且还有时会玩在一起,他对简正浩是没有防心的。

    他进了浴室,开始洗澡,这里是做干湿分离的淋浴隔间,浴室布置得十分豪华气派,他好久没有进这么豪华的浴室了,马上快手快脚脱光光,扭开水龙头,让热水均匀的洒落,一边大喊大叫。

    “赞啦!洗澡就是要这样,才叫洗澡。”

    他会这么喊,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小套房的热水器,不是过冷,就是过热,而且就是冬天专门冷,夏天热得可以烫掉他一层皮,让他每次洗澡都像搏斗一样。

    现在这水花不冷不热,舒适的扑打在他雪嫩嫩的微白肌肤上,他感动得要命,今天真是他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一天,有得吃,还有得洗。

    他用力的搓洗泡泡,完没看到面向床方向的那片玻璃是透明的,他在里面的洗浴,完落入躺在床上的人眼里。

    简正浩欣赏着他像小孩子般的天真快乐脸孔,然后视线往下栘,他的眼神变得深沉了点,牛小小的肌理分明,细瘦的手脚还带点当初高一小男孩的味道。

    但是他肌肤雪白,小小红艳的乳尖在泡泡里探出头来,白皙的臀部正对着他,款款诱惑的摇摆,他的目光已经充满了燃原的欲火。

    牛小小在里面洗了大概有半小时,他冲澡冲得热得要命后,才心满意足的披了浴巾走出来,一副这里就是他家的样子,连内裤都懒得穿了。

    洗完热烘烘的澡后,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大概是身体舒服了,他竟然好想要睡觉,他头撞进软绵绵的枕头上,口齿不清的完忘了要伪装他不认得简正浩。

    “正浩哥,我好想睡喔。”

    “好啊,你睡啊。”

    简正浩的手在他微湿的发上轻揉,他满足的闭上眼睛,往他身上蹭,但是他怎么睡,就是觉得有块硬硬的地方顶着他,他还往下去摸那个地方,简正浩发出一声闷哼,他用另一只手揉揉眼睛。

    “怎么了?正浩哥,你这里怎么硬硬的?”他傻呆的再度打了个呵欠。

    “啊啊啊……啊……不要啊!”

    “这里明明就含那么紧了,还说不要。”

    感觉好像有噪音,牛小小再度揉揉眼睛,望向噪音的部位,在他们正前方,有个液晶大宽频电视,他视线一转到那里,满脑子睡神都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