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267章 我代教皇说!
    第267章 我代教皇说!

    咣当!

    杜尘与玛斯饮酒所在的内廷大门被人生硬地推开了,四个白衣女子负手而入,几个教士灰头土脸地跟了进来,一脸的晦气象,望着杜尘。

    一进门,那四个白衣女子的身份地位便显了出来,给小贝贝起名的那个领头,剩下三个并排一线跟在她的后面!领头的那个白衣女子先瞥了一眼小贝贝,心中冷笑,我神的仆人,是跑不掉的!

    跟着,他瞄向了杜尘……

    金发散在脑后,蓝眸灵动,刀削般的俊朗面容,一身白衣长袍衬托得主人飘逸不凡!

    该死的,难道会是他!?

    白衣女子脚步微微一顿,身形晃了一下,这一惊,可比剔骨给她的死亡阴影更加强烈!

    不,不会的!绝对不会!

    白衣女子认真打量了一番杜尘,心中松了口气,是的,眼前这人的容貌,与我神悬挂在卧室内的那张画像上的人实在是太像了,可仔细看去,还是有很大的差别,首当其冲的便是年纪!

    眼前人不过二十岁不到的样子,而那人就算是驻颜有术,活到今天,至少也该有一千多岁了!至少他的脸上起码不会出现这种少年人特有的青涩!

    再来是实力,眼前人是标准的白衣教士打扮,胸口别着六级斗神的标记,那人,不,确切说是那位神,他绝不会自甘堕落,去挂一个六级斗神的标记来贬低自己的身份!

    而且,眼前人的气质与画像上的他也相差太大了,简直就是两个极端——眼前这个是一个典型的正人君子模样,和善亲切,另一个……

    只是长得像而已,世界上相似的人太多了!

    想到这里,高傲冷酷的神情又回到白衣女子的脸上。

    杜尘也在打量着她,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但皮肤保养的非常细嫩。容貌端庄,一头紫色长发散在脑后,并没有梳髻——以贵族礼仪,这意味着这位四十多岁的大妈还没有嫁人,依旧要被称作‘小姐’的。

    她身上的白衣也很有意思,不是杜尘已经看管了的西方贵族女袍,而是有些类似他前世古代的那种宽袖长裙,这种衣服配在高鼻深目的她身上,显得不伦不类!尤其是,她的气质高傲的让人讨厌!也很郁闷!

    杜尘开口了,“几位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擅闯教堂可是触犯圣教法典的!几位自称神仆,不会不懂得众神在世代表,教皇萨马九世陛下的规矩吧?”他的话,很硬气!杜尘的身份是白衣大主教,他有硬气的资格!

    不想那白衣女子更硬气,他看小贝贝靠在杜尘身边的样子,冷道:“你就是里梅尔的父亲?交出里梅尔,然后让刚才那个袭击云旗的人自裁谢罪!这样你可以免去督下不严的罪行,这是最轻的处罚了,毕竟你是里梅尔的父亲!”

    说着,她扬臂指向了杜尘,那修长洁白的手指从宽大的袖子里伸了出来,掌中,还握着一杆小旗,与图科港海滩上的那面云旗一模一样,除了大小!

    另外三女也戒备起来,谨防那个在云旗下救走一个孩子的高手出现!白衣女子振臂用小旗指向杜尘,“你听明白没有!?还不赶快执行,我已经很仁慈了!”

    “呵!哈哈!”

    杜尘忽然笑了,双手负在背后,因为,他的手指有些忍不住地跳动起来,心,也痒了!

    谁敢把你抢走,爸爸就偷光他家!入城前的话似乎就在耳边……

    而白衣女子手中拿的,是一件圣器!从大云旗能逼退剔骨来看,它也应该是一件很强大的圣器!

    杜尘歪着脑袋,斜眼打量着白衣女子,“好霸道啊!我要是不按照你说的去做呢?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在威胁一位圣教的白衣大主教呢!?”他轻轻一点左脚,点在了自己的影子上——剔骨可是藏在这里的!

    “你的机会错过了,去死吧!”白衣女子突然振臂高举云旗!

    杜尘也喝道:“动手!”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没什么多考虑的余地了!这四个女人能够把玛斯吓的脸色发绿,而且言谈中似乎不太重视教皇萨马九世,更是明知剔骨的实力还敢来要人,那她们的身份必定不一般!可是,管你是谁?!敢把人类女孩当狗养,还敢抢老子的心头肉,如今更是杀上了门,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可就在这时候,一声大喝传来,“住手!否则教皇将亲自出手惩罚他!”

    轰地!

    一人从天而降,撞破教堂的屋顶,伴着一道绿光落在了杜尘与白衣女子之间,这时,白衣女子手中的云旗已经幻化出水雾,而剔骨更是潜行中亮出了寒光熠熠的铁钩,光芒,已经锁定了白衣女子的咽喉……

    “呼~还好,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来人长长地出了口气,又两面作揖,“几位,听我一句话好吗?”

    “原来是拜鲁教父大人,好久不见了!愿神保佑您!”杜尘认出了来人是他的老朋友,当年在天王山一同对付菲利普的拜鲁教父!他打了个手势,让剔骨从新隐匿起来。

    白衣女子那一方虽然也收了手,但却冷笑道:“你们的教皇敢出手惩罚我们么?”

    红衣卷发的拜鲁微微一笑,“几位小姐见谅,刚才不是事态紧急么?我也只好出此下策,说了那句话。不然,还有谁的名头能让你们暂且停手呢?”他递给杜尘一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自己会给出一个让他满意的解释。

    接着,拜鲁以教廷礼仪,微微向那几个白衣女子鞠躬,说的话非常正式。

    “教廷神殿教父拜鲁见过几位神使!今日,拜鲁奉教皇陛下神谕来图科港迎接几位神使,不想坐船刚到港口,就看到神使的云旗变色,且指向了这里。拜鲁知道出了意外。所以当即赶来教堂查询,不想见到了这幅情形,呵呵,刚才冒昧,还请神使见谅!”

    跟着,他傲然挺胸,正色道“拜鲁代教皇陛下欢迎几位神使!”

    领头的白衣女子哼了一声,指着杜尘道:“我神恩典荣光无限,赐封他的女儿为神仆,并赐名里梅尔!但是此人的手下袭击云旗,还夺走一位我神未来的神仆!拜鲁,既然你现在的话代表教皇,我们便收了云旗,等你一个解释!”

    拜鲁一面听着,嘴角抽搐起来,该死的,来迎接弗朗西斯的玛斯在做什么?怎么让这两方打了起来!?

    废物啊!还好自己来了,而且有教皇赐予的神权,不然,麻烦就大了!

    拜鲁再次给冷眼盯着白衣女子的杜尘打眼色,眼眸中,居然有了哀求的意思!“我的朋友,拜鲁代教皇陛下说,把你怀中的那位未来神仆先还给神使好吗?当然,你可以留下你的女儿!然后听拜鲁转达几句话!”

    紧跟着,他白衣女子,板着脸,口中道:“几位神使,这位……”

    他眉头一皱,想到以往神使们睚眦必报的行事手段,故意略过了杜尘的来历与姓名,只说道:“这位也是教皇陛下的客人,同时,他也在教廷中担任重要职务,是一位白衣大主教!几位神使,今天拜鲁代教皇陛下说,请几位暂且带着被夺走的神仆回云旗下歇息,一应解释,包括里梅尔和袭击云旗的事情,教皇陛下会在天目林亲口请你们转达给贵主人!”

    拜鲁提出了一个暂时拖延的折中方案!

    白衣女子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拜鲁的意见——也是卖教皇一个面子!

    杜尘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一番白衣女子……手中的圣器!忽然笑了,笑得很亲切,“既然拜鲁教父代陛下这么说,我怎敢不听呢?”他将手中那个被小贝贝救回的女婴交给拜鲁,由他转交给白衣女子。

    可是,贼祖宗还回的东西,谁敢要?!

    白衣女子就要了……事情一定会很有趣的!杜尘微笑!

    恭恭敬敬地送走神使,拜鲁回望杜尘,深深叹了口气,然后打起精神,笑道:“玛斯呢?该死的,那家伙不在,他的任务岂不是交给我了?”笑呵呵地请杜尘来到另一间静室,落座后,他继续道:“先别管那几个神使,弗朗西斯,你现在能联系到天王山上,一招灭掉菲利普的那位朋友吗?”

    杜尘心中冷笑,难怪拜鲁对自己这个身份比他低一级的下属态度客气,而且刚才偏向自己,还不是因为教皇有事情要找那虚构出来的高手!?

    他笑道:“应该可以,而且我这次来,也带来了我那位朋友送给教皇陛下的一份小礼物!”

    拜鲁哈哈一笑,“这就好,名人不说暗话,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弄那些虚的!龙神步步紧逼,陛下很需要你那位朋友的帮助啊!”

    “我想,我那位朋友给教皇陛下的小礼物足以解决这一切,会很容易的!”杜尘盯着拜鲁,心说,兄弟,我已经明确告诉你,我对你们有极大的利用价值,刚才你用教皇的名义帮我并不亏,那么,该给我一个关于那些女人的解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