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202章 真是个好孩子,好眼熟!
    第202章  真是个好孩子,好眼熟!

    “探查弗朗西斯的底细……”布罗克曼凝神想了想,点头道:“我想我可以很容易的做到,弗朗西斯这个可爱的小傻瓜实在太容易相信人了,他可是把我当成了他为数不多的最好朋友的,唯一的麻烦就是要跟弗朗西斯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和安迪一同失踪,这个也不算什么难题,我会解决的!!”

    “布罗克曼大人,我很相信你的能力,这对你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题!”菲利普侧身半靠在椅子扶手上,巨大的右臂敲了敲椅子后面的黑色墙壁。咚!咚!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墙壁一侧的偏门走了出来,银发垂肩,身材消瘦,但个子很高,眉宇间阴森森的气质让人非常的不舒服。最奇特的,是他的十根指甲奇长无比,竟似十柄匕首一般。

    “抽筋阁下!”布罗克曼对来人点头示意。

    菲利普笑道:“与我们的大业相比,弗朗西斯虽然确实有一定的实力,不过疥癣之痒就是疥癣之痒,不成大气的!你能查便查,要是有困难不查也没有问题!可是斗神岛的任务却是必须要完成的!诺!”他指了指抽筋,“化尸在协助罗格里菲斯追杀泰德父女,我就把抽筋先生交给你了,他会配合你的一切行动!”

    布罗克曼大喜,感激道:“有抽筋阁下协助,我行事必定事半功倍!”眉头一锁,他又迟疑道:“剥皮剔骨应该都在斗神岛,抽筋阁下如果也出现在哪里,会不会被认出来!?”

    抽筋笑道:“大人,我在易容术方面比不过剥皮,藏匿术也比不过剔骨,但是,只要不与他们两个正面交手对决,是绝不会被认出来的!这一点大人你完可以放心!”

    布罗克曼歉意地一笑,转头恭敬的聆听菲利普的任务。

    “‘权利’计划的第一期步骤叫做‘夺目’,是暗中摧毁对手的监视网,为我们的第二期‘紫血’创造便利的条件,而布罗克曼大人,你的目标,是在不泄露组织机密的前提下,尽可能拿到斗神岛温泉山下的……呵呵,即使真的拿不到,也要不择手段的毁掉它!大人物计划中的‘二号’也会尽力配合你的!”

    布罗克曼很谨慎地笑了,示意自己一定会尽力完成这个任务。菲利普被他的谨慎笑容笑得心中一叹,好像约克镇之后,那个意气风发,视天下至宝如在囊中的布罗克曼隐约消失了。

    不过,他还是那个被自己从炼狱中救出,一手栽培起来的布罗克曼!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忠心!

    有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斗神岛。

    杜尘又让亚历克斯多做了几个兽皇玺赝品,无一例外,所有的赝品在金狮鼻子内部都留下了一丝的破绽。

    做完这些,杜尘心里盘算着,圣巴顿家族,快来吧,老子已经等不及了,你们怎么还不来,你们不来,我的后续计划怎么开展呢?!

    从约克镇发信的时间来看,苏珊娜被杀或者被擒已经半个月了,半个月,足够一个强大的家族做出许多的事情来,杜尘等剔骨办妥了几件事情后立刻把他藏进了莲花当中,贴身藏好的!

    可圣巴顿家族什么时候来找“十三爷”貌似并不是杜尘说了算的,杜尘也不会一直傻等——他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回到斗神岛的第一天当夜,杜尘易容来到了码头上的‘老虎’酒馆。

    还是在那个圣教间谍接头的包间内,米娜教授身穿黑色的紧身皮衣,一头长发染成了红色,正翘着腿等候杜尘,娇笑道:“小帅哥,来找姐姐有什么事情?”

    “一件小事而已!我想对圣教来说应该并不困难吧!”杜尘坐在了米娜对面,“亚瑟一直是你的重点监视对象,他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我希望圣教能保住李拿度将军一条命,只留下一条命就足够了!”

    “这就是你说的小事?”米娜微微张开小嘴,震惊地望着杜尘,“老天啊,难道你不知道,苍穹大陆是圣教力量最薄弱的地方,我估计即使有几大教父同时出面都不可能改变狮心王的军令!”

    杜尘与米娜四目相对,一样的惊诧,他本以为李拿度不过是一个犯了个小过错的将军,凭圣教的面子就算不能让他官复原职,保住一条性命问题总不大吧!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了!”米娜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说吧,亚瑟他爷爷是谁,你心中有数吧?”

    “当然,大陆公认十级封号斗神,狮心王阿隆索我怎么会不知道?”

    米娜白了一眼杜尘,挥手道:“知道就好,圣教凭什么叫人家给面子?圣教的权利,来自于平民百姓对神的尊敬,来自它供奉的众神!可人家阿隆索本身就是神,雷诺帝国的百姓有自己信仰的神,你说他们会对圣教有多少尊重!?圣教对雷诺帝国的局势又能有多少影响力!?

    举个例子,姐姐我为什么会在圣教开办的斗神学院搜集情报!?就是因为这里有一个齐格,有一个封号斗神,斗神岛是完脱出了圣教控制的存在!相对的,雷诺帝国的情况也一样!”

    杜尘眉头一皱,这件事的确是他欠考虑了,赶忙问道:“圣教真的完没有办法!?”

    “阿隆索治军严禁,正确的军令一旦下达就绝不会更改,而李拿度的事情阿隆索完是按照军规处置,而且当时李拿度当初是自愿立下军令状的,同时他也确实害死害残了整整三千个优秀士兵,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改变狮心王阿隆索的态度,实在是太难了……不是姐姐不帮你,而是据说雷诺国内的一干大臣已经尝试过多种办法了,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成功搭救了李拿度!”

    米娜美眸一转,娇笑道:“当然了,如果你能请动教皇陛下,让教皇陛下拉下脸面,低声下气地去恳求阿隆索,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让教皇去死气掰列地求人?自己的面子能大到这种地步么?不可能!米娜这么说的意思是……杜尘忽然盯住了米娜的眼睛,淡淡笑道:“你让我去求教皇出面……是在试探我对教皇陛下的影响力吗!?又或是教皇陛下对我的重视程度!?”

    “小家伙,你干嘛说出来呀,这多影响咱们姐弟的感情呀!”米娜很委屈地盯着杜尘,她刚才的意思真的是在试探杜尘的底牌,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小家伙,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爬到白衣大主教的地位!?为什么!?米娜很想弄清这个问题!

    杜尘冷冷地盯着米娜,忽然又笑了,他发现,米娜这个美女间谍虽然心思难测,十句话里面几乎没有一句是真的,但相比纠缠不休的艾薇儿和安妮,可是好相处得多了!因为她对自己不是真心,这个就好办了,很多不能对艾薇儿或者安妮使用的手段,对她可是没有顾忌的!

    米娜的神色郑重了一些,“不过说真的,想改变阿隆索的态度,非常困难!起码圣教帮不了你!”

    杜尘沉吟半晌,“齐格院长呢?不,这老顽固绝不会插手雷诺内政的,去找他也是白找,可还能有谁能够改变阿隆索的态度呢?”他想不出答案!

    米娜翘腿举杯,优雅地慢慢品着杯中的红酒,声音很冷,“何必呢,李拿度的生死与你何干?姐姐奉劝你,李拿度被打入死牢,却囚而不杀……这绝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里面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挥了挥手,避开了杜尘疑惑的目光,米娜道:“不要问为什么,因为没有玛斯老大的命令,我还不能把雷诺的实情告诉你,这是水晶级的机密!只有教父才有权询问。不过,算是姐姐巴结你这个未来的教廷大人物,所以奉劝你一句,雷诺乃至整个苍穹大陆的浑水,教皇陛下都不愿意轻易去蹚的!”

    片刻之前还是笑颜逐开,娇媚风骚的米娜,忽然冷得像是一个杀手。

    杜尘眯缝着眼睛望着米娜,道:“我答应了亚瑟,就一定要给他一个交代!”

    “交代!?哼!”米娜嘴角抹过一丝嗤笑,但迅速被媚笑所取代了,“这件事姐姐真的帮不了你了,圣教恐怕也很难帮你,哎呀,对了,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呗?”她挑眉坏笑着把脸凑到杜尘面前,问道:“听说在圣约翰城你被人逼婚了?据说那女孩还相当的不错,现在甚至追你追到斗神岛了!难道说,你真的对美女没兴趣?!”

    她不愧是间谍,变脸速度超乎想象!

    杜尘顿感一个头两个大,无奈道:“米娜总联络官,我以白衣大主教的身份告诉你,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问题!”

    说着,杜尘重重地一拍桌子,咚!以他现在的身份,这样对待比他职位低半级的米娜无可厚非!

    “我还有很多的事情,玫瑰小姐,请简要告诉我,我不在斗神岛的这段时间内,学院所发生的重要事情!”

    米娜好象可怜兮兮地望着杜尘,大眼睛一眨一眨,又好像在埋怨眼前人不解风情,但她口中还是迅速说道:“大事倒是没有,不过有一件小事,关于你的老师齐格的!”她手指杜尘,巧笑道:“你多了一位师弟!”

    “导师又收亲传学生了?呵,这倒是新鲜事,能被导师收做亲传学生的也一定不是一般人吧?”

    “说来有趣,你的师弟,和你的兄弟亚瑟,倒是一对呢!”米娜很满意杜尘流露出来的好奇目光,拉长了柔美的声音笑道:“他们并称——三大陆的两大废物王储!”

    杜尘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

    米娜笑道:“别不开心,不是我说你兄弟是废物的,而是三大陆的人都这么说!不过,你的师弟凯西尼与亚瑟还有不同,亚瑟是没有斗气,但极其努力。但你的师弟和你一样,是天赐水身……”

    “天赐水身的人为何被称作废物!?”杜尘不解道。

    米娜眼睛一转,笑道:“我们来假设一种情况,如果你是一国的权臣,想要谋朝篡位,而且你的国王也是一个沉溺酒色,胆小懦弱的废物,只靠着一干忠臣才勉强保住皇位……可这时候,国王傻到把王储交给你来培养,你会怎么对待这个王储!?”

    杜尘冷笑道:“如果我是权臣,会让王储彻底相信我,同时也会把他培养成一个非常懂得吃喝玩乐的高级人才,这样,以后让这样一个‘人才’即位,那时候,就算我不想当权,恐怕都不行了,哦……你是说……”

    米娜点了点头,“凯西尼就是那个王储,不过权臣有三个,那三个人勾心斗角,互为对手,但让凯西尼变成废物是他们的共同利益,所以,你的师弟就是一个废物了!”

    “哈,这倒是有意思!那小子又怎么到了斗神岛!?还成了我的同门师弟?”

    “本来呢,这件事算是一国的内政,齐格那老顽固不愿意插手,但凯西尼的国家着实有几个忠臣,其中一个还是齐格当年还是一个普通斗士时的老朋友,他不忍心看着王储变成一个废物,所以,跪在齐格门口,替他们国家的几千万平民恳求齐格把王储从那几个权臣的手中搭救出来,齐格这个人你也清楚,一想到凯西尼变成了混蛋废物,将来那一国的百姓就肯定都要吃苦,所以就凭着斗神学院和他自己的名头,把凯西尼收做关门弟子,带回了斗神岛!准备要亲自教育他!”

    杜尘静静地听着,忽然笑道:“那小子现在废物到什么程度?”

    “呃,他今年十二岁,天赐水身的人,只要从小修炼斗气的话,十二岁,足以成为二级以上的斗士了,可那小子,现在连一头野猪都打不过!”

    米娜撇了撇嘴,“除了废物,那小子还是一个十足的小混蛋,吃喝嫖赌,坑蒙拐骗……”

    “等等,吃喝赌,坑蒙拐骗我都可以理解,嫖……他才十二岁啊!”杜尘不可思议地望着米娜。

    米娜一翻白眼,“亲爱的弗朗西斯,天赐水身啊,你自己还不清楚天赐水身在那方面的能力吗!?”

    杜尘俊脸一红,不再追问了。

    米娜好似很反感地挥了挥手,“那小子我见过了,如果说你这个师兄是‘圣约翰城的荣耀’,那你师弟就是……皮埃尔城的灾难!”

    “皮埃尔城?那不是雅琴大陆第一强国,纳米帝国的国都吗?这么说,我师弟凯西尼,就是未来雅琴大陆的霸主!?”

    米娜很不屑地撇撇嘴,“霸主?哼,纳米帝国都快分裂了,如果凯西尼能内平三权臣叛逆,外拒十二国联盟强敌,他到真是雅琴未来的霸主,可姐姐我看那小子……唉,反正姐姐我认为,那小王八蛋就算交给教廷神学院,让那帮老家伙给他洗脑都挽救不回来了!”

    杜尘第一次看到米娜表现出强烈的情绪波动,不由得笑道:“玫瑰小姐,刚才你的话,我没有听清楚,神的光辉是无处不在的,也是无所不能的,发火可不是一个优秀间谍应有的情绪,怎么,那小子跟你的会面很不愉快!?”

    米娜两眼一番,“你很快就会知道凯西尼是什么样子的,因为,齐格最近要出一次远门,正准备找人接手凯西尼,很巧,这时候你这个师兄回来了……师父远行,师兄代师授课,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也是校规,所以你走运了……”

    杜尘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第二天一早,齐格和一个十二三岁的……还算是孩子吧,出现在杜尘的宿舍门口。

    那小孩子的样子粉雕玉琢一般,蓝发金眸,煞是可爱,眉宇间充斥着一股讨人喜欢的活泼味道,他个子要比其他的十二岁孩子略高一些,体态匀称健壮,身上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学生制服,低头顺目地站在齐格身后,让人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个非常听话可爱的邻家小弟弟!

    第一眼看到凯西尼,杜尘险些没有联想到昨天米娜提过的那个‘皮埃尔城的灾难’,这小家伙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灾难啊!

    不过转眼看到齐格的模样,杜尘心中有了几分明悟,三角眼,山羊胡,形容猥琐的老院长此刻显得筋疲力尽,神色憔悴,估计是最近因为什么事操心过度,累的不轻。

    杜尘迎出来后齐格还没有说话,那凯西尼便从一旁蹦跳着上前,笑嘻嘻地说道:“弗朗西斯师兄您好,我是凯西尼,老师的关门弟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很活泼,很有礼貌的一个孩子啊,原来这小子真的就是那个皮埃尔城的灾难!杜尘望着凯西尼恭谦有礼的样子,心中疑惑,挺好的一个孩子,怎么米娜说他是小混蛋呢!?

    杜尘有些发愣。

    齐格笑道:“弗朗西斯,这是凯西尼,雅琴大陆纳米帝国的王储,也是你的师弟……我们进去说话吧!”

    杜尘一路打量着凯西尼,万分疑惑地把他们迎进了大厅。

    “爷爷!”小贝贝张开小手扑进了齐格的怀里,把老头子乐的山羊胡直翘翘,可小贝贝转眼看见了凯西尼,惊讶的吐出了小舌头,习惯性地偷偷查看了他的精神……哎呀妈呀!

    落座后,凯西尼极其懂事地给代替哈里给齐格送上饮品,然后老老实实地站在齐格身后,甚至有些不符合他王储身份地,给齐格轻轻捶起了肩头。

    这孩子,也太乖巧,太懂事儿了吧?杜尘心中暗想。

    齐格问了一些游学的事情,然后低着头说道:“弗朗西斯,有一件事想要拜托给你,你看,你最近方便吗?”

    “老师您请吩咐!”杜尘早已心知肚明是什么事情,偷偷打量着凯西尼。

    “老师,请让我来说吧!”凯西尼取得齐格的同意后,对杜尘笑道:“师兄,老师要出门远行,暂时无暇教导我……这很让人遗憾,不过,我曾经听许多大人物提起过,师兄您品学兼优,斗气修为已经是学院晋级榜的第二名,更是被称作‘圣约翰之荣耀’,‘纽因河之光’的大人物……不知道,师弟我有没有机会能跟在您的身边学习,学习您超卓的斗气,媲美古斗神的完美品德!”

    这一串马屁,拍得杜尘飘飘然。不对,不是马屁,这都是大实话啊!孩子么,总是爱说实话,很诚实!很好!非常好!

    齐格也满怀希望地望着杜尘。

    杜尘早已经考虑好了收下凯西尼的利弊,笑道:“老师,您远行在外,照顾凯西尼,我这个做师兄责无旁贷!”

    齐格笑了,三角眼中有一丝解脱地意味,“这就好,弗朗西斯,你被称作圣约翰城的荣耀,品行是无可挑剔,我希望,你不但要传授凯西尼斗气,还要用你的品行言传身教,将他培养成和你一样的好人!”犹豫了一下,齐格好像要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凯西尼非常恭敬地给杜尘鞠了一躬,“师兄,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师弟年少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您一定要见谅!”

    多有礼貌的孩子啊,可是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在那听过呢?我确定我一定听过!

    杜尘心中更加疑惑了。他笑道:“老师您请放心,我身为师兄,一定会照顾好师弟的!”

    又叙谈了一阵,齐格便匆匆离开了,杜尘已经从米娜处得知,教皇半月之内发了三道请柬,邀请齐格去教廷神殿密会,三大陆上,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不然,齐格不可能在年初大典之前离开斗神岛的。

    齐格走后,杜尘一家子围住了凯西尼,小家伙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视,甚至有些秀敏地望着大家。

    “呃,师弟,你住在哪里?”杜尘想了一个话题。

    “回禀师兄,我平日里跟老师住在一起的,现在老师远行!”他非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是不是能麻烦您呢?!”

    “哦,不麻烦,不麻烦,哈里,快给凯西尼收拾屋子!”杜尘赶忙吩咐,心里愈发捉摸不透凯西尼了,他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一个混蛋啊,可是他的样子看起来也很眼熟?没道理啊,自己怎么会见过他呢?!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作到很多成年人都做不到的表里不一吗!?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凯西尼站了起来,“师兄,给您添麻烦了,另外我知道您是兰宁大家,一方诸侯,不知道,您家里有没有什么规矩,如果有,请先告诉我,我怕日后会给您添麻烦的!”

    “不,你随意就好,我这里没什么规矩!倒是……哈里,收拾屋子的时候你注意点,你现在侍候的可是一位王储,未来的国王啊!”杜尘都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里一听,立马精神十足,哈,王储啊,未来的国王啊!我哈里管家,绝不能失礼,一定要给主人赚足贵族颜面!

    不想凯西尼正色道:“师兄,我现在就是您的弟弟,千万不要提什么王储!另外管家先生,你不用操劳了,我不需要很多奢侈品的,只要一日三餐,还有些书籍就足够了!”

    哈里幸福的晕了,不可想象,一位王储,未来的国王对自己这个雪比人这么客气……

    杜尘也快晕了,这哪里是皮埃尔城的灾难啊!可是他的神态举止还有言谈语气怎么这么熟悉呢!?在那见过呢?

    小贝贝也是一头雾水,直挠头,心说,好人?坏人?贝贝笨蛋了!

    凯西尼在杜尘的宿舍安顿了下来,杜尘偷偷地观察了他一整天,可凯西尼这小家伙不管是在人前,还是在背后,都是举止有礼,谈吐得体,甚至懂事得超出了他的年纪应有的范畴,但这样一个孩子,却有混蛋的名声,这当真让杜尘不可思议。难道是三言成虎!

    该死的,为什么,这小子的举止形态自己越看越眼熟呢?在哪里见过吗!?不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