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190章 傻瓜,把‘老七’扔出去
    第190章 傻瓜,把‘老七’扔出去

    以人类斗神礼仪横胸抱拳,杜尘朗声问道:“海圈内被困的,可是雷诺王储亚瑟!?”

    那海族斗神冷然一笑,“被我们围困的人无论是谁,似都与阁下无关,请尽速离开,否则,我海族的圣器可不会手下留情!”他的眼眸跳过杜尘,傲然盯住了剔骨。

    你即使真的很强大,可在这茫茫大海当中又能如何?能战,我们自然将你当场格杀,战不赢,我们亦可退入大海深渊,你再强,能与我们数以十亿计的海族在深海中争锋么!?哼,即便你逼退我们这一支军队,可顷刻间,我们海族能再聚多十倍,百倍的军队来追杀你!凭此地利,即便是米格烈山的巨龙到了大海中,也要给我们老老实实地收起龙威!

    杜尘不退反进,脚踏莲花来到了海族斗神面前,摸着鼻子微笑道:“怎么?堂堂海族什么时候敢做不敢当了?”

    鳍背的海族斗神能被指派来封锁外围战场,自然不是蠢人,他隐隐觉得杜尘态度有些不对,横戟胸前,冷声道:“哼,即使我承认我们围困的人是雷诺王储亚瑟又如何?狮心王的名头,还吓不倒我们海族!”他仰天一笑,“哈,狮子顶多只能在陆地发威,在海里,必须给我们海族低下他的头颅!东溟大海战,我们已经给了那头老狮子足够的教训!喝!”

    他猛地高举长戟,身后的群鲨随之巨尾拍浪,轰隆轰隆的水花溅射声不绝于耳,一时间海族的威势尽显无遗!

    海族斗神手臂缓缓落下,长戟平举,锁定杜尘,口中不再说话,只有冷冷的眼神!示威已过,是战是和,凭你一念之间!

    “既然真的是亚瑟的事情,那就好说了!早说就好了嘛!”杜尘忽地耸了耸肩,两手摊开,莲花也缓缓向后退去。

    海族斗神心中一松,微笑道:“阁下识时务,很好,日后到在大海中遇到麻烦,提我……”

    他话音未落,突然,杜尘莲台前冲,剑光一闪,‘逝雪’锋出,犹如一道银白色匹练夹杂着冰片雪花奔向了他的咽喉。

    “你找死!区区斗士敢跟我六级斗神争锋!?不自量力!”海族斗神爆喝一声,长戟横转,戟刃自下而上,抹向了杜尘手腕,竟欲一招废掉杜尘持剑的手臂。

    莲台侧动,杜尘随之扭身避开了长戟,双手幻化间‘逝雪’长剑已然交到左手。他盯住海族斗神的眼眸,轻蔑地一笑,空空的右手对着海族斗神轻轻虚划……

    那海族斗神丝毫没有将杜尘放在眼中,他一面交手,一面兀自大喝,“鲨翅阵,袭杀那个黑衣……”话未说完,金光乍现,血花翻飞,噗!血光中,海族斗神仰面栽倒,一道血箭从他的咽喉激射而出,喷在空中竟如年夜的烟火一般璀璨。

    嗡嗡声中,杜尘冷冷一笑,右手食中二指夹住了盘旋飞回的‘老六’,既能以圣光救人,又能以锋翼旋转杀人的‘老六’。

    海族斗神咽喉虽断,但神智尚存,他躺在巨鲸的背上惊骇地看到,几乎是自己倒下的一瞬间,海面上黑雾笼起,那百多条的群鲨好似被一张无形的巨手抓住,又轻轻一握……皮骨碎裂,竟成了一团烂泥!

    “你……”万幸,海族斗神的气管并不在咽喉,这才让他挣扎说出了今生的最后一句话,“你,敢与海族为敌!?”

    杜尘已然纵身杀进了战场核心,闻言冷冷丢下一句,“海族算老几?敢动老子的兄弟,就算是神,我也照杀无赦!”

    冲过了外围海圈,杜尘身莲合一,化作一缕华光冲向了核心。只听得前面海浪声中喊杀不断,越靠近核心,海水中的血色越浓!

    而在这血色的海水中,一层蔚蓝的光华笼罩了一片方圆千米的沙场,这层光滑犹若实质一般,偶尔有尸体横飞撞击在上面,还能发出‘咚咚’的声音,更有甚者,道道血光凶猛地溅射在光华上,立刻气势散尽,软绵绵地顺着光壁流下。

    这就是海族的水凝光盾了,让杜尘的莲台无论大小都没有漏洞而飞不进的水凝光盾。

    剔骨盯着光盾还有得闻巨变,掩杀过来的海族军队,冷笑道:“海族这次还真是下了大本钱,竟然动用了八级的战争型光盾圣器笼罩战场,不过,八级又如何!?”言罢,他手腕出黑光乍现,寒光涌起,随着剔骨轻轻扬手,沾染无数冤魂的弯月铁钩迸射出一道黑光,犹如利剪裁纸,轻易撕开了那层光盾。

    顺着撕开的口子,杜尘闪身飞了进去,剔骨跟在身旁嘱咐道:“少爷此刻只能匹敌六级斗神,若遇强敌,力躲避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光滑笼罩的战场上,有二三十个人类被海族众围困在核心,他们脚踩冰层片,苦苦应付着海族的围杀,几乎人人带伤,但他们却死死护住了核心的一个金发少年。陆续有人因为受袭击或伤势过重而栽入水中,不断令海水泛起一片片的血渍,跟着,有海族士兵将这些漂浮在海水中,妨碍军阵的尸体远远抛出,那光盾竟似有灵性一般,根本不阻拦这些尸体,任由他们飞出光华,变作外围食人海族的可口甜点。

    而另有一队工兵正要撤出战场,他们已经清理过所有的沉船残骸,可以功成身退了。

    除了这两队工兵之外,方圆千多米的沙场上布下了密密麻麻,但又错落有致的海族军阵,其中大多是鲨族,章族,蟒族这些海洋中的强力种族,另外有一些种族奇形怪状,杜尘并不认得。可这些海族军队不管来自哪个种族都是杀气腾腾,军纪严明!正分批次,毫不混乱地冲击着困在站站中央的人类斗神。

    这些还只是海面上的实力,看海水中不断有水柱激射而出,攻击人类斗神脚下的冰片就能知道,在茫茫的大洋当中不知隐藏了多少海族的杀手锏!

    就在杜尘打量战场形式的瞬间,亚瑟身边又有两位斗神栽入了海水当中,再也没有浮出来……

    “亚瑟!!”杜尘厉声断吼,纵身冲了上去。

    亚瑟应该能听出杜尘的声音,却不知为什么没有答话,在海族军阵外围指挥的一个虎面鲨族斗神早已经发现了情况不对,他一晃手中足有一人多高的锯齿长刀,大喝道:“敌方有高手参战!传令,鲸马毒阵拦截!”

    随着他的命令,杜尘下方的海水波光涌现,紧跟着,一道道翠绿色的液体从大洋深处激射而出,每一道绿液都是头大尾长,好似流星链锤脱手而出,恶狠狠地砸向了杜尘和剔骨。

    “用毒液攻击我!?雕虫小技!!”杜尘冷冷一笑,‘老四’隐形莲盾顺手甩出,噗!噗!噗!一声声的闷响震得人鼓膜发憷,可那些毒液似乎遇到了克星,不但撞到隐形护盾之后改变了它们恶毒的轨迹,甚至发出‘呲呲’的声音后竟然在空中溶解消失了。

    毒,与亡灵一样,都是属于植物系斗气的反向应用!都被杜尘克制得毫无脾气!

    眼见杜尘轻易破了毒阵又向亚瑟等人靠近了十余米,那海族将军暴跳如雷,大喝道:“分兵!第三大队,第四大队,给我拦截他们!”

    从高空看去,两队虎鲨调转战阵,又各自排列成阵,好似两条完整的噬人巨蟒一般分成左右,一条奔向了杜尘,另一条,噬向了剔骨。

    “剔骨,擒王!”杜尘大喝之后,金芒乍缩,那莲台变得小如蚊虫,绕着虎鲨组成的‘巨蟒’左右盘旋,而剔骨则是毫不闪避,化作一股黑铁一般的刀片径直从中分开了‘巨蟒’的身体,又极速奔向了那海族将领。

    一路冲来,挡者披靡,触之必死!一道道的血光中,剔骨靠近了海族将领!

    “居然是九级斗神!?哈灵,我的神宠!拦住他”中军阵前数百海族战士竟不能拖延剔骨半步,海族将领大惊失色,长刀一挥,一条小鲸鱼似的虎鲨从海水中跃出,张开了血盆大口,而他的主人也挥舞着锯齿长刀,自下而上,撩向了剔骨。

    自己是八级巅峰的斗神,自己的神宠也是八级巅峰异兽,自己的圣器更是世间少有的至宝!凭这些,怎么也可以抵挡一个不带神宠,圣器貌似很一般的孤身九级斗神几招吧!

    另一面,杜尘莲台缩小,可事实告诉他,在精锐军队面前,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体积变小占不到太大的便宜。

    那一队虎鲨奈何不了形态缩小的杜尘,忽地收拢在一起,竟然由‘巨蟒’变作了‘恶章’,跟着一团云朵一般的水雾从他们的头顶上凝聚,‘碰’地喷向了天空——大范围杀伤!

    莲花盾牌虽然挡在身前,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震得杜尘肺腑翻动,一口血险些就呕了出来。

    可这刚刚开始,那团水雾震荡了莲花盾牌后来势不减,竟然压迫着盾牌,逼得杜尘节节后退,脚下的莲台也险些操控不住!

    “圣光!”杜尘苦苦支撑着盾牌,贴在背心的‘老六’散发出阵阵金色光晕,迅速修复着杜尘受损的内腑。

    妈的,这才是真正的战斗吗!?以前自己虽然历经几次大战,可却少有真正正面迎敌的经验,直到今天,才算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战争,什么叫做杀戮!

    这还只是一队海族正规军,不过百多头虎鲨,综合实力最多不过是六级顶峰而已!要是千军万马杀来……杜尘不敢想象!

    “冲击荡!”虎鲨战队中有人大吼了一声,跟着,那团大范围压迫杜尘盾牌的水雾竟然震动了起来,随着每一下震动,莲花盾牌便猛退一步,而且水雾越来越大,竟要把杜尘包围起来。

    妈的,剔骨你再快一点啊!

    杜尘心中高呼着,可就在这时候,他脑子里老和尚念经的声音似乎一下子清明起来,“一花一世界……傻瓜,把‘老七’扔出去!”

    杜尘猛吃一惊,可他来不及细想什么,莲花内劲配合着元神力量疯狂灌注进了贴在手腕上的‘老七’身上——那个小镜子似的东西!

    忽地,‘老七’离体而出,越变越大,最后居然犹如一面百米墙壁一般立在了杜尘身后,紧跟着,巨大的镜子向前一冲,毫无征兆地穿过杜尘,穿过莲花护盾,孤身迎上了虎鲨战队发出的震荡水雾……

    水雾自然毫不留情地吞噬着‘老七’,可是,那水雾的阵头冲撞在‘老七’的身上后立刻掉转了一个方向,也不管你是敌是友,猛地向四处乱射开去,一下子,那些对友军毫无防备的海族军阵被这团反射的水雾打了个正着,原本无懈可击的整齐军阵立时出现了不小的混乱!

    “妈的,第三大队珊瑚礁吃多了么?怎么攻击我们!?”有人大声咒骂,而虎鲨战阵的头领也蒙了。

    “该死的,我早该想到啊,镜子……不就是他妈用来反光的吗!?难道是‘水晶墙’,攻击‘水晶墙’犹如对着镜子攻击自己,一切攻击力都会反弹到自己身上?!太爽了!”杜尘狠狠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嘿嘿一笑,‘老六’旋转着飞射出去,趁着虎鲨战队慌乱之际收割着对手的生命!

    另一面,剔骨见杜尘这里吃紧,丝毫不敢留手,九级巅峰的斗气狂涌而出,力求一招克敌!

    那八级的鲨鱼异兽冲到了眼前,血盆大口兀自地张着,剔骨铁钩横扫,只一下,便顺着鲨鱼的两腭将他从中分开。血光中,剔骨身子猛地一折,以不合常理的姿态又是一放,避开了扑来的海族将领,跟着,他单臂轻舒,扣住了来不及减势的海族将领的右臂,忽地一发力,‘嘎巴’一声便把那粗壮的手臂给捏骨折了。

    “啊!!”海族将领惨叫不绝,可这时候,剔骨一手抄起落下的锯齿长刀圣器,另一手将铁钩挂在了海族将领的脖子上,冷喝道:“都给我住手!”

    出人意料的顺利,海族的战争器械齐齐地一顿,刚才还是喊杀声不断的战场上宁静了许多,只有少有几处的海族士兵还在切切私语,少有的几队战士缓缓地收拢军阵,不过居高临下看去,整片海域已然完恢复平静了。

    远处,杜尘松了口气,收回了所有莲花法宝,闪身来到了剔骨身边。

    那海族将领被剔骨压上了莲台,他初始的惊恐过后,冷冷地盯着剔骨,“刚才你那一招,是自然原魂的境界吗?”

    剔骨傲然一笑,没有回答,但答案已经不言自寓了!

    “能在军阵当中冲杀无阻,生擒我这个八级巅峰的斗神,至少也要形成自然原魂的境界才能做到!好,输在你的手里,我歌德心服口服!”

    歌德冷眼扫了战场上的局势,又问道:“阁下的封号是什么!?”

    剔骨的面色忽地一暗,但他戴着面具并没有被人看到,“我没有封号!”

    歌德放声长笑,竟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兀自嘲讽道:“阁下自欺欺人了,当今三大陆能将双魂合一,修炼出自然原魂的斗神屈指可数,如今不比陨神英雄时代,有自然原魂便可取得封号!齐格就是如此!阁下……哼,既然有胆于万阵军中冲杀救人,为何无胆报上你的封号!?呜!”

    剔骨手上加力,割破了他脖子上的一层皮肤,鲜血,流了出来。

    但歌德还是说道:“我歌德虽然实力不济,但这双眼睛绝不会看错,阁下方才绝对是自然原魂的境界……或者更高!莫非你是……”他眼前一亮,朗笑道:“我歌德何幸,竟然见到了……阁下是万流五绝峰中的哪一位?!”

    “他会是昔日名动天下的万流五绝峰之一!?”顿时有几位欺身上前准备救援的海族斗神脸色变了,他们的年级都不小了,而那些年轻一些的斗神却是没有多大的反应。

    “少废话了!”剔骨有几分不甘地喝道:“海族坐井观天,只知道万流五绝峰么!?哼,陆地上高人无数,岂是你所能尽知的!?”

    歌德被剔骨说的面皮一红。这时候,杜尘催东莲台也来到了亚瑟等人的上空,杜尘低头一看,亚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昏倒了,他身边立着四个身穿金甲的斗神保护,而外围斗神们人人带伤,恐怕如果自己来晚一些,他们就要支撑不住了!

    亚瑟昏迷中,李拿度并不在护卫当中,这些斗神中自然没有人认识杜尘,就更不可能从戴了面具的杜尘身形上判断出,究竟是谁救了他们。

    不过眼前人甘冒奇险营救王储,又强横无匹,到他们身边,自然比被海族军队围困着强上百倍,因此,这些斗神在杜尘的招呼下抬着亚瑟飞上了变大的莲台!

    护卫亚瑟的四位金甲斗神中走出一人,抱拳道:“多谢阁下相救,雷诺阿隆索陛下他日一定厚恩相报!”

    杜尘摆了摆手,“亚瑟怎么样?!”

    “王储在一轮冲击中昏了过去,应该并无大碍!”

    “这就好,你们轻伤的照料亚瑟!重伤的在我那面护心镜附近将养!”杜尘反手把逝雪剑也夹在歌德的脖子上,微笑道:“麻烦这位将军送我们前往斗神岛海域!”

    歌德瞥了一眼杜尘,“你的圣器很怪,可是有意思!”

    杜尘笑了笑,把长剑推进三分,“怎么?记住我圣器的样子了,想日后找我报仇!?呵!都给我听着,不想这位将军被我割破喉咙,就老老实实地让开路!”他轻轻弹了一下歌德嘴边的长须,“我们走吧!如果你的手下不撤去光盾,我砍了你的左手,如果他们不让路,我砍了你的右腿……”

    莲花带着众人缓缓飞出了这片海域,那水凝光盾散去了,海族的军阵也纷纷让开一条道路,但却还是紧紧跟在杜尘后面。

    杜尘并没有让歌德命令军队不许跟随,因为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茫茫大海当中,不论在哪里都等于是在海族的监视之下,就算眼前这些海族军队散去了,那海底下一定还隐藏着更多的军队!

    飞出了包围圈,杜尘猛地加快了速度,莲台电光般射向了斗神岛的海域。

    表面上海族只有几位将领模样的人跟着,可从那翻涌的海水可以看出,大洋中已经不知聚集了多少的海族大军。而且时不时地,有一两条飞鱼从天空中划过,‘嘎嘎’的叫声中,古怪的海鸟盘旋——不要以为海族对付天空中的对手就没有办法了,斗神世界的海族中也有长翅膀的,也能在天空战斗,而且海族的高级斗神们也会飞!

    所以此刻高高飞起,从高空逃走是没有意义的!

    百里的海路,即便是以莲花的速度也要飞上半个小时,杜尘一面驾驶莲台,一面盘问哥德,“将军,我想你会有兴趣告诉我,你们海族为什么袭击雷诺王储呢?呵呵,为了你的右手哦!”

    歌德倒是爽快,让杜尘有几分欣赏,“有人花了大价钱请我们做的,价码高到了让我父王无法拒绝的地步,所以我就就把这个任务争取下来了!不过我绝不会透露买家的身份,即使是杀了我也不会说!”他高昂起头,把脖子望杜尘手中的长剑剑锋上凑了凑!

    “你父王?原来你还是一位海族的王子!我可真是抓到了一条大鱼啊!”杜尘看了看海面上暗流涌动的情形,笑道:“这里是帕尔金海,那你是帕尔金海王的第几个儿子?”

    歌德不屑地撇了撇嘴,“帕尔金海王不过是我的家臣!哼,我是大三角海王的小儿子歌德,派路!”

    杜尘摸了摸鼻子,歌德岂止是大鱼,简直就是一条鲸鱼啊!三大陆分开四海,中央的部分就是大三角海域,可以说,这歌德王子的老爹掌控着四分之一的海族,甚至还要更多!

    转念一想,杜尘忽然发现这个歌德还是有一点小聪明的,寻常被抓的高级人质最怕的就是绑匪知道他的身份,这样无论营救的难度或者交赎金的数额都会高很多。但歌德摆明了自己的身份,真正的意思恐怕是在暗示自己——你的俘虏的老爹,掌控着天下四分之一的海族,帐下军马以百万计,又跟三大陆各国的头面人物都有些交情!所以,想要什么价码你随便开,我们海族有的是珍珠宝玉,但是,为了日后不遭受惨烈的报复,你最好就别杀我!

    那么接下来,这家伙应该会说,只要你们放了我,我愿意支付多少多少赎金,并且发誓不追究这件事……

    杜尘笑了笑。

    歌德报出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后不再搭理杜尘,反而对剔骨更感兴趣,或许他认为实力高强的剔骨才是这次救人行动的主心骨!不过他的话的确是按照杜尘预想的套路说出来的,“阁下,我已经落入了你的手中,这单买卖肯定是做不成了,不如你告诉我你的封号,我们交个朋友!我以大三角海族王子的身份当众发下斗神誓言,绝不追究今天的事情!”

    剔骨心中烦闷,不悦道:“我说过了,我确实没有封号,小子,你的废话多了点!别逼我杀你!”

    歌德依旧不依不舍地追问道:“凭您的实力,在昔日一定是名满天下的封号斗神,怎么就不敢报名了呢?好,你要是还不相信我,我现在就当场以海族祖先的名义立誓,只要您告诉我您的名号,并且放了我,我不但不追究今天的事情,以后大三角海域还会奉您为上宾!”

    说着,他竟然真的发下了恶毒的誓言,而且斗神的誓言可不像杜尘前世一样——发誓和放屁差不了多少,在这里,一旦违背了斗神誓言,那可是等于背叛了斗神之路,要被天下所有斗神唾弃的!

    发了誓,歌德笑着追问道:“这样您放心了吧?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号了吗?”

    杜尘心里忽然泛起了一种怪怪的感觉,歌德的话好像超出了他的预想,在杜尘看来,这种情况下歌德首先要想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之前的话也都是这个意思。可接下来,歌德怎么一直追问剔骨的封号!?

    人质追问绑匪的身份……这小子是不是活腻味了,拿自己的小命刺激绑匪玩儿啊!?

    杜尘上下打量了一翻歌德,心说,他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么蠢的人啊!

    可歌德又道:“封号斗神阁下,你看,我都发誓了,您还不肯说出您的封号吗?”

    剔骨被他追问得心中怒火上升,他是必须终生隐藏在黑暗当中,见不得光的圣徒,虽然实力早已能够取得封号,可他的身份却不容他去圣教神殿参加赐封大典!

    没有封号,没有世人的尊重!这是藏身于黑暗中的九级巅峰斗神的悲哀,而歌德,却不断地拿这一点来刺激剔骨,这怎能叫他不发火!?

    猛地,剔骨抓住了歌德的左手腕,用力一翻,‘嘎巴’一声歌德的左手便也骨折了。

    可歌德居然还能咬牙忍着,嘴里叨念,“想成为封号斗神,就要能吃苦!尊贵的封号斗神阁下,您刚才这一手能传授给我吗?我用一千颗珍珠来换,您看行不行?”他见剔骨眼中怒火更盛,赶忙道:“一千颗珍珠不够?我还有!我手下的蚌族就是产珍珠的,您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这一下,杜尘和剔骨都有些发愣,剔骨是哭笑不得,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他自己的小命还没有保障,怎么就跟绑匪做起了生意!?还要学绑匪的秘技!?

    而杜尘忽然有些理解歌德的心态了,这小王子应该涉世未深,单纯地以为自己老爹的名头和财富能保住自己一条小命!而他又崇拜强者……用前世的话说,就是一个超级疯狂的追星族!

    歌德讪讪一笑,“您骗不了我,您一定是万流五绝峰中的一位……告诉我好不好!?”

    杜尘都被他啰嗦的有些发毛了,何况剔骨!?铁钩前推,剔骨刚要再教训教训他,忽然遥望远处的斗神岛的方向,冷道:“你不是要见当世五大绝顶斗神么?这就来了一个,不过……”他嘴角抹起一丝冷笑,“好强的杀气啊,他应该是来杀你的,啰嗦的哥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