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183章 自爆,密室,圣器盒
    第183章  自爆,密室,圣器盒

    墓室通道内。

    组合异兽帕米尔终于戏耍够了对手,他仰天咆哮一声,“好了,你们可以去死了!”

    说着,他那修罗长刀一般的爪刃刺向了苏珊娜!还被‘大地女神的思念’囚困的苏珊娜!

    苏珊娜本已经腿软了,她一见来势汹汹的爪刃,黯然闭上了眼睛,‘父亲,女儿不能夺回您应有的荣誉了!奥尔巴赫陵墓内的兽皇玺果真是有诅咒的!’

    噗!

    这是爪刃刺入肌肤的声音……

    嘎吱!

    这是爪刃摩擦骨头的怪响……

    滴答,滴答!

    这是鲜血被‘大地女神的思念’所召唤,与地面撞击所发出的响动……

    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疼痛!?

    苏珊娜一愣,难道是自己已经死了吗?已经不知道疼痛了吗?

    不!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只见巴比伦横在他的身前,那组合异兽帕米尔的爪刃,刺穿了他的胸口,停在了自己的眼前!

    “桀!有趣,你居然可以挣脱我发出的‘大地女神的思念’所带来的超级重力,真让我意外,可是你挣脱了束缚却没有自行逃走,还替她死掉!白痴!”帕米尔冷酷地撇着嘴,对巴比伦的举动不屑一顾,“真是太愚蠢了,你们都要死的,谁先死有区别么?为什么不尝试逃走呢!?”

    巴比伦的鲜血顺着嘴角和胸口下淌,他咧嘴一笑,“我的斗神誓言,就是守护公主平安,我还没死之前,公主就一定不会死!”

    “斗神的誓言……哼!”帕米尔的笑容更加不屑——他是异兽,不是斗神!

    “巴比伦叔叔……”苏珊娜眼睁睁地看着,帕米尔用修长锋利的爪刃挑起了巴比伦,熊族斗神巨大的身躯离地后就挂在他的钢刀一般的爪刃上,爪刃,刺在巴比伦右面的胸口,刺穿了,后面还在滴答着鲜血!

    ‘大地女神的思念’还没有散去,巴比伦身受不知多少倍的重力,他拼尽力,也不能阻止庞大的身躯身躯‘嘎吱’‘嘎吱’地向下沉陷——这是骨头被缓缓割裂的声音。那锋利的爪刃在重力的配合下,几乎就要活活撕开了巴比伦右面的身躯!

    突然,巴比伦怒目圆睁,“帕米尔,现在你清楚自己是多少级了吗?”

    “当然,我至少……”

    帕米尔话音未落,巴比伦猛地抓住了帕米尔的爪刃,用力向前挺身,任由那穿骨利刃进一步刺穿自己的身体,来换取靠近帕米尔的距离,哪怕只是一公分!

    眨眼间,巴比伦爆发了强横无匹的力量,身体穿着爪刃来到帕米尔的金铁巨爪近前,“吼!”

    他熊族的大嘴撕扯着张开,猛地咬住了帕米尔金铁巨爪后的手腕——这里是血肉,而不是钢铁一般坚硬的巨爪!

    “你该死!”帕米尔血红的双眼更加的嗜血,暴怒的绝代凶兽愤怒地大喝一声,跟着,他手腕上的毛发根根倒竖,竟然向钢针一样刺进了巴比伦的口腔当中!不过,在巴比伦已经被刺穿的头颅中,流淌着几丝淡金色的血液。

    即使是组合异兽,面对着巴比伦一生中最后的,也是最强的一击,还不可避免的是流血了!

    而且巴比伦竟然还没有死!他猛地一甩头,把自己的头颅从钢针当中抽出,又双手下探,将那刺穿自己的爪刃向上一撩!

    噗!

    巴比伦右肩被豁开了,被他自己给豁开了!

    绕着爪刃灵敏地一转身,巴比伦忽地抓住自己已经瘫软悬挂在身侧的右臂,猛地一扯,生生撕掉自己的右臂,长笑道:“蠢货,你不知道我们熊族还有‘以命换气’的最后绝招吧?!”

    ‘轰’地一声闷响,巴比伦将自己的右臂像是炸弹一样扔了出去,目标,帕米尔的双目!

    用一捧沙子去扬人类,会有作用吗?当然不会!巴比伦的自爆,在帕米尔面前也不过是游戏一般,不过,这个游戏足以使他回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同时身体一松,减轻了‘大地女神的思念’的压力……

    巴比伦放声大笑,回身扑到苏珊娜身边!

    “叔叔,您……”

    “闭嘴!我是斗神,你就是我的誓言!”巴比伦爆喝一声,仅剩的左臂将苏珊娜扔进了来时的地洞当中,“老王爷,巴比伦不能追随公主取回您应有的荣耀了!”

    轰隆!

    绝代凶兽帕米尔震散了眼前的血块肉末,可巴比伦也彻底自爆了,这一片陵墓通道被彻底炸毁,那些洞口彻底不复存在!

    帕米尔来不及阻止苏珊娜逃走,可菲利普呢?天王山上,他可是独斗当世三大绝顶高手的无双强者!

    菲利普也来不及追击了,因为此刻的他实在太害怕了,不,应该是太恐惧了才对!!

    因为……

    杜尘驾‘老六’飞进了墓室的最深处,这时候,菲利普的助手们已经收拾好了所有仪器,跟着菲利普来到回廊,等组合异兽干掉所有盗墓贼后,他们就可以轻松的撤退了。

    而布罗克曼被放在一方类似棺材的大箱内,浸泡着里面的药水,正在接受治疗。所以杜尘与他的老朋友这一次并没有真正面对面地见过!

    老六的形状毕竟不比他的三位兄长更适合飞行,杜尘驾驶起来还有几分不便,不过杜尘飞到墓室里的时候,却无暇顾及适应‘老六’了。“该死的,我知道了,我知道菲利普为什么一定要挑选实验地点和时间了!”

    杜尘望着墓室最深处的那块白玉墙壁,心中高呼,第十九层实验室有这个,奥尔巴赫寝陵有,那么,天王山的深处一定也有一个这样的白玉墙壁!

    白玉墙壁,才是菲利普实验最关键的要素!

    不过杜尘还没有忘记他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转眼一看,白玉墙壁的对面是一面巨大的浮雕墙壁,而上面所雕刻的画像,与原本存放《破器诀》的那两层圣器盒上的一模一样!

    毫无疑问,东西肯定就在里面了!

    心里回忆着圣器盒上的锁孔,杜尘在一个兽人战士的浮雕上找到了破绽,那兽人战士张开的大嘴,实际上是一条小小的通风口,在外人眼中,这面墙壁和这条通风口是陵墓中本应该就有的东西,谁也不会在意,可杜尘顺着通风口飞进去,里面竟然还有一间密室!

    密室并不大,颇有些像贵族庄园内的会客小厅,里面黑幽幽的,没有任何灯光,只有杜尘飞进去后催动‘老六’释放出道道金光才照亮了这间密室。

    而密室的布置也十分的简陋,普普通通的土墙,与整体奢华的奥尔巴赫陵墓丝毫不符,不过,在密室的正中央一字排开,摆放着三个圣器盒!

    跳下莲花,恢复常人大小,杜尘和剔骨对视一眼,“三件东西,剔骨你猜哪一件才是《破器诀》?”

    剔骨笑了笑,“少爷为难我了,这间密室里面只有三个圣器盒,《破器诀》可能在任何一个里面!”

    “是这个,因为这个圣器盒与我母亲留下的哪两个盒子的锁孔位置一样!”杜尘从密室的地上拿起了放在中间的一个圣器盒,几乎就是一瞬间,盒子被“变态小偷”打开了!杜尘瞥了一眼,里面果然是一卷书册,封面上书——破器诀!

    杜尘自得地淡淡一笑,刚想打开另外两个盒子,可这时候,巴比伦自爆了他的右臂。

    “该死的,这么大的声响,他们想惊动上面的红衣陵卫吗?”杜尘迅速收起三个盒子,脚踏‘老六’飞出了密室。

    可这时候,巴比伦彻底自爆了,巨大的震动晃塌了一部分陵墓隧道,虽然主陵墓因为有奥尔巴赫棺材镇守的原因而没有遭受破坏,但这么大的异动,足以引来其他红衣陵卫了。

    很不巧,菲利普担心这震动会影响‘命门’,特意回到了最深处来查看一番。可没想到。他右肩上的碧绿色巨目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该死的,是那个圣光!?怎么可能!”

    菲利普胆颤心惊!是从心底的恐惧!天王山一役之后,他对杜尘随手破他亡灵自爆的圣光留下了极其恐怖的印象,不可否认,菲利普是天才,是绝对的天才!天才在失败一次之后,必定会去思考如何不再遇到同样的险情!

    那巨大的眼眸,就是菲利普用他的天才头脑研究出来的成果——用杜尘的话说,就是针对圣光类的雷达!

    “他距离这么远就发现自己了!?”杜尘一愣,菲利普果然不愧当代科学巨匠之名啊!

    相对杜尘的迟疑,菲利普则是干脆得多了,他回身便逃,一点迟疑都没有!

    或许这是生物针对恐惧事物的本能,亡灵也不例外!

    一面跑,菲利普还一面大喊,“帕米尔,干掉他,不计任何代价,不计任何后果,给我干掉他!”

    帕米尔还在懊恼放跑了苏珊娜,但他听到菲利普的命令后,立刻大喝一声,神念迅速锁定了蚊虫一般大小,迅速逃离的杜尘。

    “站住!哎,我的身体怎么有点不听使唤了!?”

    帕米尔的身体忽然出了一点点小问题。

    这时候,在他的灵魂世界内,黄金比蒙与安迪同时接收到了身体反馈来的信息。

    黄金比蒙对这信息感觉没有什么,他只想杀掉杜尘,完成菲利普主人的命令,可安迪却也接到了这个信息!而且他感到了一个熟悉的味道!

    这味道……是主人!天啊!弗朗西斯主人来了!主人来救我了!

    安迪的灵魂,哽咽了!

    他没有去思考为什么自己的鼻子和哈里大人一样灵敏了,更没有去思考身边还有一个强大的黄金比蒙,安迪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主人啊,安迪终于活着见到您了!谢谢你不记前嫌的来救我!

    在安迪的灵魂哀号的瞬间,黄金比蒙突然觉得他对身体的控制权被削弱了!不,应该说,在那一瞬间,身体至少一半以上的控制权彻底消失了!

    可还没等黄金比蒙细想,安迪就狂吼道:“主人,安迪再也不离开您了,安迪这就来跟您请罪,再也不敢贪吃了!”

    说着,他便想着去追逐杜尘,好从新回到主人温暖的怀抱!

    这时候的组合异兽帕米尔,身体被两个灵魂操控了,不过这两个灵魂的目标暂时一致,都是追上杜尘!

    于是,当兽皇雷巴顿,红衣陵卫们发现峡谷下面异动,纷纷下来查看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这样一幅情形——一头巨大的古怪异兽从峡谷下方飞上来,他凶神恶煞一般,气势夺人,看得众人不由得心头一颤。

    而杜尘……绝代凶兽都杀过来了,谁会注意到一个蚊子大小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