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81章 老赌鬼的哀求(1)
    群蟒围城的时候还有一位高级斗神在场?

    杜尘略感诧异,难道不是自己救了安特卫普港?他道:“说来听听,他什么模样?!”

    “在您救我之前,素兰之所以一直围而不攻,只跟重伤的齐格磨嘴皮子。是因为她不敢攻击安特卫普港!她一直在虚张声势吓唬齐格!”说着,海伦递给素兰一个眼神。

    素兰点头后道:“其实在我刚开始围城不久,就有人暗中传话给我,他说,”素兰的语言模仿能力很强,轻易就表现出一个阴冷,霸道的声音,“孽障,我不管你与齐格的恩怨,你若是敢杀任何一个平民,我便剥了你的皮!”

    杜尘猛吃一惊,随即有了一种砍人的冲动。

    该死的,难怪安特卫普港平安无事之后,自己的莲花才开到第四朵,原来安特卫普港根本就不是自己救的。

    听素兰的话,安特卫普港的平民都不会有危险,自己充其量救了一些城外的士兵和来不及入城的倒霉蛋,外加一个海伦。或许,那些倒霉的,被利用的巨蟒也可以算上?

    想到这里,杜尘又嘴角含笑,如此说来,莲花宝鉴的精进难度并没有那么夸张,第二卦的开花还用不到拯救一座城市这么大的善事。他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

    难怪最近做一些讨药,施舍乞丐之类的小善事儿屁股还会提示麻痒,原来是自己一直误会了宝鉴的精进难度!

    心念一转,杜尘又想到了素兰的第二句话——剥了你的皮!

    是自己的守护者,剥皮斗神救了安特卫普港?

    素兰继续道:“当时我不但没看到他的模样,连气息都没有嗅到,后来小姐脱险后我们想了一下,以为他是您的朋友。现在看来他应该与您没有关系了。”

    “嗯,这条消息不错!”半靠在沙皮椅子上,挥手送客,淡淡说道:“记住,只有第十九层的资料能换取我的帮助!”

    “明白!”她挽着素兰的手站起来,笑道:“那我和素兰就告辞了!”

    “不送了!”杜尘低下头,默默地盘算着刚刚得到的情报。

    菲利普这老不死的把弗朗西斯母子都当作实验品,自己已经落进了他的实验室,必须为自己的安考虑了。

    虽然自己背后有一个剥皮斗神,可事实证明,这家伙只是个人,并不是知能的神——他总是在事后出手!

    绝不能把小命寄托在这样一个慢半拍的家伙身上!

    可在斗神世界中自己还能上哪里去寻求保护呢?

    对了,还有一个人!

    阿里扎兄弟的师父,罗兰德!

    杜尘猛地从沙皮椅子上跳起,大声呼唤道:“哈里,帮我准备一份厚礼,明天我要去拜会一位尊贵的先生!”

    哈里屁颠屁颠地跑了进来,谄笑道:“主人,您要见的那位先生是什么脾气?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杜尘皱起眉头,他还真不知道罗兰德喜欢什么,想了想,杜尘指着自己的脑袋问道:“这里有些不正常,行事疯疯癫癫的人应该喜欢什么?”

    哈里眨了眨小眼睛,为难道:“主人,您的命令有些困难,请允许我想一想,请放心,明天早晨出门的时候,您一定会看到一份满意的礼物。”

    ……

    第二天,当杜尘看到哈里准备的礼物时哭笑不得,见了鬼的雪比人竟然弄来了一副小孩子玩儿的斗兽棋,不过棋盘和棋子都是黄金白银打造的,也算是一份别致珍贵的礼物了。

    夹着棋盘走出了宿舍,隔壁海伦的宿舍锁着门,不用说,他这丫头去想办法侦查第十九层炼金室了。

    此时正是上课的时候,络绎不绝的学生们从宿舍里出来,纷纷向教学区走去,不过也有很多高年级的老学油子还在闷头大睡,这帮人的原则就是,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

    “啊!”

    杜尘正在嘱咐哈里把门,忽然,上水河边传来了无数女生的尖叫,他循声望去,笑得合不拢嘴了,而哈里更是笑得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直抽抽。

    顺着上水河边的小路,一个人大模大样地踱步而来,他除了一条内裤什么都没穿,身上还涂满了油彩,仔细看,这些油彩还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图案,有大鸟,有鲨鱼,甚至还有齐格院长的画像。

    是老赌鬼杰米斯教授。呃,说他‘老’有点过分了,人家看上去才二十多岁。

    杰米斯毫无羞愧之心,一面走,还一面挥手与学生们打招呼,“亲爱的同学们,这是你们敬爱的杰米斯教授的新课程,叫做人体彩绘……”

    在学生们或鄙夷,或新奇的眼神中,他来到了杜尘面前,也不答话,沾满油彩的手抓住杜尘的胳膊就把他带进了院子里,“那个雪比人,关好门,不许让任何人进来!”

    咣当!

    大门关上后杰米斯坦荡荡的笑容立刻不见了,哭丧着脸哀求道:“弗朗西斯同学,这次您一定要救我,我输得只剩下内裤了!”

    杜尘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输得只剩下内裤后,还能想出‘人体彩绘’的办法从赌场里光明正大地走出来,还真难为杰米斯教授了。

    “教授,我上次不是帮你清干赌债了么?”一提起上次,杜尘又有了几分火气,“对了,教授您和博文先生上厕所的时间够长的,没办法,我等不到你们回来,就自己结账了。”

    “哎呀,你就别提上次了!”杰米斯急道:“我已经为‘人体彩绘’牺牲了,你作为我的学生,总不能看着老师再去‘与大自然亲密接触,追寻艺术的灵感’吧?”

    杜尘咧嘴一笑,“我没听明白!”

    “该死的,这么说吧,我!”他指着自己的鼻尖,“我不但输得只剩下内裤,而且把学院配给教工的宿舍也给输了,你绝对不忍心看着老师露宿街头,对不对?”

    这个教授啊!杜尘感到头痛无比。

    斗神学院里面还真的是什么人都有,这个杰米斯搁到他前世,那就是一个送到精神病院被人研究的材料,可在这里,人家硬是混得风生水起。

    杜尘苦笑道:“老师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在你这里借宿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