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28章 斗神考试 下
    杜尘歉意地笑了笑,往下一看,这就是方才他见到的‘黑吧啦叽’的物种,坐在人类标准的考试桌椅上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容貌与人类相似,但眼睛特别大,耳朵只是两个小圆孔,身肤色漆黑一片。

    在他桌案旁边,也站着一位还没有桌子高的西诺侏儒,应该是他的随从了。

    “你好,我是塞姆!西诺公国的王子!”西诺侏儒伸出了手,也很黑,手指与人类一样,但只有三根。

    杜尘与他握了握手,“你好,我是弗朗西斯,兰宁勋爵!很高兴认识你,尊贵的王子殿下!”

    “哦,你太客气了,西诺公国只是一个小国,我这个王子管不了多少人的。对了,考官说你是封号斗神后裔,是哪一位?”

    “先祖西格鲁,圣,凯因!”

    “哇,圣辉斗神耶!”塞姆一听杜尘的先祖,大眼睛立刻兴奋地盯着杜尘,紧跟着,他用力一跳,站在了椅子上,让他的胸口露出了桌面,“西格鲁神,所有火系魔斗士的精神信仰呢,那我应该称您为神裔了!比武的时候,如果我与您做对手,千万要手下留情啊!”

    “放心,我的对手肯定不是你!”杜尘瞥了一眼卡曼。

    塞姆咧嘴大笑,他那双大眼睛神情很是丰富,“快考试了,我们以后再聊,那个,能不能叫你的随从往后退一步,站在我的随从前面?”

    杜尘随口叫阿里扎退后一步,可他马上就发现,两米多高的阿里扎站在西诺侏儒前面,立刻就把塞姆和他的随从挡住了,一步之遥的杜尘都看不见两个侏儒,那就更不要提考官了。

    “天啊,塞姆,你不是要……”

    “嘿嘿,尊敬的神裔,帮个忙啦!”塞姆从阿里扎的胳膊缝中露出头,大眼睛满是恳求的神色,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我的脑袋小,记不住很多典籍,只能用这个办法啦!”

    杜尘耸了耸肩,转过身去装作不认识他们,同时在想,帮人作弊,算不算善事啊??

    考试开始了。

    “七号考生,叫你的随从站远点!”有考官大声呵斥杜尘。

    后面的塞姆神色一变。大眼睛里惊恐不安的神色昭然若揭。

    杜尘心说,帮人帮到底吧,他笑道:“尊敬的考官,我是弗朗西斯,您来自圣约翰大教堂应该听过我的名字,也应该知道我的这个仆人阿里扎。”

    “原来他就是阿里扎!嗯,既然他脑子不好用,就随便吧!”

    其实,考官心里想的是,费迪南德教父关照过了,只要弗朗西斯不把答案拿到桌面上明目张胆地抄袭,那就什么都不管!

    塞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前面的杜尘把他惊魂初定的呼气声听得一清二楚。

    考试继续。

    把羽毛笔扔下,杜尘伸了个懒腰,他凭着《莲花宝鉴》带来的超强记忆力很轻松地就答完了卷子。

    他要交卷了,后面的塞姆顿时大急,用最低的声音恳求道:“求你了,再坐一会儿!”

    声音有些颤抖,似是恐惧什么。

    这黑吧啦叽的小家伙还真有趣,杜尘闲来无事,索性又拿起了羽毛笔,装作修改起来,可就在这时候,他屁股一痒,《莲花宝鉴》居然精进了!

    不可能!帮人作弊绝不可能是善事啊!杜尘百思不得其解,他是小偷,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基本的是非道德还是很清楚的,帮人作弊绝对不是善事!!

    可屁股上的感觉很明显,《宝鉴》告诉杜尘,你方才做了一件善事!!

    妈的,《莲花宝鉴》连善恶是非都不分了么?杜尘疑惑地想着。

    塞姆对杜尘感激涕零,西诺侏儒的脑子小,天生愚笨,虽然擅长魔斗气,但记忆力实在是不过关,可他们偏偏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种族,容不得蔑视和失败。

    如果塞姆因为文试落榜,就算他是王子,也会被送上火刑架,这就是西诺侏儒的风俗!

    所以,杜尘等于变相地救了他一条命!

    考试结束后,塞姆站在桌子上,拉着杜尘的手再三道谢。

    “您不愧是神裔,我代表西诺公国感谢您!”

    “不客气,其实我什么都没做!”

    “不,您已经帮助我很多了,弗朗西斯神裔,我代表西诺公国感谢你,并邀请您,休闲的时候去我的国家做客!体西诺侏儒都会热情招待您的!”

    对于塞姆的邀请,杜尘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但经过塞姆的解释他也明白了一件事,在《莲花宝鉴》的眼中,为了救人而办坏事,也算是善事!

    这……

    杜尘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一点!

    卡曼交了卷纸后,离开考场时对着杜尘挑眉一笑,丢下一句话便走了,“比武的时候,我等你!”

    文试之后,考生们不得离开凡尔纳宫,都住在了考场外的军用帐篷中,由带来的随从侍候。

    其实历年的斗神考试中比武才是重头戏,毕竟对斗神来说,武力才是最重要的。从文试的第二天起,凡尔纳宫内四千多名考生分成二十组,捉对厮杀。兰宁王宫凡尔纳里面,也在各个宽敞的角落立起了二十座高台,充当比武擂台。

    杜尘被分在了第七组,而且会是第一天上台比武的。

    这还真是有趣!

    应该是兰宁方主考官威德诺礼法大臣安排的。

    比武前夜,杜尘在帐篷里把玩着项链,盘算着明日该怎么做,一旁的阿里扎已经沉沉睡去,鼾声如雷。

    不管怎么看,杜尘总觉得项链下坠上的水滴是一滴眼泪,这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或者说直觉,没有任何理由!他就是觉得这是一滴眼泪,一滴女人的眼泪!

    “弗朗西斯,我可以进来么?”帐篷外有人轻声呼唤。

    是费迪南德教父的声音。

    “哦,亲爱的教父,你怎么来了?”杜尘藏好项链,把老神棍迎进了帐篷,他想要叫阿里扎起来,但被阻止了。

    老家伙穿了一身很普通的教士长袍,肥大的帽子遮住了头脸,显然,他是瞒着所有人来的。

    摘下帽子后,他紫色的眉毛紧缩在一起,沉声道:“弗朗西斯,封号斗神后裔必须参加一次斗神考试,这是圣教法典,我不能违背,所以前段时间没有阻拦你参加考试,可是,我很担心!”

    “您在担心什么呢?亲爱的教父?”

    “圣教的法典规定,为了观察考生的部潜质,比武中允许一部分考生死亡。”他摊开了手,“这是法典,没人可以更改!所以明天开始的比武中,可能会有对手伤害你,然后……”

    “然后我的守护斗神出手,剥了他们家的皮?”杜尘道。

    “是的,虽然你的守护斗神也是圣教的朋友,可他如果在斗神考试中杀了兰宁教区的考生家,我们圣教也很难做的!”

    费迪南德似在恳求,他为难的样子很是让杜尘疑惑,自己的守护斗神真的那么厉害么?竟然让兰宁教父如此为难。

    这时费迪南德心里也在思索,诸神在上,弗朗西斯到底有什么秘密,竟然拥有一位封号斗神做他的守护者!

    是的,昨日圣教的刑法专家已经做出了判断,从剥皮技术上看,那位神秘斗神是个封号斗神,与圣凯因家族的先祖西格鲁相媲美的存在!

    那场战役后,三块大陆上的封号斗神比妓院里的处女还要稀少,用手指都能数过来:教皇本人,斗神学院里的那个疯子,还有爱因斯大陆对面,苍穹大陆上的,那位被称作‘狮心王’的绝代雄主……

    天啊,到底是那位封号斗神闲着没事儿,来守护一个白痴神裔啊?

    不管怎样,封号斗神就是活着的神,轻易不能开罪!所以费迪南德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圣教结交这位朋友。

    而前提,就是就要让弗朗西斯在考试中平安无事,以免那位封号斗神发飙剥皮!

    费迪南德与杜尘面对面盘坐在地毯上,先是苦涩地笑了笑,又压低了声音道:“善良的孩子,我会做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希望你能配合,并且保密!”

    杜尘看着为难的费迪南德,道:“教父,您需要我做什么。”

    “是这样的,明天……”

    凡尔纳宫的夜色下,一个小帐篷内,兰宁帝国最尊贵的教父,与圣约翰城的美德,在兽人后裔阿里扎的呼噜声中,共同商议了一个有那么一点点无耻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