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498章 喋血摇篮之奥尔巴赫二与三
    第498章 喋血摇篮之奥尔巴赫二与三

    奥尔巴赫!?杜德是奥尔巴赫!?

    杜尘转眼向第十四门雷火炙炎炮望去,只见那小炮的周围出现了一圈类似于宇宙黑洞的环形光晕,周围一切的元素,统统被这一层光晕吸干,整整一片天空都出现了诡秘的空气流动波纹,不过更加诡异的是,这圈光晕有灵性一般,只是把小雷炮困在核心,不给他吸收元素的机会,但却不会伤害其他什么东西,尤其是下方的杜尔克斯城安然无恙!

    没错!正是杜尘亲眼见过的兽皇绝壁,绝不是杰米斯那跪地求饶的无赖招数,而是真真正正的兽皇绝壁!

    那么事情就奇怪了,杜尘心中顿时疑云丛生,虽然杰米斯没有明说,但无数的信息都让杜尘一直以来都相信一件事——杰米斯这个娘娘腔才是奥尔巴赫!

    可今天杜德也说他是奥尔巴赫,而且用出了如假包换的兽皇绝壁……

    难道有两个奥尔巴赫不成!?不!不会有两个的,就算赤军能用克隆技术复制出无数个奥尔巴赫,但斗气传承却是唯一的——无论有多少复制品,拥有十四级斗气,会用兽皇绝壁的奥尔巴赫只有一个,那么杜德一定是真的,也就是说……

    杰米斯并非奥尔巴赫!

    至少杜尘心里是这么想的,也是很合乎逻辑的想法!

    再说雷托亚,他眼见小兄弟被困光晕当中,自己又被奥尔巴赫擒住,自知没有了生路,但心中反而不再担忧了,“奥尔巴赫,想知道本该战死大峡谷的你,为何被困在银月岛么?呵呵,下辈子吧!”说完,他闭上了眼睛,坦然受死!

    杜德冷哼一声,铁手突然发力,生生扣进了雷托亚的脊柱,痛的雷托亚双眸崩裂欲爆,“说,还是不说!?”

    这时被困光晕的小雷炮大哭,“你坏,你们都坏,快放了我二哥!”

    雷托亚吃痛含糊道:“小兄弟,看来我们兄弟要一起死在这里了,抱歉,二哥拖累你了!”说着,他不知用了什么秘法,猛地向后一扭头,咔吧一声,他的头颅整整转了一圈,把自己给扭死了……

    这种自杀方式……人类绝对做不到,那也就是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雷托亚居然能够这样自我了断!

    杜德晃了晃雷托亚的尸体,确认他当真是死亡了,心中恼怒,却忍了下来,把尸体随手扔给军队,淡淡看了一眼杜尘,杜尘心领神会,丢给杜德一朵莲花,两人通力合作,把被困的小雷炮收在了莲花当中!然后杜德缓缓自空中落下,来到杜尘身边。

    杜尘尴尬地一笑,突然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可就在这时候,那三万兽人奴军眼见兽皇绝壁出现,自己的统帅居然是至高父神奥尔巴赫的化身……

    咕噜,一连串的吞咽口水声,紧跟着震天的吼叫响起,“至高……”

    唰,杜德轻轻一摆手,三万人的吼叫噶然而止,杜城南码头鸦雀无声,杜德环顾四周,“以我之名,命你等严守机密,不得泄露我的身份!”

    咚!咚!兽人猛击胸口,不再言语,但神情近乎于疯了一般,激动得热泪盈眶——兽人对至高父神的敬仰,绝非常人可以想象!可紧跟着,他们目瞪口呆!

    杜德躬身抱拳,对杜尘道:“义父,如今我方战区大获胜,但方才第十四门雷炮在悲歌死士战区异变后突然发难,那么悲歌死士必定遭遇意外,杜德建议,立刻援救悲歌死士!”

    杜尘张了张嘴,杜德不让军队泄露身份好理解,他是为了追查自己为何被困银月岛更加方便,可杜德明明知道了自己是谁,怎么……还叫自己义父!?他不敢相信地问道:“你,哦,奥帅,您还叫我义父!?”

    杜德淡淡道:“我只是分析出自己是奥尔巴赫,而不是想出自己是谁……我,还是杜德!”

    话说的很玄奥,可杜尘明白了,原来‘杜德’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人格,而不是当年的奥尔巴赫了……奥尔巴赫是至高父神,可杜德,还是杜城兵马大元帅!

    杜尘笑了,拍了拍杜德的肩头,“以后你我兄弟相称,我在一日,杜城军马便由你统帅一日!”

    杜德铁面后发出了沙哑的笑声,而剥皮看到这一切,嘴角抹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杜尘,杜德,剥皮,剔骨,还有安迪这五人赶忙飞向了悲歌死士负责的战区。

    这时候距离杜尘动手攻击雷托亚,不过区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在杜尘刚刚起飞不久,突然,杜尘东南方向的战区闪耀起一道光华,射向了斗神岛……

    又有一处失手了!

    杜尘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回顾一下方才异变的顺序——先是悲歌死士这里的天空突然暗淡,紧跟着杜城上空也出现异变,小雷炮突然具有了自主攻击的能力,紧跟着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下一个战区便失手了……

    是不是很像有一个人,先从悲歌死士的战区开始帮助赤军,紧跟着来到杜城帮小雷炮变异,然后……继续去帮助下一个战区的赤军!?

    想到这里,杜尘猛然一惊,顾不得打扰其他战区长官可能让他们分心失手,急忙叩响米尔亚兽,“我是弗朗西斯,教皇陛下,所有战区负责人注意,战斗出现意外!”简明扼要地把推断说清,杜尘又道:“看异变的顺序,下一个战区就是费迪南德负责的八号战区,大家小心!”

    教皇的声音很平淡,“知道了,连续有两处战区失手,温泉山防御大阵虽然抵御了这两次攻击,但斗神岛上的国君已经发现了情况不对……我正在维持秩序,不能亲自救援!但我已派提尔兽留心九大战区的任何风吹草动,同时派遣大军支援费迪南德!”

    只有教皇从容地回话,其他战区长官则是‘嗯’‘哼’地应了一声,看来,他们正‘忙着’呢!

    杜尘确认了回复的战区长官都有谁,心中咯噔一下,拜鲁并没有回复,看来第一次失手的就是他,而不是陨神五家!

    剥皮来到杜尘身边,问道:“费迪南德那里也要出事,我们是放弃已经遭到意外的悲歌死士,去救援费迪南德,还是……”

    杜尘咬咬牙,“去救悲歌死士!”

    事实上,抛开一切感情,从大局出发,救援费迪南德,放弃已经出事的悲歌死士是最好的选择,可是……雪姬和悲歌死士可是在一起的啊!虽然分手了,但那么长时间的感情岂是说放就放的!?平日里或者尴尬一笑,当作普通朋友来处,可真到了生死关头,杜尘必须先去管雪姬!

    众人正飞着,对面两人迎面而来,正是雪姬!

    雪姬一见杜尘等人飞来,远处的杜尔克斯城灯火依旧,便知道杜尘这里胜了,急道:“快!我们对付的那门雷炮变异开炮了,杰米斯大人拼死把我送出来求救,自己和其他人正用本命元素拼命啊!”

    杜尘一愣,雷炮开炮了?怎么自己没有听到一丝响动!?

    雪姬上前抓住杜尘的手臂,拉着便走!在路上解释清楚了悲歌死士的遭遇——起初一切顺利,那尊雷炮虽然变身跑体成功,可却没有开炮的机会便被困住了,可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星光暗淡,跟着,那门即将被俘的雷炮不知为何突然能力暴增,不但突出重围,而且趁悲歌死士不备,发动了小范围了炮火覆盖……

    在炮火覆盖的时候,杰米斯把雪姬送了出来,后面的事情雪姬自然就不知道了,她急忙去找最近的杜尘求救,这才在半路与杜尘相遇!

    至于这门雷炮为何与杜尘的小雷炮一般,在星光暗淡之后,突然发生变异,那就更不是雪姬所能知道的了!

    来到悲歌死士拼命之地,看清眼前的情形,杜尘狠狠蹭了一下鼻子,看了一眼杜德,杜德也正在看他,两人一同惊骇莫名!

    悲歌死士的战斗发生在一片大海上,杜尘入目所及,恰好看到这样一幅情形……

    本应该是九人,算上杰米斯是十个的悲歌死士只剩下杰米斯一人,不过并未见到其他人的尸体,不知道是失踪了,还是阵亡了,而那尊雷炮已经变化为炮身,正在酝酿着第二次开炮!

    可就在这时,杰米斯女里女气地一声‘娇笑’,突然高高跃起,在空中双腿盘坐,双手举过头顶……

    这动作杜尘可是刻骨铭心啊,接下来肯定是‘噗通’一声跪倒,大叫“好汉饶命!”

    可出乎所有人预料,杰米斯并未跪下,而是双手凌空虚抓,一道破碎虚空的黑洞陡然出现,围住了酝酿开炮的赤军尊者,黑黝黝的光环,诡秘的光晕……正是兽皇绝壁,如假包换的兽皇绝壁!

    这时候雷炮的已经放出了单体锁定模式的攻击,一道青紫色的光芒直扑杰米斯,但杰米斯的兽皇绝壁也刚刚出现,一道雷光,一圈光晕,就这么撞在了一起,结果是杰米斯的兽皇绝壁吸收了雷炮的光华,而自己也被震得吐血落入大海!

    但是不管怎样,杰米斯用出的是真真正正的兽皇绝壁,而且威力纯正,绝对是奥尔巴赫真身才能用出来的无双秘法!

    杜尘和杜德骇然对视,心里都冒出了一个怪异的念头——杰米斯是奥尔巴赫!?天底下有两个奥尔巴赫么!?

    这怎么可能!?人体可以复制,可斗气和秘法没办法克隆啊!

    这时雪姬眼见杜尘发愣,用力一推他,急道:“快啊,别看了,杰米斯大人亲口告诉我,他就是奥尔巴赫!那他用出兽皇绝壁又有何不可?!只是我答应过他保密……”雪姬来不急细说,言罢挥剑去营救落水的杰米斯!

    妈的,杰米斯承认自己是奥尔巴赫,杜德也分析出自己是奥尔巴赫,两个人还都拥有奥尔巴赫的斗气和秘法……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至高父神啊!?

    杜尘狠狠一摇脑袋,“杜德,现在绝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你和安迪对付雷炮,我和其他人救人!”

    杜德也点了点头,这时候的确不是思考谁才是真奥尔巴赫的时候,他起身扑向了雷炮,出手与杰米斯一模一样,赫然也是兽皇绝壁,一出手便制造了足够大的真空地带!

    而杜尘风雷双翼舞动,抢在雪姬前面捞起了杰米斯,莲花圣光紧跟着辐照在他的身上,急问,“其他人呢!?”

    杰米斯气若游丝,但不急着回答杜尘的问题,反而感叹了一句,“哎呦,艺术的人生,还真是跌宕起伏呢!”

    艺术……个屁!

    从军事能力上说,杜德更像真正的奥尔巴赫,可从脾气秉性上看,杰米斯才是那个传说中娘娘腔,千人厌,万人恶,不招所有人待见的,又不得不佩服的奥尔巴赫大元帅!

    杜尘狠狠瞪了一眼杰米斯,“你他妈的别感叹了,其他人呢?都死光了么!?”

    杰米斯嘿嘿一笑,“没,刚才雷炮开炮后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影子,把其他人都给抓走了!咦?兽皇绝壁,你的杜德怎么会用我的兽皇绝壁!?”

    杜尘扭头一看杜德和安迪有足够的把握,便急问,“杰米斯,这种时候了大家没必要骗人,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奥尔巴赫!?”

    杰米斯一点头,“当然是啊!我当年奉命出征大草原,可是即将取胜的时候,却不知怎的遭到许多神秘人袭击,战死在大草原——哦,我现在知道了,袭击我的人应该就是赤军!嘻嘻,可你别忘了,我大哥林奇巴顿号不灭死神,我学过大哥的不死兽皇体,所以侥幸在战后多年复活了,这才救了博文等人,组建悲歌死士,从玛格丽特开始调查陨神大战中的种种异端……”

    有根有据,顺理成章,那么杰米斯是奥尔巴赫无疑!可杜德呢?人家的记忆同样也是铁证如山,完能证明自己就是奥尔巴赫啊!

    该死的,究竟谁才是奥尔巴赫!?

    这时候杜德和安迪已经擒下了那尊雷炮,看眼睛是蓝紫色的,那么他就是赤军的老七,雷战!

    杜德压着雷炮来到杜尘身边,看了一眼虚弱的杰米斯,杰米斯也看了看他,两人的眼中都透露出无比的疑惑!

    杜德冷冷道:“这种时候,我们谁都没有必要争夺一个奥尔巴赫的身份,那么……我们都是真的坚信自己就是奥尔巴赫!”

    杰米斯点点头,趴在杜尘的莲花上享受圣光,“我应该是真的,因为我的记忆从没有任何问题,我清楚地记得自己从小时候到现在的一切事情,一定是你的记忆混乱,分析时缺少了一些东西,才误认自己就是奥尔巴赫!”

    杜德摇了摇头,“如果我是假的,那你怎么解释我拥有奥尔巴赫的斗气和秘法,并且拥有他军略能力的事情!?”

    杰米斯哑口无言!

    杜尘摆了摆手,“先别说这个了,不管你们谁是奥尔巴赫,我们现在都是朋友,都有共同的敌人!”

    顿了顿,杜尘把自己的遭遇简要交代,摸着鼻子问,“杰米斯,我们现在既需要救回其他的悲歌死士,也需要支援其他战区,如果你是奥尔巴赫,就拿出你当年独步天下的战场决断能力,告诉我们,两件事我们应该先做哪一个?!”这其实可以看做一次试探,杰米斯要是真的奥尔巴赫,那此刻他一定能拿出最精彩的决策——真正的奥尔巴赫有这个能力!

    杰米斯想也不想地说道:“这其实是一件事!从头看,我们今夜的计划原本是完美无缺的,可就在刚才,我这里首先出现一道黑影,跟着本应该束手就擒的雷战便突然强大,而那道黑影抓了其他死士之后就向你的战区移动,使第十四门雷炮变异,再接下来便是下一个战区失手……”

    瞄了一眼雷战,杰米斯哼道:“我们要救人,支援战区,但都不能仓皇去做,不然什么都做不成!那么……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先弄清那道黑影究竟是什么,然后有针对性地对付他!”言下之意,要先审问雷战,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杜尘略一点头,目光盯住了雷战!

    杜德和安迪压着雷战,都格外地留心,有了雷托亚的经验,谁都不会让雷战再次用诡异的方式自杀的!

    杜尘回忆起菲儿对雷战的评价,‘这尊雷炮刚猛勇毅,可以看做赤军雷鸣手下的头号战将!’刚猛的性格是么?呵呵……

    杜尘冷冷一笑,“雷战……”

    勇毅之人必定傲骨铮铮,严刑逼供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但是这种人同时重视情意,拿亲人威胁他们才是上策——这是杜尘前世从黑帮审讯手法中学出来的!

    这时候,杰米斯瞄了一眼小雷炮,忽然咦了一声,“弗朗西斯,人家知道小雷炮为何变异了!”

    他面前起身,手指小雷炮眼睛的位置,那上面多了一圈银色的丝线,方才事态紧急,杜尘没有留心,不过就算他留心了,也不知道这圈丝线是什么!杰米斯道:“太古兵科之阿米亚引线聚力器,必定是那道黑影给了小雷炮这东西,才引起他的变异……”

    当日轰伤玛格丽特的时候,沁水神女就曾说过,炼金器道配合太古兵科,才是最为强大的存在,如果亚当斯开炮时有什么兵科瞄准镜,那她损失的就不止一条手臂了!

    杰米斯瞄着雷战道:“也就是说,引起这一连串异变的家伙极为擅长太古兵科,而且精通雷炮的结构!那么他的身份范围就非常小了……圣达克家族擅长太古兵科,可他们此刻正在对战赤军,除此以外擅长太古兵科的还有昔日神皇的助手——玛格丽特,魔主波尼斯,还有魔族最高联席会议的冈罗长老……”

    杰米斯一脸说出了六个名字,笑道:“雷战,究竟是这几个人中谁在帮你们赤军!?你是自己说出来,还是我给你一个接一个地往下分析!?”

    雷战怒视着杰米斯,一面有杜尘威胁,一面又有奥尔巴赫的施压,他心中愤恨不已!

    可就在这时候,外海传来一连串女里女气地笑声,与杰米斯的笑声颇有几分神似,“哎呦,杰米斯,你刚才可还是说漏了一个人呢!天下精通太古兵科的可不只有那六个!”

    众人一惊,尤其是杜尘,因为一直观察形势的杜斯居然没有发现有人来了,这人能逃过杜斯的‘热成像’,必定极难对付!

    来人一袭黑衣,头上带着黑铁面罩,连眼睛都看不清是什么眼色的,他瞄了一眼背负的雷战,懊恼道:“讨厌死了,雷战,我不是叫你尽快解决战斗,然后去帮下一个么?可你怎么被人俘虏了?害得我半天没有等来你,还得回头来搭救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雷战哼了一声,“该死的,如果不是你让二哥雷托亚出了意外,给了弗朗西斯回身救援的机会,我又怎会战败被俘!?”

    “唉,这也不能怪我呢!我给了你的小弟弟聚力器,本以为他能搞定一切,可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杜德——而我这时候又急匆匆地去帮下一个战区了……”

    说话的功夫,这人已经来到了距离众人不过五百米处!

    听他与雷战的对话,此人必定是敌人,但谁也没有轻举妄动,杜尘冷冷地盯着他,忽然觉得奇怪,听声音,这是一个女人,可看他黑袍下的身材,又是一个男人,那他就是……

    跟奥尔巴赫一样,娘娘腔的男人!

    杰米斯盯着他,娇笑道:“人家漏掉了谁,你倒是说一说嘛!”

    两个娘娘腔对话,当真叫人恶心,那人媚笑一声,“你漏掉了奥尔巴赫,作为陨神第一战将,奥尔巴赫怎么可能不精通战场利器——太古兵科呢!?”

    杰米斯‘扑哧’一笑,的确,奥尔巴赫当真精通太古兵科,可是不管是杰米斯他自己,还是杜德,都有可能帮助赤军吗?那杰米斯没提奥尔巴赫势力所应当的!

    “哎呀,你真笨,奥尔巴赫本人就在这里,那还用提么?”杰米斯手指来人笑骂。

    那人反过来手指杰米斯,“谁说奥尔巴赫在这里?我分明才刚刚到来嘛……”

    什么!?他自称奥尔巴赫!?

    众人正在惊讶时,来人突然高高跃起,双腿盘坐,两手虚分,“受死吧!兽皇绝壁!”

    又是一个娘娘腔,能用出货真价实的兽皇绝壁的奥尔巴赫……

    杜尘懵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奥尔巴赫!?

    现在只有一点可以肯定,斗气和秘法不可复制,这三个人不管谁是真的,都绝不不可能是克隆人,复制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