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473章 我可是清洁工
    第473章 我可是清洁工

    杜尘微闭着双目,指尖在酒杯的边沿轻轻划着圈。老沃玛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叫杜尘退兵放过荆棘谷!同时,他也给杜尘带来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消息——荆棘谷二十万平民,至少有一半人罪不至死,甚至根本就是无罪之人!

    那这一战接下来该怎么打?把荆棘谷杀光,杜尘对十万无辜者下不去手!放过荆棘谷?那教皇派拜鲁监军的意义何在?教皇会放过杜尘么!?人家可是拥有三门雷炮,千万大军的未来神皇,还不是现在的杜尘敢正面对抗的存在!

    那么把荆棘谷民划分开来,杀恶人,瞒着教皇救好人呢!?

    杜尘缓缓说道:“老人家,我也有三问,其一,您今天这些话或许可以打动我,但您认为,它能打动教皇陛下么?”

    老沃玛摇了摇头,“教皇已经被野心蒙蔽了双眼,这些话他听不进去的!”

    “那么就算我今天被你说动退兵,可明天,教皇就会派更多的大军前来剿灭荆棘谷!既然荆棘谷注定要被毁灭,那为何不是由我来亲手毁灭它?至少,我不会像拜鲁之流一般,杀俘虏,屠平民,连老人和孩子也不放过!”

    老沃玛默然无语,杜尘又道:“其二,如您老所说,荆棘谷内十万恶人十万无辜,那您老,能把谁是恶人,谁是无辜者分清楚么?”这是问题的关键!

    老沃玛苦笑道:“恐怕就算是普林斯复生,也无法把二十万混居在一起的荆棘谷民,彻底分清善恶!千年荆棘谷,无论好人坏人,都是一家人了……”

    “正是!”杜尘站了起来,“我不会放过恶人,也不想滥杀好人,所以我与荆棘谷之间最好的结局是——荆棘谷里面的恶人随着荆棘城一同毁灭,而我顶着教皇的压力,保护那些好人!可混居千年的荆棘谷民根本无法彻底分清谁好谁坏,于是我有第三问——您老有什么办法可以教我,让我分清他们当中的善恶,搭救无辜者!?”

    杜尘两手一摊,“自古善恶在人心,如朗多将军之类的人毕竟是少数,荆棘谷恐怕大多还是善恶难辨之人!您老若是有办法分清,我听您老的,杀恶人,豁出去对抗教皇搭救好人!可您有办法么?”

    老沃玛哑然无语!

    良久,沃玛苦涩一笑,“好一句自古善恶在人心,想不到大人对善恶之道的理解还在我之上,老头子短视了,难道荆棘谷中的无辜者真的就没有活路了么?”

    杜尘举杯摇头,“至少你我都想不出办法,不是么?好了,等下我会派人把您老秘密送出荆棘谷,您老想去哪里,就请自便吧!”

    “您放我走?”老沃玛奇道:“大人您不会后悔么?我可是荆棘谷的城门清洁工!”

    杜尘哑然大笑,“是啊,您老是清洁工!两国交锋,我为难您一个清洁工做什么?”

    老沃玛砸吧砸吧嘴,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搞笑,深鞠一躬,“那么老头子告辞了,不管将来如何,大人顶着教皇的压力愿为无辜者考虑,这颗仁心,老头子铭感五内!”

    杜尘挥了挥手,目送老沃玛离开帐篷,心中却想道:“仁心个屁啊,老子就是想把善事最大化!可他妈的教皇在盯着我,如果我不灭了荆棘谷,教皇必定会有后续的惩罚措施来对付我!可我要是灭了荆棘谷,且不说如何才能在教皇的注视下,把那些无辜者偷偷地保护起来,单说如何分清二十万荆棘人谁好谁坏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如何才能做到善事最大化呢……不好办啊!”

    “不过一旦自己把这件事办好,那就是灭十万恶人,救十万无辜的大善事,第五卦铁定开!”

    摸着鼻子思来想去,杜尘忽然怪笑了起来,提笔写了一封信,“尊敬的莉雅女王陛下,本公攻略荆棘谷遭遇难题,不知您是否有时间,滚过来帮个小忙呢?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谨以为谢!”

    写完,杜尘喝道:“哈里,带上两袋最酸的酸梅,坐我的亚龙辇去米琪公国,把我们的大总管给我找回来!他奶奶的,普林斯复活也没有办法么?可老子还有莉雅!咦?方才……老沃玛这个笃信众神的守墓人……居然敢直呼神皇名讳!?”

    杜尘倏然一惊,恍然意识到方才老沃玛的语气有些不对劲,什么叫‘你对善恶之道的理解还在‘我’之上?’你一个清洁工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紧跟着杜尘彻底反应过来了,自己跟老沃玛谈论这些做什么!?前世,一个省长兼军区司令会跟一个打更老头商量军国大事么?今生同理,堂堂杜公上将军有必要与一个清洁工研讨荆棘谷的命运吗?

    似乎这老头身上有一些东西,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就绝不会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来对待……

    “来人,把老沃玛给我叫回来!”

    该死啊,自己怎么迟钝到现在才发现事情有古怪!?

    可外面卫兵道:“大人,那老头一出辕门就消失不见了!”

    就在杜尘写信的时候,荆棘城古塔地下密室内!

    齐格,艾薇儿,托马斯三人守在病榻旁,托马斯愤怒地走来走去,“齐格,这就是你的好学生,他一战灭了我荆棘谷三万大军,如今更是兵临城下,准备把我们统统杀光!”

    病榻上的塞纳出乎预料地年轻,绿色长发,风韵犹存,只有四十多岁的模样,但却面无血色,气若游丝,其实以斗神实力和年纪之间的对应关系来算,封号斗神的寿算在三百年左右,不过像普通人名为‘人生不过百年’,但极少有活到百岁的一样,封号斗神的平均寿命大概在两百二三十岁之间。

    那不到百岁的塞纳可算得上英年早逝了……

    塞纳微微张开了双眼,声音虚弱,“老三,别,别发火……跟二姐说一说,现在荆棘谷还,还撑得住吗?”

    托马斯急道:“弗朗西斯带兵倒是不多,只有三万!可那神将杜德实非人力可敌……”

    咳,咳!

    塞纳急得剧烈地咳嗽起来,艾薇儿赶忙含泪给她抚背顺气,“泰德呢?泰德是魔族大元帅,统兵能力冠绝荆棘谷,难道他也守不住么?”

    托马斯神色一变,没有回答。

    艾薇儿安慰道:“师傅您放心,昨日就是泰德用空城计退了敌兵……”

    听艾薇儿详细解说了昨日的战局,塞纳不知从哪里来了精神,点头道:“好,我没有看走眼,泰德对得起三当家这个位置!老三,传我谷主令,从今日起,一万荆棘禁卫交给泰德统帅,并且永世作为他布罗克曼家族的亲兵,我塞纳临终与他歃血盟誓,泰德不负荆棘谷,我荆棘谷永世不负泰德!”

    托马斯急道:“二姐,你就这么把禁卫军交给一个新人了!?那是不是我未来的谷主之位也要交给他!?”

    塞纳顿时被气得缓不过起来,齐格怒道:“老三,我比你更熟悉泰德!他没有心思跟你抢谷主之位!塞纳,塞纳的临终遗言你也不听么!?”

    艾薇儿也哭道:“三叔,相对抗杜德的天元杀阵,只有泰德的七星耀神才能做到,师父把禁卫军划为泰德家兵,是为了,为了让泰德把七星耀神阵留在咱们荆棘谷啊!”

    托马斯咬了咬牙,“好,我他妈的这就去传令!”

    等托马斯摔门而去,塞纳看了看齐格,“大哥,二妹临死求您一件事情……”

    齐格双目一闭,他知道塞纳要说什么。

    “大哥如今贵为天下斗神之父,二妹本不该让你与荆棘谷这肮脏的地方联系在一起的,可,可荆棘谷是义母一生的心血,不能断送在我们手中啊!”说着塞纳翻身下拜,“大哥,看在过世义母的颜面上,您,您想办法救救荆棘谷吧!”

    齐格苦笑,我何尝不想救荆棘谷?可怎么救!?我不暴露身份,以一己之力能对抗弗朗西斯数万大军吗?要是暴露身份……这次是教皇要灭荆棘谷,萨马九世虽然与我称兄道弟,可遇到利害关系之时,只消我的身份曝光,他立刻就会把我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进而吞并斗神岛,哪里会给我搭救荆棘谷的机会?!

    看到齐格一筹莫展的脸色,塞纳苦笑道:“是我为难大哥了……算了,大哥趁着还有几条密道未被毁掉,替我,替我带着艾薇儿离开荆棘谷,世人只知有刹,不知有艾薇儿,她应该继续做首相家大小姐的……”

    “不,艾薇儿不走,师父,荆棘谷就是我的家!”

    师父两个女人生死诀别,哭成了一团!

    “唉!”

    齐格仰天长叹!“罢了,我齐格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