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469章 战前雷云
    第469章  战前雷云

    第二日,杜尘从拜鲁手中接过了教皇陛下的水晶密令,随即返回杜尔克斯城整军备战!可战事一起,数万大军绝非一两日之内就能开动的,粮草辎重,战器磨合,出征动员……诸多事端忙的杜尘焦头烂额,而弗琳达这时一面改组杜城行政体系,一面与杜德比较军事能力,可以说,杜尔克斯城军政两界都进入了繁忙的战前准备。

    在这期间,教廷战前情报源源不断地通过玛斯送到了杜尘的手上,首先便是荆棘谷的所在地,必须说明的是,荆棘谷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严谨,就连亚当斯这个三当家的亲信,也只知道荆棘谷在爱因斯东北端的大雪山区域,可大雪山延绵千里,具体是在哪一个山沟里面……恐怕只有荆棘谷的几位当家心里才清楚了——荆棘谷规,只有当家人才有‘睁眼进出’的权利!

    不过教廷牺牲了大量的情报人员,总算打探出了一个具体的范围,一旦战事开启,教廷会用飞行兽大队把军队空投到这个范围之内,之后地毯式搜索,开战的事情就是杜尘的了。

    就在杜尘力备战的时候。爱因斯东北端,大雪山!

    两个人在冰天雪地中快步行走,但身后的积雪上,却没有留下本应该出现的四行脚印。一人兽面重甲,另一人黑袍遮面,他们来到一座冰封悬崖下面,黑袍人仰望悬崖顶端一座墓地似的破败建筑,黯然一叹!

    “六十年了,我齐格终于回家了!扎罗山的神皇墓地依旧,荆棘谷密道依旧,可我……却老了!”

    齐格纵眼四望大雪山的景色,一双老眼不自觉地留下了两行浊泪……近乡情怯,离家六十年的游子再回故乡,心中自然百感交集,尤其是那悬崖上的神皇墓地,当年,他就是在这里败于托马斯之手,不得以远走斗神岛,背井离乡六十年!

    缅怀了一阵,齐格与艾薇儿隐没在悬崖的山石当中,走过一条宽阔的隧道,眼前豁然开朗——外面是冰天雪地,里面却是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远处,一座诺大的城市矗立在青草茵茵的平原上,古朴壮丽,城门上悬匾额——荆棘城!

    原来,荆棘谷如同沁水湖一般,是生命树连接的一处天外天!

    走过同往城门的广阔平原,迎面一个扫地的老头迎了上来,“刹少主,您回来了,这位是……”他诧异地看了一眼隐藏在黑袍下的齐格。

    “他是我的朋友,其他的不要问了!”

    艾薇儿对他略一点头便与齐格走进了城内,可刚走几步,齐格扭头深深看了一眼那扫地的老头,低声道:“艾薇儿,沃玛怎么在这里扫地?”

    “咦?师伯您认识老沃玛?他刚刚入谷一年多啊!”

    “沃玛是兽族圣山的守墓人,五年前我祭奠那些无名英雄的时候见过他一面,他怎么入谷了?”

    艾薇儿笑道:“师伯有所不知,年前波尼斯袭击奥尔巴赫大峡谷,魔族再现人间,老沃玛担心他看守的英雄冢被魔族破坏,就带着英雄牌位逃到了大雪山,准备避世隐居。可他受不了大雪山的寒气,昏倒在了扎罗山的神皇墓地附近,我见他可怜,就把他救了回来……您放心,这位老人家与世无争,更发誓终生不离开荆棘谷,不会有问题的!”

    齐格‘嗯’了一声便不在理会,可城门下,老沃玛拄着扫把,笑眯眯地望着齐格的背影……

    这老家伙正是当年在兽族圣山,跟杜尘大谈‘无名英雄才是真英雄’的守墓人!

    走在偏僻的小巷里,艾薇儿问道:“师伯,如今谷内只有三叔和几位已经退居幕后的长老知道您的身份,您还要见一见他们吗?”

    “物是人非,不见也罢!艾薇儿,这一次只有你,托马斯,还有塞纳知道我回来,明白吗?” 齐格缓缓摇头,又道:“跟我说一下谷内的变化吧!托马斯这老小子可是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啊!”

    艾薇儿点了点头,“如今谷内的几位当家都不是您离开时的那几位了,八当家是大长老的儿子,算起来,也还是您的侄子呢,而七当家……”简单介绍了荆棘谷的基本现状,但不知为何,艾薇儿跳过了三当家,最后才说道:“师伯,自从三当家康斯坦丁失踪后,咱们的荆棘谷就乱了……”

    齐格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艾薇儿的意思,冷哼道:“三当家在谷内负责统兵军饷,权柄大着呢,康斯坦丁失踪了,自然就有人眼红这个位置!”

    艾薇儿苦笑道:“是啊,原本师父指定了一人暂代三当家的位置,可另外几位当家不服,说新的三当家才入谷一年多,又是来历不明的紫血人,怎么能让他骤然得到高位呢!?结果,几位当家联合起来排挤新的三当家,就连三叔这个紫血人也多番为难人家,唉,师父的身子越来越弱,也管不了他们了……”

    齐格听得眉头紧缩,“哼,托马斯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居然连自己的同胞都排挤!”

    “三叔还算好的,他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也没有下死手,最可气的是八当家!”艾薇儿不忿道:“新的三当家有一个女儿,容貌之美是艾薇儿生平仅见,八当家见人家姑娘漂亮,就窜达着几位长老帮他逼婚!师伯您说,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齐格眯缝着眼睛,心中动了真火,自己的子侄做出这种事情,老爷子也是面上无光啊,森然道:“最后怎样?逼婚成了么?”

    艾薇儿笑道:“没!那姑娘可厉害着呢,她叫神宠操控着城的蛇虫鼠蚁,把八当家咬得遍体鳞伤,那场面……可笑坏了不少人呢!”

    齐格也笑了,“想必是那姑娘的神宠擅长精神操控……艾薇儿,新任的三当家叫什么名字!?”

    老爷子心头咯噔一下,魔族,绝美的女儿,擅长精神操控的神宠……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

    果然,艾薇儿不出意料地答道:“新的三当家叫泰德,他的女儿叫海伦,而那只神宠不经常见人,艾薇儿不熟,好像……是叫素兰吧?”

    “呵,哈哈!”齐格怪笑了起来,艾薇儿赶忙询问缘由,老爷子笑道:“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那是我齐格最丢人的一次战斗,不但被人毒得身斗气封闭,还叫那时候只有一级斗气的弗朗西斯给当作老贼收拾了!”

    艾薇儿忽然沉默无语,既不追问师伯与泰德父女的具体恩怨,也不再另说什么……

    齐格恍然,知道自己失口提起了弗朗西斯,这个在艾薇儿面前最好不要提的名字,便打了个岔,笑道:“走吧,去见你师父,想必塞纳已经等急了!”

    不久之后,齐格眼角含泪走入了一座独门小院,艾薇儿守在门外,隐约间听到里面的哭声,不由得暗自一叹,虽然荆棘谷内乱丛生,几位当家闹得不可开交,但有师伯一直守在身边,师父他老人家也应该走得安心了……

    临终有一生牵挂之人执手床边,纵一死又有何憾?可我若死了,谁会守在身边呢?

    是白发苍苍的爷爷,还是含泪痛哭的母亲?

    反正不会是他!

    杜尔克斯城的军政准备在一个月后终于结束了,出于保密和外交考虑,杜尘借军演的名义,把三万兽族奴军开到大三角海域上的一座岛屿,而教皇不惜血本,抽调了教廷能动用的所有飞行兽,组建了陨神后规模最庞大的空中运输部队,早早就等在了这座岛屿上!

    此行大雪山,杜尘可说是把家底几乎都带上了,杜德统军,弗琳达总摄大局,剔骨和安迪亲随,甚至就连哈里管家也因为是雪比人,熟悉大雪山环境而跟随杜尘出征。而杜城的留守工作则是交给了凯西尼和两位老祖母,他们足以保证杜城系统的平稳运行。

    仅仅两天的时间,飞行兽便把三万大军送到了大雪山的范围,随着杜德一声军令,大军在一处开阔地安营扎寨,而前锋大将亚当斯立刻率领所部地毯式搜查附近雪山!

    暖帐内,大家围在一份巨大的地图前面,拜鲁笑道:“弗朗西斯老弟,杜德将军,这就是教廷秘制的雪山地图,话我不多说,只有一句——你们就当我这个监军不存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五个月后就是库伦盟会……”

    杜尘瞄了一眼铁面黑甲,持戟而立的杜德,本想夸口说三个月就解决战斗,可杜德淡淡说道:“战无常势,荆棘谷敌情不明,本将不承诺何时结束战争!”

    拜鲁干笑了两声,“既然杜德将军这么说,那我也不好说什么,军事上就交给将军你了!弗老弟,玛斯,这附近有一座神皇墓地,虽然破败了,但我们身为教父,说什么也得过去祭拜一番才对啊!”

    杜尘撇了撇嘴,玛斯更是叫道:“规矩还真他妈的多,老子不是神棍,不去!”

    玛斯并非文职教父,可以不去,但杜尘碍于身份必须得去意思一下,从地图上看,这座神皇墓坐落在一座名为扎罗的雪山上,不过里面埋葬的并非真正的普林斯遗体!

    在三大陆上,神皇墓就像是杜尘前世的轩辕黄帝墓,万万千千,根本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可仔细一打听,其实还都是后人出于各种原因而修建的衣冠冢,说白了就两个字——假的!

    而扎罗雪山上的神墓,可能是许久以前雪原部落用来纪念神皇的,但后来部落消亡,这座矗立在冰天雪地之中的神皇墓也就破败了。

    在大雪中缓步走上雪山,拜鲁忽然一笑,“老弟,我们来晚了,尊夫人可是比我们都有心啊!”

    雪姬正亲手修葺着那已经破损不堪的墓碑,神色认真,没有一丝怠慢,而小贝贝正抱着一把大扫帚,刷刷地扫着墓前的积雪,但嬉皮笑脸,看样子,玩儿得正开心呢!

    拜鲁和玛斯上前祭拜,杜尘却来到了雪姬身边,笑道:“天寒地冻的,你怎么来这里扫墓了?”

    雪姬认真地说,“这是神皇陛下应有的尊荣!”

    杜尘哑然无语,不过想想也是,雪姬的秘法月轮舞就是脱胎于神皇的九神诀,而且她从小就被玛格丽特灌输神皇有多么伟大,多么崇高的思想,可以说对神皇尊重到了骨子里,今日此举并不叫人意外。

    杜尘心痛地看了一眼雪姬的双手,“心意到了就好,冰天雪地的,我们回……”

    雪姬正色打断杜尘,“再等等,我要把它重新修葺一遍!”

    杜尘张了张嘴,心说,一座衣冠冢而已,有什么值得修葺的?就算神皇真的埋在这里,可一个被自己开发的人工智能搞死的科学家……值得受到如此尊重吗!?想了想,杜尘把话藏在了心里,打岔道:“亚亚呢?他没跟贝贝在一起么?”

    不知从何时起,杜尘学会在雪姬面前思量着说话了,而没有初恋时那种头脑一热,什么话都能说出口的冲动了。

    雪姬这回笑了:“唉,我们的大高手又在深沉了,诺,最高的那座雪山上!”

    只见附近最高的那座雪山上,在安迪的保护下,亚力克斯叉腰迎风而立,身上只穿着一条红色的三角小内裤,微闭着双目仰望天空,似在思索着什么深奥的问题!

    杜尘哭笑不得,他倒不是怕孩子冻着,可冰天雪地的大雪山巅,一个只穿内裤,连二月份有几天都算不清楚的傻小子就这么傻站着……

    小贝贝跑过来抓住杜尘手臂,“爸爸,弟弟受刺激了,都深沉一个多月了呢,您不要打搅他哦!”

    杜尘奇道:“亚亚受什么刺激了?”

    小贝贝气鼓鼓地说,“爸爸一点都不关心儿女的成长呢!上次在斗神岛,弟弟被托马斯欺负了,心里生气,说要在冰雪的煎熬下思索出进化的奥秘呢!”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弟弟说这叫……高手,必须激励自己,洗刷耻辱!”

    杜尘愕然,的确,自己这段时间忙得焦头烂额,没时间管孩子,可是……

    雪山上,安迪百无聊赖地啃着一根骨头,无奈道:“少爷,您究竟有没有想出来啊?我们回去吧,安迪都快冻死了!”

    亚历克斯仍旧不肯睁开双眼,撇嘴叉腰说道:“雪狼也会被冻死?高手,不喜欢听假话!”

    安迪无奈地叹了口气,试探道:“要不,您先回去把饭做了,然后再回来继续想?”

    “嗯,有道理!”亚亚睁开双眼,酷酷地瞥了一眼安迪,又望了一眼天空,“高手,回来继续想!”

    安迪欢呼一声,驮着亚亚飞快地跑回了营地,可这时候杜尘已经在雪姬的注视下祭拜神皇,安迪又跑得太快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刚才亚历克斯所立地方的上空,隐隐汇聚起一团小小的雷云……

    几乎是同一时间,荆棘谷,内城古塔最高层,伤势还未曾痊愈的托马斯阴冷地坐在主位上,目光扫过下面的七个人,艾薇儿坐在他的身边,而身为三当家的泰德,却坐在最后一个位置上!

    “几位当家,扎罗雪山上出现数万兽族军队,并且大肆搜索,他们打的是杜尘神教的旗号,领头搜索的人是我们荆棘谷的叛徒亚当斯!很明显,弗朗西斯是冲着我们荆棘谷来的……如今谷主已经不能主事,命我暂代谷主之位,你们都是什么心思,说吧!”

    须发洁白,满脸皱纹的四当家迟疑了一下,“二当家,我们荆棘谷虽然尽是罪犯恶人,但从未主动招惹过谁,而荆棘城的所在地更是只有我们几位当家才知道……说不定,这是一场误会,万一外面的军队只是来做些寻宝找人之类的事情,恰巧来到我们的门口呢?”

    “误会?哼,亚当斯那个叛徒带队搜索,数万大军已经围住了我们的家门,这还能是误会么?”

    啪!托马斯拍案而起,“废话就少说了,我只问你们一句话——怎么打!?老五,你先说!”

    五当家是个矮胖的老人,笑眯眯地说,“弗朗西斯杀上门了,我们无非两种选择,主动出击,或者闭门死守!至于选择哪一种……二当家您一定已经胸有成竹了吧?”

    圆滑的家伙!托马斯嗤笑一声,“老六,老七,你们的意思呢?主动出击还是闭门死守,给我一句‘准话’!”

    被点名的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六当家先道:“主动出击,容易暴露我们荆棘谷的真正位置,失去我们最大的依靠——隐蔽的地理优势,所以我建议闭门死守!”

    七当家也道:“我同意六哥的意见,闭门死守才是上策!”

    托马斯点了点头,且不论他们说的对错,但总算有两个给出准话的了!“克里森,你怎么说?二叔我不要模棱两可的废话!”

    八当家克里森是齐格的子侄辈,所以托马斯也就直呼其名,而没有尊称八当家,呃,他也就是那个被海伦放蛇虫鼠疫,咬得遍体鳞伤的倒霉蛋!

    克里森是这里刹之外的唯一晚辈,年纪不算大,三十五六岁的模样,红发高个,容貌剽悍精明,他慢条斯理地敲了敲桌子,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笑道:“二叔,我想先提醒大家一件事!”

    目光瞄着坐在最后的泰德,“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在入谷交代背景的时候说过,他们父女曾经在圣约翰城,帮助弗朗西斯营救其长兄史蒂夫!而如今大兵压境的统帅偏偏又是弗朗西斯……呵呵,我的意思想必几位叔伯都明白了吧?”

    泰德哼了一声,淡淡说道:“我泰德公私分明,我们父女与弗朗西斯的确有私恩,但我如今身为荆棘谷三当家,凡事以荆棘谷为先!此战,我若与弗朗西斯勾结,便如此椅!”咔吧一声,他生生扭断椅子的扶手!

    不得不说,托马斯在不跟齐格较劲的时候,脑子还是很清醒的,至少此刻他很清楚,泰德虽然不招自己待见,可他的确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弹压了他的心情,不然大战未到,内乱便已经开始了……

    托马斯笑道:“三当家的为人我托马斯信得过,克里森,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明白么?!”

    克里森点头一笑,“明白,我方才是忽略三当家的为人了,我为我的冒失道歉!”

    说着,他起身给泰德鞠了一躬,态度诚恳,又笑道:“接下来,我说一说我的看法——二叔,亚当斯这个叛徒,从来都是蒙着眼睛进出荆棘谷的,那么,如果放任亚当斯这样找下去,他会用多长时间找到我们荆棘谷的真正位置呢?这个时间,就是选择攻守的关键!”

    泰德也道:“正是,如果亚当斯要三四个月才能找到我们,那我们尽可闭门不出,扎罗雪山千里冰封,四个月后冬季又将来临,到时候弗朗西斯等一干高级斗神受得了,普通士兵却绝难忍受雪山的冬季寒冰,他们必定撤军!可如果他们只要一两个月就能找到我们……那不如主动出击,争取正面战场的主动权!”

    托马斯阴冷地笑了,说了半天,总算听到了两句真正的临机军谋之言,可他妈的这两句话为何不是出自我的嫡系,老六和老七之口!?

    “两位当家说的好!那你们认为,亚当斯要多久才能找到我们!?”

    众人思索了起来。

    艾薇儿在面罩后面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苦笑,弗朗西斯居然来杀我了?呵,命运女神还真是会作弄人!

    荆棘谷虽有五万常备军,必要时,可发动十万以上的士兵,可看一看这几位当家……老四是个糊涂虫,靠资历和血统才有了今天的位置,老五世故圆滑,谁也不清楚他心里的真正打算,老六老七向来附和托马斯叔叔,而托马斯自从知道齐格回来后,心思就没放在正地上,天天想着怎么嫉妒守在老师身边的齐格师伯!

    克里森和泰德倒是有真本事的,可他们两个……别内讧就好!

    这仗可怎么打?难道荆棘谷守不住了么?它可是老师一辈子的心血啊!

    片刻之后,泰德道:“亚当斯要多久才能找到我们,这要看他们寻找的方法,如果他们只在雪面上搜寻,那一辈子也找不到荆棘谷!可如果他们开山凿石,很快就会发现生命树的树皮,进而想到我们的位置!”

    克里森接口道:“据情报显示,弗朗西斯和他帐下的将领都不是蠢货,雪面上找不到,应该很快就想到用开山凿石这个办法的,绝不会拖延三四个月之久,所以……我们要主动出击!”

    “对,对,主动出击!”四当家似乎被说动了,连连点头。另外几人互相看了看,也点了点头。

    托马斯目光森然一寒,“很好,既然大多数人都同意主动出击,那么什么时候出击,怎么出击!?”

    泰德立刻重声应道:“今夜,从四号密道运兵两万,绕到扎罗雪山背后高峰埋伏,同时战器营从第八,第九,第十三号密道向扎罗雪山西侧陡坡集结,午夜时分,先以战争圣器轰击雪山,制造雪崩,压制高级斗神,伏兵随后杀出!如此,太阳升起之时,弗朗西斯老营中留下的活口……绝不会超过三成!”

    托马斯哈哈大笑,“好!这就么办,今夜奇袭弗朗西斯老营,老六带领圣器营,老七负责伏兵,而总指挥……”

    目光来到泰德身上,却又跳过了这个计划的发起者,“克里森,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