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主题 > 言情小说 > 莲花宝鉴 > 第417章 沃尔夫故事的延续
    第417章  沃尔夫故事的延续

    达里克给安迪准备的酒宴在米琪盆地的一座咸水湖附近,四周驻扎了两座海族的军营,达里克就坐在其中一座军帐里面。

    安迪跑进来之后也没客气,瞄了一眼帐篷里的酒宴摆在了三条长方形贵族圆桌上,便嘿嘿一笑,从第一张桌子的左手边吃了起来,一路吃到右手边,桌子上的食物连菜汤都没有剩下一滴,跟着他又从第二张桌子的右手边吃了回去……

    这一来回,吃的仆人们目瞪口呆,就连达里克也不禁猛吞了一口口水,刚才他吃掉了几条鲨鱼?喝干了几通鱼翅汤……谁,谁给我算一下?

    耸耸隐藏在龟壳下的肩膀,达里克暗中给仆人们打了一个手势,仆人们会心地点了点头,各自找了理由出去了——没有达里克的命令,他们绝对不敢再次进来,更不敢偷听。而我们的安迪根本没在乎这些,兀自低头胡吃海塞!仆人?去,只要不能吃,那就跟我的梦想无关!

    当他吃到第三张桌子末尾的时候,忽然发觉有谁挡在了前面,抬眼一看,达里克那一双细长的小眼睛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安~~迪~~~,你好啊~~~~”虚无缥缈的声音从老乌龟的嘴里传了出来,小眼睛里溢彩流离,阴阴盯住了安迪的双眸。

    扑棱!安迪只觉得身上嗖嗖地刮过一阵凉风,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身的长毛乱颤,心里还泛起了嘀咕,难道是着凉了?

    安迪精神力很强,可是他并不会任何精神秘法,这就像是一个傻小子拥有几甲子的功力,但却一招武功都不会用一样,他居然没有认出来老乌龟已经下阴手了,还在兀自地傻吃着。

    安迪哆嗦的那么一下落在达里克眼中,老乌龟阴阴一笑,成了,看来我的迷惑性精神力已经在安迪身上起作用了!他试探地问道:“安迪,你的主人为什么给你起名叫做安迪?”

    安迪心说,你问这个干什么?不过……谁叫今晚你请客呢?雪狼顺嘴说出了杜尘已经跟他串供几百次的谎言:“以前啊,我家主人也有一头雪狼叫安迪……”一面说,安迪瞄了一眼最后剩下的主菜——虎鲨鱼翅汤,砸吧砸吧嘴,眼神陷入了狂乱的迷茫。

    达里克眼见安迪眼神茫然,嘴里说着与自己手头上别无二致的情报,于是心中笃定,笑道:“安迪,弗朗西斯前来博格岛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这老乌龟当真有病,我家主人今天酒宴的时候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雪狼心烦老乌龟打扰他吃东西,赶忙把白日里杜尘的那一套合情合理的谎言嘀咕了一遍。“为了谈判啊!”

    老乌龟眨巴着小眼睛,有点懵。

    难道弗朗西斯等人的目的当真是谈判封锁海路的事情?

    嗯,我的精神力不会错,安迪他已经中招了,说的一定是实话,呵呵,塞恩斯陛下可以放心了……

    趁他发懵的时候,史努比化作比跳蚤还小的虱子,钻进了安迪的耳朵,对着鼓膜轻轻说道:“孙儿,爷不管说什么,你都别惊讶,就装出吃东西吃傻了的样子,明白吗?按我说的回答这老乌龟的问题……对了,用斗魂通知你的主人,叫他用莲花马上过来,带上贝贝孙女儿!”

    老乌龟眼睛一转,又询问其他的秘密,“安迪,你主人的杜尔克斯城真正的军力有多少?”

    “三千!”安迪想都没想就胡乱说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数字,隐瞒了杜尔克斯城如今已经有三万多军力,还有四五万拿起兵器就是战士的退役军人的事情。

    “那杜尘神的部实力有多少级?”

    “跟神皇差不多!”

    “什么!?”老乌龟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杜尘神居然与神皇一样强大?“他这么强大,为何甘心给教皇当走狗?”

    安迪撇了撇嘴,“高手的境界,岂是你能理解的!?”

    不得不承认,老乌龟的联想力很好,他心中高呼,赚到了,赚到了!居然发现了杜尘神教的大秘密,哈哈,杜尘甘心给教皇当走狗,肯定是在阴教皇啊!他急忙问道:“你们杜尘神教有多少封号级的高手?”

    安迪顺嘴道:“我家主人没告诉过我,不过我亲眼见过七八个!”

    还好,还好!老乌龟拍着胸脯,还好杜尘神教个体高手多,整体军力并不强,但也够叫人头痛的了!七八个?老天啊!

    “那你们有没有与海族为敌的计划?”老乌龟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我家主人说,看海皇怎么表示了!我们与海族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要是海皇识相,给我们多谢好处!那大家就是朋友,我们也不会亏待了海族!如果海皇不识相……哼哼!”安迪孤傲地扬起头,心说,主人,安迪这一句话给你捞到了多少好处啊?嘿嘿,奖赏嘛……

    老乌龟放心地笑了,又连着问了许多‘秘密’,安迪也一路胡扯,把老家户忽悠得晕晕乎乎,可自恃精神力,老乌龟还都信了!

    事情到此为止,达里克心满意足,便要抹去这次行动的痕迹!与小贝贝当日抹去霍金斯记忆中的痕迹一样,老家伙需要进入安迪的灵魂世界。

    “趴在我的面前,安迪~~~”幽幽的声音响起,雪狼趴下了。

    老乌龟的手掌抚摸在安迪的额头,口中念念有词,“安迪,放松,身放松,让我进入你的灵魂世界,抹去你记忆中关于今夜的一切,来,来,来……”

    两个人的灵魂世界沟通了。

    老乌龟缓缓沉浸到了灵魂的世界里,微闭着双目,心中还有几分自得,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嗷!

    一头只剩下一条腿的黄金比蒙疯狂地迎面跳来,“咦?哪来的老乌龟?滚你妈的,别挡老子的路!”噗噗几声闷响,黄金比蒙单腿踹倒老乌龟,踩着他的身子就跑了。达里克蒙了半晌,只觉得灵魂被震颤得七荤八素,刚一抬头,老天,一头霸气睥睨的绝代凶兽正冲了过来,那好像是属于黄金比蒙的超级大脚丫,正如一朵阴云从天而降……

    雪狼的灵魂世界好危险咧!

    呜咽一声,老家伙的龟头一歪,被大脚踩得昏了过去。

    安迪嘿嘿地笑着,斗魂中赶紧通知杜尘,“主人,这老家伙的灵魂已经被我踩晕了,您快来,想怎么收拾他都行!”

    一缕清风吹开帐帘子,杜尘抱着女儿藏身细小的莲花出现在帐篷里,摸着鼻子瞄了一眼昏倒的老乌龟,笑了。“安迪,你做的非常好!呵,这老家伙套情报不成,反要给我们送情报,好人呐!”随口嘲讽了两句,神色陡然一愣,“贝贝,这老家伙已经被安迪震得灵魂昏死,而且没有人会打扰我们,你马上动手!”

    小家伙甜甜一笑,粉嘟嘟的小手拍在了老乌龟的额头上,“老乌龟,你在做什么呀?”

    达里克幽幽转醒,却神色迷茫,“我,我达里克正奉命迷惑安迪,套取弗朗西斯的情报!”

    小贝贝拍了拍手,“行了爸爸,你随便问吧,不过快些哦!”

    杜尘上前一脚踹到老乌龟,“说,海皇究竟再找什么?”

    老乌龟出人意料地摇了摇头,“不,不知道,我和海皇也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就如此兴师动众?杜尘取出紫色皮夹,在他眼前一晃,“这东西有什么来历?”

    “尤,尤达陛下啊!”老乌龟忽然失声痛哭起来,匍匐在地连连叩首,这皮夹跟陨神后期的海皇尤达还有什么关系吗?杜尘正在疑惑,耳边只听得老乌龟大骂,

    “沃尔夫,天杀的沃尔夫!!”

    杜尘神色一变,与众人面面相觑,这里面关沃尔夫什么事?“达里克,给我从头说起,不要遗漏每一个细节!”

    老乌龟好似背书一般,缓缓说了起来,“英雄812年4月,我,我是尤达陛下的贴身近随,深得陛下信任!有一天,我在海神宫邮箱里收到一封给尤达陛下的信件,不敢拆看,直接送给了陛下!尤达陛下看后沉默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为什么!但就在三天之后,陛下给了我一道绝密命令,叫我去海神宫东南三百里的赤水峡谷见一个人,取一样东西……”

    达里克眼神迷茫,似是陷入了对年少时光的追忆当中,“我去了,可赤水峡谷里空荡荡的,只有深海峡谷中央的珊瑚上放着一个紫色皮夹!”老乌龟猛地打了个哆嗦,小贝贝赶忙又是一拍他的额头,这才叫达里克安静下来,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就在我拿起皮夹之后……突然一把冰冷的刀锋架在了我的脖子上,一个没有一丝人味的声音告诉我,他说……”老乌龟深吸了一个气,“他说神圣联盟的沃尔夫准将正往苍穹大陆报道,将要路过大三角海域!请尤达陛下率领海族高手杀了沃尔夫,以及沃尔夫的所有随从!而那个紫色皮夹……就是三天前那封信里面提过的报酬!”

    史努比跳了出来,“老天啊,原来主人离开爱因斯后还经历这这么多的事情!达里克,最后沃尔夫的生死如何?”

    老乌龟迷茫地说道:“我,我把皮夹和那个神秘人的嘱托都带给了尤达陛下,尤达陛下把皮夹贴身藏好后当即开始布局,也把沃尔夫引入了圈套……”

    史努比跳起来抓紧了老乌龟的脖子,“孙儿,你他妈的就不能加快些语速么?爷爷我的主人最后死没死在海族的手里?”

    杜尘赶忙拉开他,“史努比,如果沃尔夫死海族手中,后面还会有耶撒圣教么?”一句话叫关心则乱的兔子安静下来。

    “呜呜,呜呜呜……”老乌龟嚎啕大哭,“可就在尤达陛下即将得手的时候,一支神秘的军队突然出现了,人数虽少,可他们居然有一门雷火炙炎热炮,连波尼斯都可以杀掉的雷火炙炎热炮!”他痛心地捶着胸口,“当日一战,尤达陛下当即身死,连尸体和那个紫色皮夹都被那支军队俘获了!可是……战斗毕竟是发生在大海上,海臣们眼看尤达陛下死了,立刻通知几位皇子前来报仇,足足一百七十万大军,一万战争圣器把那只军队和沃尔夫困在了博格岛!”

    粗重地喘了几口气,“可谁成想,就在我们杀上岛屿的时候,沃尔夫那王八蛋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大地精华,而且在博格岛中央引爆天下五原力……老天啊,我父亲,我的兄长,我的弟弟,都死了!我们家族里只有我这个天赋极烂,只有一级精神力的小乌龟没有上战场,才留下了一点血脉!”

    沃尔夫离开爱因斯之后,有人要杀他,而且用一个紫色皮夹和里面的东西雇佣了海皇尤达,可是最后沃尔夫在博格岛得到了大地精华,逃出生天……那支神秘的军队是什么来历?紫色皮夹中究竟有什么?老乌龟不知道!

    杜尘沉吟片刻,问道:“达里克,你身为尤达海皇的亲信,是否从尤达平日的喜好中想出来,那皮夹里究竟是什么!?”

    达里克点了点头,“我想了,想了一千多年!据我所知,在那个时候能够打动尤达海皇的只有……”